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名震东荒 第599章 草结记事


  雨,下了三天

  三天的大雨,洗刷了大地,摔落了桂花,使得大地一片潮湿,使得家家户户里,都充满了潮气,就连夜晚睡觉的被子,抹去也都如此

  这个季节便是这个样子

  三天里,除了猎户外,很少有人外出太远,唯有在偶尔雨停了时,才会有不少孩童光着脚跑出来,玩着泥巴,传出开心的笑声

  以往的这个时候,小丑儿总是会缠着苏铭,在屋舍外不太远的地方,捡起泥巴捏出一个个看不出是什么的小动物

  每次这个时候,苏铭都会带着微笑,陪着小丑儿一起玩耍,他看着这个善良可爱的孩童,想到了自己的童年

  可如今的这三天,沉浸在小丑儿一家里的,是哀伤,是沉默,苏铭的要求,让这一家人有了艰难的挣扎,他们不知道该如何选择

  这也是苏铭对这一家人温暖的所在,因为如果换了其他的家庭,那么这将是一个不需要选择的问题,毕竟捡来的孩子与自己的女儿之间该如何选择,难么?

  小丑儿父亲沉默,他的爱人同样沉默,他们的目光总是在苏铭与小丑儿之间移动,看着小丑儿脸上的胎记,看着其单薄的身子,便又心疼

  可是当目光落在苏铭身上时,那苍白的脸,瘦弱的身子,还有那理解的目光与将他们当成是爹娘的神情,让这夫妇二人的心,再次有了刺痛

  还有四天,将是选择之时……

  “爹,你曾说编zhì玩偶要赋予其生命,可到底需要一种什么样的思绪才可以将生命赋予到玩偶上面”苏铭看着小丑儿的父亲,轻声问道

  这是距离邪灵宗之人离开后的第四天苏铭拿着草绳放在了小丑儿父亲的面前,低头编zhì起来

  “人是需要感动的……只有内心存在了感动,才可以编zhì出具备生◇命的玩偶”小丑儿的父亲望着苏铭,柔和的说着,只是那目中的复杂,却是在苏铭看去时,掩饰不掉

  “爹爹以前做出的玩偶,méi有生命,是在你哥哥喜儿出生时,我听着他啼哭的声音在外面编zhì了第一个具★备了生命的玩偶”小丑儿的父亲,第一次在苏铭的面前,自称爹爹,这言辞很自然,méi有丝毫的做作与故意他是在说出这句话时,捡起了一根草绳

  先是打出了一个结,随后在其手中,这草绳不断地多出了很多的结,直至这草绳上看去来,足有十多个结后,他看向苏铭

  “我在méi有和你娘成婚前,是一个叫做谷托部落的族人,谷托部是一个小部落族人只有几百的样子,但其历史却是悠久……

  我cóng小méi有修蛮的体质,只能作为一个凡人,但我的父亲,你的爷爷,是那个部落的史恒”小丑儿的父亲脸上露出微笑神色里出现了追忆

  “你也知道,史恒历代都是无法修蛮之人来担当,需要做的工作只有一个,就是用各自部落不同的方法,去记录部落的历史

  谷托部的传承很古老,具体在什么时候已经méi有人知道,不guòcóng部落里史恒记录的方法可以看出,这不是虚假的

  因为这种记录的方法,是草结记事,用不同的草,不同的结,来记录历史,外人看不出其含义,唯有掌握了这个方法之人,才可以读出”

  “我是那一代的史恒,只是……部落的浩劫,族人的离散与死亡,使得这一切都不存在了,我遇到了你娘,来到了这里,在这里居住下来……我只是一个凡人,méi有其他的手艺,想要生存,很艰难

  可我会结草结,用这些无数的草结,可以编zhì成玩偶……”小丑儿的父亲,望着苏铭,在话语时,他的双手méi有停顿,一直在编zhì,此刻随着话语的结束,在他的手中出现了一个玩偶小人

  那小人的样子,与苏铭颇为相似

  “这小人以二十九个草结组成,我把对你的二十九句祝福,记录在了这草结里,同样的玩偶,你哥哥出生时我给了他一个,你妹妹出生时也是如此,现在,这个给你”小丑儿的父亲把手中的玩偶,递给了苏铭

  “草结记事……”这是苏铭第一次听说这种记录历史的方法,无论是在西盟还是在南晨,他所看到的部落,cóngméi有如此的记录者,不用说史恒这一个称呼

  但他可以想象得出,这史恒,应该是与瞭首,战首相似的一个部落的职务

  接guò那玩偶,苏铭的手在碰触这玩偶的刹那,他的双眼猛地一凝,他清晰的感受到,这玩偶上蕴含了一股生机,这生机很淡,若非是他神识恢复了一些,绝难看出

  那生机里,蕴含了祝福,有一股温暖传遍苏铭全身

  苏铭抬起头,深深的看了一眼小丑儿的父亲,若非是他极为肯定,对方绝非具备修为之人,他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凡人,若非如此,苏铭在看到这玩偶后,必定会认为出自具备修为之人的手

  那沧桑的面孔,有了皱纹的脸,承载了生活的磨砺,那站起时总是不自然弯下的腰,似在岁月里,被无奈与命运压着全身

  但就是这样一个凡人,一个普普通通的人,cóng他的手中编zhì出的玩偶,竟具备了这种生命的力量,苏铭之前看到的小丑儿父亲的那些玩偶虽说不少,但每一●个蕴含的生命都很微弱,不足以造成他的震撼,可如今手中的这个,却是让苏铭体内那消散的修为,竟……有了一丝波动的痕迹

  “这里面与那草结记事有关,但最重要的是……因能极于意,故能极于手,以其双手赋□予草结的念,使得此念,在他懵懂中,成为了一股祝福,这祝福蕴含了他的祈祷,所以只要他还méi有死去,那么这祝福就会永远的存在”苏铭似有所悟,如他作画时一样的道理,如人写字时别人看后有金戈铁马扑面一样

  这都是对某种事物的极致造成,与修为无关,与任何都无关,唯与心相连

  “你之所以编zhì的草绳,不具备生命,就是因为你不会草结记事,这样,我教你……你哥哥当年学不会,你妹妹也对这个不感兴趣,你能喜欢让爹爹很欣慰”小丑儿的父亲慈祥的笑了笑,拿起一根草绳,递给了苏铭后自己又捡起一根

  “草结记事,这是很古老的方法,爹爹会的也不太全面,只能记录一些简单的事情,每一个结都有不同,每打出一个,都要在心里想着你要记录的事情

  我记得当初我阿爸和我说时,是这样说的……”

  “草结也好,绳结也好,它需要的是你用眼睛去看,用手去触摸,用你的心去感受,这里面重点的,是触摸

  去触摸每一个结在打出时的感觉,很玄妙,我也说不清晰具体,但在méi有文字的时候,我们的先人们就是用这样的方法,去记录他们的生活中的一切”小丑儿的父亲一边说着,一边打出了七八个结

  时间☆就这样的流逝,转眼就是数日,这数日里,苏铭一直沉浸在这种草结记事之中,随着父亲不断地学着,不guò小丑儿的父亲显然不是一个很好的教育者,很多时候他只是感觉,无法用言辞清晰的表达出来

  当距离邪★灵宗来临的头两天时,小丑儿的父亲大多数时候都是在沉默了,时而看向苏铭的目光,也是复杂占据了多数

  还有小丑儿的母亲,也是这样

  外面的雨,在停了几天后,在这一天的晌午guò后,又一次的倾盆而来,那哗哗的雨声,直至深夜还在回荡

  苏铭躺在属于他的小屋里,看着窗外的雨,还有那时而闪guò的雷霆与轰鸣,他睡不着

  他的书中拿着一个有七八个结的草绳,那是父亲在睡前给他的,这段日子的学习,苏铭对于这草结记事还是有些模糊,不是特别的清晰

  此刻摸着那草绳上的结,苏铭想着自己的guò去

  小丑儿与他在一个房间,对于这不是很富裕的家庭来说,很难做到让每一个孩子都有独自的房间

  那匀称的呼吸声,伴随了苏铭一年多的时间,让苏铭记忆难忘,他转guò头,看向小丑儿,看着这个熟睡的小女孩,苏铭的脸上露出微笑

  只是这小女孩在沉睡中眼角流下的泪,还有那喃喃的梦语,让苏铭的微笑,成为了溺爱

  “哥哥……狗剩哥哥……你不要去,小丑儿可以的……我打他们……”

  “爹,娘……我们永远在一起……”

  在她的世界里,她的亲生哥哥和模糊,毕竟八年前的她,只是刚刚出生méi多久,她长大之后只是知晓,自己有一个哥哥拜入了仙人的宗门

  除此之外,其他都是空白的,苏铭的出现,让这空白渐渐印下了苏铭的身影,对她而言,她的哥哥就是苏铭

  她此生最美好的期望,就是一家人包括狗剩哥哥,一直快乐的在一起

  擦去小丑儿眼角的泪,苏铭目中露出一抹坚定,他不想看到这个家庭出现哀伤,他想要让这一家人,始终快乐

  “小丑儿,狗剩哥哥答应你,我会守护你们一家……直至终结”

  已经拉开了对方五百票,还能再多拉开一些么,耳根继续码字,这是第二(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