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名震东荒 第543章 第九峰!


  在看到苏铭的一刹那,这七彩孔雀的羽毛立刻全部竖起,是哆嗦中身子一片扭曲,显然好似被这一吓之下,神通不稳,重变成了秃毛鹤的样子,那身上不多的几根毛此刻也都几乎竖起的样子

  它愣愣的看着苏铭,眨了眨眼,竟被挤出了几滴眼泪……

  “我……我…”这秃毛鹤在这一瞬,吓的不得了,半天说不出什么话语

  “打开阵法,与我一起进qù”苏铭冷冷的看着那秃毛鹤,话语间右手抬起,掐出一道◆印决后,毫不迟疑的向着秃毛鹤隔空一按,顿时便yǒu一道黑芒从苏铭指尖内散出,直奔秃毛鹤而qù,瞬间融入其体内后,形成了一道与苏铭心神连接的禁制

  他本不想在对方身上留下禁制,若是这秃毛鹤没yǒ★◎u方才的举动,苏铭踏过这光幕后,便算是与这秃毛鹤了断,对方愿意qù什么地方苏铭不会干预

  实际上在这途中,若是秃毛鹤提出要离开的话语,苏铭也不会qù拒绝,但此鹤方才的做法,却是让苏铭yǒu了不◎

  秃毛鹤心神一颤,低着头,连忙来到阵法旁,再次将其打开后,一脸讨好的看着苏铭,正要琢磨怎么阿谀奉承一番时,苏铭一步迈来,左手抬起一把抓在这秃毛鹤的脖子上,拎着其身踏入到了阵法光幕内

  眼前蓝光璀璨,世界一瞬模糊,待清晰时,苏铭已然走出了那阵法光幕站在了往昔南晨的半空,他看着大地,地面一片荒凉,没yǒu青草天空浑浊,看不清阳光

  那shān还是以前的shān,那平原也是依旧,可却没yǒu了生机,在这荒凉中,透出一股死亡的味道

  苏铭松开抓着秃毛鹤脖子的手,冷哼一声后,身子化作长虹向前飞qù秃毛鹤垂头丧气,连忙跟在后面,内心不断的嘀咕着,暗道自己这次大意了……不但没逃成反而身上被留下了禁制

  “该死的,这次试探,我竟然没看出来……这蛮子太狡猾了,看来此人擅长试探,我要记住了以后决不能再上当”这秃毛鹤暗叹,不断地告诉自己,要小心对方的试探

  苏铭在这天空上走qù,这里的大地他熟悉尤其是在飞出了数百里后,在他的前方出现了一片岛中的汪洋时苏铭脚步一顿

  那汪洋如海,但颜色却并非黑色而是蓝色,覆盖了很远的区域,这里原本没yǒu汪洋,而是一片冰川的世界,天寒宗,就是修建在这冰川上

  可如今随着浩劫的出现,随着南晨的分裂,这往昔的天寒宗大地,冰川融化,成为了岛中之海,淹没了苏铭记忆里的熟悉

  “第九峰……”苏铭喃喃,他看着大地的海水,眼前浮现出了当年的第九峰,渐渐地,他的神色激动起来,他的神识蓦然散开,向着四周蓦然扩散

  在他的神识中,他看到了这片大地,看到了这汪洋的海水中心,yǒu一座小小的shān峰……

  在看到那shān峰的一刹那,苏铭的身子颤抖起来,他的心脏加的跳动,他的双眼骤然间,露出了无尽的光芒,他慢慢的走qù,向着那很小的shān峰,亦或者说,是露出海面不到百丈的shān峰,走qù

  如一个出门在外多年的游子,终于yǒu一天回到了家乡时,看到了一幕幕夹杂着熟悉的陌生,那种复杂,那种激动,难以言表

  海风带着沧桑,从海面吹过,掀起了层层波澜,使得这海水看起来波光粼粼,yǒu种思念的美丽

  那风吹在了苏铭的身上,将其发丝吹起,将他的衣衫吹动,落入他的眼,化作了思念与记忆,牵动苏铭的脚步,让他向着那往昔的第九峰,一步步走qù

  苏铭的目中,此刻一切都消失了,唯一存在的,就是在远处的海面上,在那波浪中,存在了一座不到百丈的shān峰

  或者说,那只是一个shān尖,因为它绝大部分的shān体,都被深深的淹没在了海水下,包括苏铭当年的洞府,包括二师兄种下的花花草草,包括大师兄的闭关之处,包括虎子睡觉的屋舍……那一切的一切,都被淹没,只yǒu这百丈的shān尖,屹立在大地上,沉浸在海面中,永恒的存在着

  仿佛,它也在等着苏铭,等着苏铭的到来,不然的话,为何其他的几座shān峰都已经看不到了,唯yǒu它还在……

  第九峰的往事,在苏铭的目中化作了回忆,让他在接近时,内心出现了复杂,二十年,因一场浩劫,改变了很多

  苏◇铭神识所望,距离他还yǒu数百里的那第九峰shān尖,此刻在那上面的本属于天邪子的洞府外,站着一个大汉

  这大汉虎背熊腰,一头乱发,身子极为魁梧,他站在那里,如一座不灭的shān,此刻的他握着■●拳头,怒视前方

  在他的前方,站着两个穿着华服的男子,这两个男子都是中年,其中一人冷冷的望着大汉,缓缓开口

  “这一次的租期,还yǒu三天就要结束,你如guǒ要继续保留这里,那么就要拿□出比上一次多的贡品,如guǒ拿不出来,那么天门会将此峰抹qù”

  “念在你我毕竟都是同门的份上,我劝你,若不想放弃此地,还是乖乖地取出贡品的好”另一人冷声说道

  “你们逼人太甚”那大汉怒吼,神色满是愤怒与委屈,这些年来,他为了守护这第九峰,付出了太多太多

  浩劫之时,天寒宗天门展开神通,施展了阵法将此地笼罩后,使得这里与外界完全隔绝,是因天门的强大,所yǒu势力必须依附

  往昔的地门,也因各种原因,一一被毁灭沉浸在了海底,至于这第九峰,则诡异的被保留了下来,但却yǒu其条件,就是这大汉必须每个月,都qù天邪子的洞府,取出十样物品作为供奉,否则的话,天门会将第九峰◆毁灭

  这大汉知晓,师尊的洞府yǒu奇异的禁制,这禁制阻止外人踏入,若强行进入的话,里面的一切物品会瞬息碎末,唯yǒu第九峰的弟子,才可以自由进出

  “师尊的遗物已经yǒu大半都被你们拿走,为何还不放过我第九峰,我只是想保护住家,师尊走了,大师兄走了,二师兄也走了,小师弟是失踪了,这里只yǒu我,只yǒu我……我只是想保护这里,只是想让这里一直存在,让师尊回来时,yǒu个家,让大师兄二师兄回来时,能看到他们的家

  让小师弟yǒu一天回来后,能找到家的路,我只yǒu这一个想法,可你们……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师尊的遗物已经所剩不多,你们还要怎样”那大汉怒吼中,yǒu泪水流下,□他这些的苦,这些年的委屈,外人不知道

  他,是虎子,是当年那个憨厚的,可却yǒu些特殊嗜好的虎子,只是如今二十年过qù,当年的那个虎子,如今脸上yǒu了沧桑,他不再是yǒu天邪子庇护下,可以每▲天睡觉,什么也不qù想的孩子,而是一个为了保护第九峰,为了给他的师兄与师弟,留一个家的虎子

  “如guǒ师尊在,你们可敢这样”

  “哪怕大师兄在的时候,你们也绝不敢如此就算是二师兄没走●前,你们又怎敢如此欺凌我第九峰”虎子一脸愤怒,向着那二人大吼

  “没错,如guǒ天邪子前辈在,我们的确不敢如此,可天邪子前辈已经失踪了太久,是否还活着已是未知”虎子前方的二人,其中一个摇头开口○

  “如guǒ你大师兄在,或者你二师兄在,那么或许也不会这样,可他们都失踪了”

  “其实你也不必如此愤怒,我二人也是听命于宗门,来此通知而已”另一人冷声开口

  “第九峰属于天寒宗,天寒宗属于天门,我们要收回此shān,何来逼迫之言?三天之后,我们会来此收取贡品,若你拿不出来,我等也只能上报宗门了”那二人说完,冷漠中带着一丝讥讽与轻蔑的看了虎子一眼,转身化作长虹,直奔天空而q☆ù,在那天空上,他二人身影如穿透进入到了虚无里,在一阵扭曲间,消失无影

  只留下了还海面上,虎子一个人站在那里,苦涩的坐下后,他狠狠地握紧了拳头,但最终,当他的目光看着地面,看着第九峰时,他哭▲

  “我只是想守护第九峰,不想让它消失,我想找回当年的温暖,我想给你们留一个家……师尊,你在哪里,你可知道第九峰已经这样了么……

  你为了南晨qù了东荒,但你可知道,我们第九峰要承受不住了,我要承受不住了……

  大师兄,你在何方……二师兄,你干嘛也要外出,你为什么不留在这里,与我一起守护我们的家……

  还yǒu小师弟,你……你……你到底是是生是死,二十年了,你还记得第九峰么,你还记得师尊,大师兄,二师兄,还yǒu我么……”虎子流着眼泪,喃喃着

  一个大汉,这样的哭泣,足以让一切看到之人,心神一震

  yuepiao距离第一已经很近,恳请诸位魔友,做到一人一票(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