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名震东荒 第549章 发财了!


  苏铭抬起头,冷冷的看着那天空上还没有被黑雾蔓延的漩涡,耳边回荡司马信阴柔的声音,这声音里透出的一切,无不表示着司马信的怨毒与仇恨

  以zǐ车引动苏铭的内心,再以白素勾起苏铭的回忆,最□后又点出了虎zǐ的危机,这种种的一切,化作半个时辰的限制

  显然,司马信很享受这种逼迫对方的感觉,尤其逼迫的对象,是苏铭

  他想要让苏铭着急,让苏铭愤怒,让他不顾一切的冲来,这种精彩,他渴望看到,他是渴望看到苏铭遍体鳞伤后,站在他的面前,让他一洗前仇

  为了这一天,他准备了很久与苏铭当年的数次交手与计算,他尽管都以失败告终,但他对苏铭的了解,却是越来越多,在他自身获得了造化走出了天寒窟后,他便发誓,此生必杀苏铭

  所以,他在这天门内设下了这个莫大的局,在仇恨中等待,等待苏铭的归来

  这一天,终于到来

  苏铭沉默,他的身上没有司马信想要看到的愤怒与咆哮,而是一片死寂的沉默,他平静的看着天空的漩涡,身zǐ向着半空一晃,可就在他要冲向这天空漩涡的刹那,远处的zǐ车与白袍老者,还有那老妪三人,此刻略有恢复后,在zǐ车的疯狂,老者的复杂,与那老妪的咬牙zhī下,三人疾驰而来,化作三道长虹,共战苏铭

  “苏铭,我在第九层等你……”

  苏铭身在半空看着那来临的三人,他双目一闪右手拿着葬阴枪,不去在意那三人,而是向着天空那漩涡,猛的一枪抛出

  这数丈紫色长枪发出了一声破空的呼啸,与司马信的声音融合在一起后,远看如一条紫色的长龙,在咆哮中直奔天空漩涡而去

  在司马信这一句话还没有说话的瞬间这蕴含了苏铭修为的长枪,在hōng的一声巨响下,直接碰到了那天幕,在其碰触的刹那,这漩涡骤然间不再旋转,一顿zhī下发出了滔天zhī音

  滚滚若雷鸣的声音回荡中完全的压过了司马信的声音,使得这天空出现了碎裂的迹象,那漩涡顿时四分五裂,使得整个天幕露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

  那窟窿后,是这天门……第二层

  几乎就是这窟窿显露出来的同时,这第一层残破的天幕上,那翻滚蔓延的死气黑雾如找到了宣泄zhī口,齐齐涌现这窟窿内,如此一来,看去这天空再次形成了漩涡,黑雾云涌,如在那窟窿内爆发般

  虽说还是漩涡,但这个漩涡,是苏铭创造出来这个漩涡,打断了司马信的声音如同是扇了一巴掌,苏铭尽管在zhī前没有丝毫话语传◇出但他此刻,却是用行动,告诉了司马信他的决断

  “我苏铭一生杀戮不少……今天,还将再多一些,其中一个,会是你”天地hōnghōng,黑雾云涌在那窟窿内滚滚而去,苏铭平静的声音回旋八方,与这hō◎ng鸣声融合,掀起无尽回音,让人在听到后,分不清是苏铭在开口,亦或是这天地在咆哮

  几乎就是这天空出现窟窿的同时,zǐ车三人已然临近了苏铭,这三人具备了蛮魂中期的战力,此刻出手zhī时,声势极大,zǐ车那里,化身红色雾气,所过zhī处就连虚无似也都被其吞噬了一些,如被腐蚀般

  白袍老者那里,其双手掐诀,身前身后虚无扭曲,竟出现了两尊蛮像,只不过其中一具蛮像手中拿着的,是一个宝瓶

  其身除了这宝瓶外,都很虚幻,看起来有些模糊,不如他身后的那尊蛮像,栩栩如真

  还有那老妪,其一头乱发此刻蓦然延长,在其急来临时头发并未拉开,而是漂浮起来,在中间齐齐断开,形成了无数发丝直奔苏铭

  苏铭沉默,向着那老妪迈出一步,这一步迈去的刹那,他的身zǐ立刻与那些来临的发丝碰触,但就在碰触的瞬间,苏铭双目一闪,阵阵钟鸣zhī声回荡,邯山钟幻化,直接笼罩在了苏铭身体外,承受了那些发丝的冲击中,苏铭转眼来到了那老妪的身前

  在这老妪一声尖锐zhī音传出,身zǐ后退zhī时,苏铭右手突然抬起,向着老妪隔空一抓,这一抓zhī下,苏铭明悟的那正凡zhī力蕴含其内,立刻那老妪后退的身zǐ一顿,全身回荡咔咔zhī声,似要爆开zhī时,这老妪狠咬舌尖,喷出一口鲜血后,全身皮肤出现龟裂迹象

  在那全身皮肤龟裂出现的同时,老妪发出了一声嘶吼,却见其皮肤hōng然爆开,这崩溃的不是她的身体,而是其裂开的皮,那些碎皮在爆开后,她生生的抵抗了苏铭这一神通,身zǐ倒卷而退时,她的样zǐ看起来年轻了不少,但面色苍白,神色惊恐,嘴角是溢出大口鲜血

  可她的后退,还没等退出太远,zǐ车与白袍老者正急来临,神通是临近苏铭zhī时,苏铭冷哼一声,身zǐ向前再次一步迈去,其骤然间,达到了一种肉眼看不到的程度,如一阵风在那老妪身边旋转了数圈后,一股飓风hōng然而起,这飓风环绕老妪游走几圈后消失,苏铭的身zǐ,出现在了一旁,不再去看那老妪,而是抬头,冰冷的目光落在了那白袍老者身上

  此刻的那老妪,身zǐ颤抖,双唇开阖似要说些什么,但她全身的血肉,却是如被刀削去一般,片片从身体上脱落,最终剩下了一副骨头,整个人向着下方坠落

  气绝身亡

  杀一个蛮魂中期,对此刻的苏铭来说,尤其是穿上了葬阴甲,杀zhī不难

  那坠落的老妪骸骨,还没等落地,立★刻其骨头多出碎裂,从骨头内,分别钻出了十七八条手指粗细的红线,扭曲中,这些红线相互化作了血水,完全死亡

  在苏铭的目光看向那白袍老者zhī时,这老者神色挣扎,但度却没有缓慢,尤其是其身前拿着宝■★刻其骨头多出碎裂,从骨头内,分别钻出了十七八条手指粗细的红线,扭曲中,这些红线相互化作了血水,完全死亡

  在苏铭的目光看向那白袍老者zhī时,这kèqígǔtóuduōchūsuìliè,cónggǔtóunèi,fènbiézuànchūleshíqībātiáoshǒuzhǐcūxìdehóngxiàn,niǔqǔzhōng,zhèxiēhóngxiànxiànghùhuàzuòlexuèshuǐ,wánquánsǐwáng

  zàisūmíngdemùguāngkànxiàngnàbáipáolǎozhězhīshí,zhèlǎozhěshénsèzhèngzhā,dàndùquèméiyǒuhuǎnmàn,yóuqíshìqíshēnqiánnázhebǎo瓶的蛮像,是迈步间首先临近了苏铭,手中宝瓶抬起,向着苏铭一罩

  立刻一股莫大的吸撤zhī力涌向苏铭,与此同时,这白袍老者身后的蛮像也临近,右手抬起间,一把长长的鞭zǐ幻化,抽动时,破空呼啸回旋,直奔苏铭卷来

  白袍老者这里也是一咬牙,他竟闭上了眼,全身衣袍鼓起,从他的眉心位置,赫然露出了一个血洞,钻出了足有婴儿手臂粗细的一条扭曲的红线

  “喃、寞、抵、啦、圳”白袍老者在闭目的同时,口中传出了这几声复杂难懂,可却有沧桑岁月zhī感的声音

  在那声音出现的一瞬,拿着宝瓶的其蛮魂zhī身急消失,与那宝瓶融合后,使得此瓶的吸撤zhī力,刹那暴增

  就连苏铭也都身zǐ一晃,似无法站稳,是在此时,那持着鞭zǐ的老者蛮像,鞭zǐ还没等抽向苏铭,其身立刻hōng然爆开,这是蛮像自爆,在其爆开的刹那,一股莫大的冲击扩散,不知为何,那宝瓶的吸撤,再次暴增无数

  白袍老者的身躯,此刻随着那五个字符的传出,急的枯萎,转眼成为了皮包骨,他赫然在这神通里,祭献了生命

  如此种种,使得这宝瓶的吸撤一下zǐ达到了无尽,使得苏铭的身体化作了一道长虹,眨眼间就被这宝瓶吸入其内

  老者睁开眼,他眉心处那条红线为鲜艳,扭曲中摇摆,这宝瓶老者仿佛已经习惯,其右手抬起向着那宝瓶一抓,在他碰触宝瓶的刹那,在眉心这红线都没有察觉中,他引动了很早zhī前就预留在这宝瓶内,为了求生而准备的……一番话语

  “救我……”这是被吸撤进入宝瓶内的苏铭,听到了第一个声音

  此刻的众人,目光全部都凝聚在了天空的战斗中,没有人注意到,在苏铭zhī前来临的那阵法内,方才崩溃时,钻入进来的那一抹黑影,这黑影隐藏在一旁,探头探尾,样zǐ很是龌龊,正是那只秃毛鹤……

  “发财了,发财了”

  此鹤秃毛,出现后它神色露出兴奋与激动,一溜烟的消失无影,出现时●,它悄悄的来到了一个距离它最近,此刻身zǐ无法移动,而是心神震惊看着天空的天门弟zǐ身边

  眨了眨眼后,这秃毛鹤立刻临近,一口叼住了这天门弟zǐ的储物袋,是用很是专业的目光,扫了一眼这弟zǐ的○全身后,一爪zǐ将其衣衫抓开,在这天门弟zǐ目瞪口呆,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他脖zǐ上挂着的一条链zǐ……就被这秃毛鹤一把夺走,如一阵风般,冲向了下一个人

  “发了,发了,哈哈,老zǐ这次发财啦,这么多人一动不动的,趁着那小蛮zǐ被吸走,不知道老zǐ的举动,这一次我赚大了”那天门弟zǐ睁大了眼,似要怒吼,要去挣扎,但他的身体被凝固无法移动,眼睁睁看着那秃毛鹤扭着屁股偷偷摸摸的离去时,他怒极攻心,愤怒郁闷zhī下嘴角溢出了鲜血,目中露出了愤怒的血丝

  如果他此刻可以移动,他发誓必定要杀了那该死的趁火打劫的秃毛鹤

  有这样想法的……在不久zhī后,随着秃毛鹤的横扫,会越来越多……

  我希望推荐票(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