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名震东荒 第574章 敌临!


  那黑色的木块漂浮在苏铭的面前,散发幽幽之芒,苏铭的目光落在白素父亲的身上,看着其散去生机的身躯,脸上还带着恍惚的微笑泡-书_)

  苏铭本不会轻易去相信什么,但此刻脑中浮现白素父亲之前的话语,看着其死去的身躯,zhè一切,让他对于命术,有了迟疑

  “命……”苏铭闭上眼,半晌后睁开时,他看向了面前的那黑色的木块,右手蓦然抬起,拿住了那木块,他双目露出奇异之芒,在触摸到zhè木块的瞬间,苏铭的眼前依稀似看到了一幕幕众生的生老病死……

  那一幕幕闪过,一张张陌生的面孔,一个个不熟悉的声音,最终化作了一张巨大的笑脸,只是zhè笑脸流着泪,向着苏铭猛地来临,让苏铭心神一震◆的同时,他眼前的恍惚消散,一切恢复了原样

  白素父亲的尸体,依旧盘膝在那里,四周还是黑暗,远处的海面浪声时ér传来,与zhè相对的寂静融合

  但苏铭zhè里,却无法平静心绪,因为在他的□内心深处,回荡着方才那流着泪的笑脸扑面一瞬,回荡的模糊声音

  “何为命?”

  zhè是一个问题,zhè声音不像是在xún问别人,ér是在某种感wù中发出的自问,因特殊的波动,使得zhè感wù弥漫在了zhè黑色的木块上,也正因此感wù的凝聚,使得zhè黑色的木块,有了非凡

  zhè个问题,苏铭之前在具备了一丝修命气息时,也曾自问过,只不过那个时候的他,是带着迟疑,带着迷惑的自问

  ér如今zhè个从黑色木头内传出的模糊声音,是一种看透了,明wù了之后,带着一丝追忆带着一丝感慨的一句自问

  话语一样,含义却是相差极大

  苏铭张开口,可却忘记了答案,他回答不出zhè个问题因为他迷茫

  何为命……苏铭沉mò,他忽然觉得,似乎之前的一些想法中出现的感wù,如今看来,有些微不足道

  那黑色木块内传出的zhè三个字,看似自问,可实际上在zhè三个字里,存在的那种感觉,分明是明wù之后的一种感wù上的表达

  “白家先祖因此命书修行,感wù深刻,知晓命理天术……zhè一切,或许就是因为zhè三个字”苏铭双目闭上,脑海里不断地浮现出那何为命三字{///书友上传}

  zhè三个字声音沧桑,透出无穷岁月蕴含了无尽的智慧与感慨,让人听了后,会忍不住心中恍惚连带着意识也会沉浸其内

  苏铭就zhè样坐在zhè山石上,闭着眼,在脑海那声音的回旋中,不愿苏醒

  时间慢慢流逝,当第二天清晨到来时,远处厚厚的云层有光晕散出,使得海天略有明亮,使得四周的黑暗,慢慢地被遮盖住

  苏铭没有苏醒,他一直坐在那里mòmò感wù,mòmò的思索,忘却了时间的流逝

  虎子那里,在三天后终于苏醒过来,打着哈气,似还有些睡意的样子在睁开眼后看到了那秃毛鹤时,愣了一下,发起呆来

  那秃毛鹤此刻也看着虎子,一人一鹤就zhè样彼此看了半晌后,zhè秃毛鹤忽然发现,眼前zhè个大汉似有些傻……

  于是它双眼一转,神色凝重,缓缓开口

  “你终于苏醒,我已等你多年,你zhè小娃娃可知道,为了让你醒来,本大人花费了多少精力……”秃毛鹤声音缓慢,蕴含了一股威严,可zhè威严几乎刚刚出现,虎子那里眼睛一瞪,抡起手掌直接向着秃毛鹤拍了一巴掌,zhè一巴掌打的极为突然,秃毛鹤那里根本就没有半点察觉,且还被虎子的表情迷惑,此刻被zhè一巴掌拍在脸上,顿时整个身子被一股大力卷着向旁边飞去

  “你奶奶的,你家虎爷爷可是第九峰最聪明的,你也敢糊弄我”虎子眼睛瞪着溜圆,撸着袖子站起身,向着那秃毛鹤大吼起来

  “我说怎么睡觉的时候感觉总有人给虎爷爷我挠痒痒,原来是你zhè秃毛,看我不掐死你”虎子说着说着,大怒起来,迈着大步直奔那险些被打蒙了的秃毛鹤ér去

  眼看虎子怒气冲冲,双眼怒睁的大步走来,秃毛鹤那里立刻尖叫起来,也随之愤怒了,它身体上不多的毛发此刻全部竖起,翅膀是扑扇了几下

  “哎呀呀,你zhè小娃娃敢如此对本大人,此事你若不给我一万晶石,就算是有那苏小子在,老子也一样和你没完”一边说着,zhè秃毛鹤如小鸡一般扇动翅膀,看其样子不像是要接近虎子,ér是要外出离开zhè洞府

  虎子神情不屑,右手抬起间立刻在手中出现了一枚晶石,向着地方一扔,zhè晶石落在地面的声音很是清脆,那秃毛鹤正在后退,此刻听到那声音后,几乎是下意识的,身子向着那落在地上的晶石扑去,zhè动作几乎没有丝毫犹豫,完全是其本能的行为

  可在它扑到那晶石的一瞬,虎子的右拳已经抡起,砸在了秃毛鹤的身上

  “小样的,老子三岁就会zhè么玩了,还敢和你虎爷爷耍心眼”

  虎子与秃毛鹤zhè里暂且不提,白素那边,在苏铭沉浸在那感wù状态的第三天,平静的带走了其父亲的尸体,她仿佛早就知道会zhè样,神色上没有意外,只是那哀伤,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的泪水

  在第九峰避难的人们,在接下来的zhè段日子,有一些选择了离去,他们每一个人在离开前,都会看向苏铭闭关打坐的地方一眼,◇带着敬畏,离开第九峰,去寻找他们或许被淹没,或许还存在的家

  zhè些人身上的蛮丝之线,并未消散,ér是失去了生命后,深深地存在于他们的体内,随着他们的离去,被带走

  选择继续留在第九■▲峰的人们,以那天门之主白袍老者为首,在zhè第九峰的中端,mòmò的留下,他们已经没有了家,也不知道要去往何方,zhè里,是他们唯一的归宿

  虎子那里,在zhè几天中对于天门发生的事情在了解后◇,心绪从震撼成为了傻笑,最终则变成了得意

  第九峰属于苏铭,属于虎子,在zhè里他就是主人,至于其他人只是客人罢了,尤其是因苏铭的存在,使得每个选择留在第九峰之人,对虎子zhè里极为客气,不敢★得罪,即便是那天门之主白袍老者,也是如此

  至于那秃毛鹤,则是整天与虎子怒目ér视,但每次看到虎子抛出了晶石,便立刻化作笑脸直奔晶石ér去,只是……

  在一次虎子扔出了一枚他多年前研究▲出来的,样子与晶石一样,气息也很相似,但却并非是晶石,ér是以废弃晶粉凝固ér出的石块后,秃毛鹤一如既往的扑上,甚至还没有察觉到时,虎子内心得意中很是鄙视秃毛鹤

  “真是傻子,还是虎爷爷我聪明啊”

  “哼哼,真以为假晶石本大人不知道啊,不过就算是假晶石,老子也可以拿来去糊弄别人,干嘛不要”

  zhè一人一鹤,就zhè样在第九峰上,在苏铭沉浸于那感wù中时,彼此玩耍的很是愉悦

  在zhè第九峰上,除了虎子外,还有另一个然的存在,那便是白素,白素与苏铭的事情,在当年的天门内,并非隐秘之事,有不少人看出,此刻在很多人看来,也算半个第九峰的主人

  随着时间的流逝,当一个月过去后,苏铭依旧没有醒来,还是沉浸在那感wù里,徘徊在何为命那三个字所蕴含的语气上

  他在试图寻找,当年说出zhè三个字,且烙印在了那黑色木块zhè卷命书上之人,是在一种什么样的感wù下,感慨了说出了zhè一句话

  当年白家的先祖,也曾走过苏铭如今的道路,凭着其不断的明wù,才具备了那强悍的修为,成为了天寒宗的创始人之一

  此刻的苏铭,也在zhè条道路上,迈出了脚步

  只不过感wù因人ér异,同样的一句话,一个语气,但不同的人去明wù,会有不同的收获

  在zhè感wù中,在zhè第九峰其他选择留下之人的平静里,在虎子与秃毛鹤的玩耍时,在白素mòmò的站在山巅,青丝被吹起,显露出优美身姿之时,zhè一幕安静的画面远处,那天寒宗所在的巨大岛屿边缘的防护光幕外,此刻……

  死海咆哮,怒浪滔滔,有过数百个巨大的头颅,从海面上冒出,散发冷漠幽光的双眼,盯着防护光幕,不断地接近

  远处,海面翻滚中可以看到有一条条蛟龙时ér露出庞大的身子,一声声嘶吼回旋间,在最远的地方,死海上,出现了一艘……足有万丈之长的巨大船舟

  那船舟之首,站着一个修长的身影,看不清晰相貌,只能看到那双无情傲然的双目,闪动中,如耀眼的星辰

  他的旁边,还有一个女子陪伴,zhè女子秀发在海风中飞扬,很是优雅

  “北陵大哥,zhè里就是蛮族南晨的天寒宗么?”那女子看着防护光幕后的岛屿,轻声开口

  高路上连夜赶路回家,预计要到晚上11点多才可以到家,现在在服务区,手机3g有信号,把zhè章上来

  明天,爆发

  谢谢总盟,谢谢各位道友,谢谢大家的理解,我不会让你们失望(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