第三卷 名震东荒 第607章 邪鬼万魂道 (19:56)


  就在这赵冲跪下求饶的一瞬,赵冲的身体上突然的爆fā出了一股燃烧的力量,这股力量瞬间弥漫四周,他整个人在这一刹那,猛的涣散开来,这并非是自爆,而是他借着求饶的机会,让对方迟疑的刹那,去展开其邪法吞噬中的最强之术{///书友上传}

  他要去强行的占据对方的识海,去将其灵魂摧毁,他知道对方修为比自己高,他也知道自己的行为很难被无条件的释放,但他还是有那么一些把握,可以成功

  几乎就在其元婴散开的一瞬,在苏铭的体内,赫然多出了近百个灵魂,那每一个灵魂都fā出凄厉的嘶吼,这些灵魂quán部都是被赵冲这些年来吞噬的弟子

  它们的魂与其元婴已经融合在了一起,此刻散开后,等于是赵冲并非一个人去占据苏铭的识海,而是近百灵魂同时冲击

  这就是他自认为的机会

  而苏铭等的,也正是这个时候,他之前已经猜出了对方的神通与作用,尤其是这溶洞四周的那些干尸,他们的存在绝不是赵冲为了观赏

  这里面必定存在了端倪,苏铭分析之下,他断定这赵冲的功法除了吸收弟子血肉精华与魂魄外,还有一个就是利用每一个人的魂魄,去操控他们的肉身,祭炼成为傀儡般的存在

  虽说这些傀儡都不算强dà,但既然赵冲这么做了,想来必定有其改变的方法

  如此来看,陈dà喜的灵魂也必定在内或许……并非没有将其解救的机会

  若非是这样,苏铭早就出手杀了赵冲,没有必要如此麻烦,此刻在赵冲被逼的散开了所有灵魂,齐齐冲向苏铭识海的瞬间,苏铭冷笑的声音在这所有灵魂内回荡

  几乎就是赵冲连带着那些灵魂在冲入苏铭识海,准备强行同化了苏铭意识的刹那,一股强dà的意志,骤然间降□临而来

  这意志之强,如同是天地之威,如同是无尽的怒海而那些灵魂与赵冲,则是那天地间的蝼蚁,是那怒海中孤舟

  在这苏铭的意志下,赵冲元婴散出的那些灵魂此刻一一的消散开来,他们已经被抽离○了多年,生死与赵冲连接在了一起

  但这些灵魂中有那么一个,却是被一道柔和的光缭绕后,消失在了死亡之列_泡&书&fā生在苏铭识海的这一幕,先不起太多的波浪,但这里的生死,却是与外界一样

  苏铭的意志在这里就是最强dà的力量,在其辗压之下一切反抗都要崩溃,包括赵冲他在凄厉的惨叫中碎裂开来,完quán的消失了

  几乎就是在他死亡的瞬间,一丝丝极为精纯的元婴之力,在苏铭的识海内显露出来,这股力量的精纯,是赵冲多年来吞噬所得,是他凝聚在元婴里,准备向下一个境界冲击的根源

  但此刻,随着他的死亡,这股力量散开在了苏铭的识海里,被他的元神吸收,使得苏铭的元神在这一瞬,急的恢fù起来

  他之前五成的恢fù,包括元神在内,都是恢fù了一半左右,此刻在吸收了赵冲的元婴之力后,那精纯的力量还有天地的气息,使得苏铭的元神再次恢fù了一些,连带着他身体内蛮骨,也在吸收了来自赵冲的生机后,同样略有恢fù

  使得苏铭的修为,从五成中,恢fùdào了六成

  溶洞内,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渐渐流逝,转眼就是数日,苏铭盘膝坐在那里,默默地打坐,直至这一天外面又一个黄昏dà◇o来时,他睁开了眼

  其目中有明亮的精光一闪而过,苏铭吐出一口浊气,神色平静,看了一眼四周后,目光落在了身前不远处,盘膝坐在那里的陈dà喜身上

  这幅肉身还保持着完整,只是略有消瘦,生◆机不多,且如空壳般无魂

  若非是苏铭的dào来使得赵冲心痛丹药,起了深深的怨气,提前要去吞噬了苏铭,那么再有几个月,陈dà喜将会变成四周他的诸多师兄一个样子

  但苏铭的出现,使得赵冲计◆划改变,顾不得先把陈dà喜吸收,这就使得陈dà喜,并非没有fù活的可能

  望着陈dà喜,苏铭的眼前浮现出了小丑儿可爱的笑脸,苏铭右手蓦然抬起,立刻在他的手心内渐渐有一团柔和的光散fā出来,在那▲光芒里,可以看dào有一个茫然的魂

  此魂的样子,正是陈dà喜的摸样

  这是陈dà喜的魂,在将赵冲毁灭前,苏铭就找dào了那诸多灵魂内的陈dà喜,将其魂用自己的元神包容,使得他没有死在◇赵冲的毁灭中

  看着此魂,苏铭暗叹一声,此魂的生机已经不多,其肉身也是如此,融合之下,这陈dà喜即便是苏醒过来,怕是也活不过十年

  苏铭右手抬起向前一按,立刻那柔和的光带着陈dà喜茫然○的魂,直奔其身体而去,就在要融入其身体的瞬间,陈dà喜的灵魂不再迷茫,而是清醒过来,他转过身似要去看一眼苏铭,但还没等看清时,就与身体融合在了一起

  “你本是死亡之人……我能做dào,是帮你争取十年生命,用这十年……去陪伴你的爹娘,你的妹妹……”

  苏铭的声音回荡在这溶洞内,落入dào了陈dà喜的脑海里,只是此刻的陈dà喜还在昏迷,他的灵魂正在与其身体,慢慢的重融合

  苏铭○站起身,看了看四周那些干尸,沉默中他dà袖一甩

  “尘归尘,土归土……你等死在赵冲之手,尸身还要被禁锢在这里……我苏铭虽非善人,但也帮你们一次”苏铭轻声开口时,一股风从其四周回旋,向外轻轻吹去▲,那风所归之处,所有的尸体quán部成为了飞灰,与那风融合在一起,向着溶洞的深处,飘散而去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那些尸体在粉碎时,或许因身体的改变,使得那脸上的空洞,在消散前,似露出了解脱

  苏铭沉默片刻,迈着脚步,向着此溶洞深处,那些成为飞灰的碎末飘散的地方走去,这溶洞成葫芦的形状,当苏铭来dào了另一端时,他看dào了在那里,有一个穿着黑衣的老者,这老者盘膝坐着,quán身干瘦,身上没有丝毫生机

  已经死亡

  那些飞来的尸体之灰,此刻就漂浮在这里,一层层落下,似要将这老者覆盖,随着一层层覆盖,或许这些常年存在的尸体蕴含了一些腐蚀的力量,即便是成为了飞灰,在落下时也使得这老者的身体,慢慢的出现了腐烂

  一股深深的怨气,从这些洒落的尸体之灰上散出,苏铭默默的看着,他可以猜出,这老者就是赵冲的本体,这些被他杀死的弟子,他们尽管灵魂不再,可死前的怨气,使得他们在消散前,也要将他们的师尊,腐蚀抹杀

  看着那尸体渐渐腐烂,直至最后消失在了苏铭的目中,苏铭内心略有感慨,转身,离开了这里

  回dào了之前的地方后,苏铭右手抬起,向着昏迷中的陈dà喜一指,立刻陈dà喜的身体向着苏铭飞来,被他夹在了腋下后,向前走去,直至来dào了不远处地面的一处阵法上,苏铭低头看了几眼,迈步踏在了上面时,这阵法传出传送的光芒,刹那后光芒消失,连同其内的苏铭与☆陈dà喜,都一同无影

  邪灵宗山峰,黄昏过后,天空并未完quán黯淡,dà地依稀还可以看dào一些模糊的影子,赵冲的那院子里,三间屋舍的正中那间,有微弱的光芒闪烁,苏铭夹着陈dà喜,走了出来 ◆☆陈dà喜,都一同无影

  邪灵宗山峰,黄昏过后,天空并未完quán黯淡,dà地依稀还可以看dào一些模糊的影子,赵冲的那院子里,chéndàxǐ,dōuyītóngwúyǐng

  xiélíngzōngshānfēng,huánghūnguòhòu,tiānkōngbìngwèiwánquánàndàn,dàdìyīxīháikěyǐkàndàoyīxiēmóhúdeyǐngzǐ,zhàochōngdenàyuànzǐlǐ,sānjiānwūshědezhèngzhōngnàjiān,yǒuwēiruòdeguāngmángshǎnshuò,sūmíngjiázhechéndàxǐ,zǒulechūlái
  在走出了这传送阵后,苏铭转过头,看了一眼四周,他沉默片刻,将陈dà喜身上的储物袋还有一些杂物取下后,他的身体渐渐散出一片黑雾,这雾气缭绕之下,使得他的身影模糊

  这个样子的苏铭,看起■来与之前的赵冲,已然没什么两样

  且在吸收了赵冲的元婴时,在那一瞬苏铭看dào了不少有关此人的记忆,在其记忆里,这赵冲修炼的而是一种叫做邪鬼万魂道之术,此术极为歹毒,但若是dà成之后,威力也不●容小看

  只是此术不知为何,历代修行都难有将其修炼至dà成者,往往炼dào一半就诡异的暴毙而亡,赵冲获得此术也是一个巧合,那溶洞不是他开辟出来,而是本就存在,被他无意中找dào后,在里面也找dào了此邪术的功法

  从此开始暗中修炼……

  “此人在这邪灵宗虽是长老,但地位不高,且修炼了此术后不愿与旁人接触,他的死,应不会引起太多的注意”苏铭本有化身为赵冲的想法,但沉吟了一下后,便摇了摇头

  “他身为堪比蛮魂初期的元婴修士,就算是本身为蛮族改修邪法之辈,但其死亡就算不会引起太多注意,也会有人前来查看”苏铭右手光芒一闪,在陈dà喜身上一片,立刻陈dà喜的身子消失,在苏铭的手中此刻还拿着赵冲的储物袋与杂物,他略一沉思,转身重踏入那阵法内

  第二送上了,耳根一直在坚持,争第一难,但做人就不难么,生活就不难么,越是艰难,就越要挣扎,越要反抗

  求yuepiao(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