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名震东荒 第522章 侍妾


  在认出苏铭正shì当年第九峰同门的一瞬间,子烟睁大了眼,她无法相信自己所看的这一切,实际上她之前还有些迟疑,但苏铭那一句师侄二字,却shì如雷霆般让子烟整个人愣在那里

  “你……你真的shì苏铭?”子烟看着苏铭,直至此刻,她依旧难以把记忆zhōng第九峰的那个身影,与眼前这个挥手间便让蛮魂zhōng期强者骇然倒退而亡之人,融合在一qǐ

  “要叫师叔”苏铭看向子烟,脸上露出微笑,眼前这个女子在苏铭这里看来,不但shì子车的姐姐,shì二师兄似倾慕之人

  “苏……师叔”子烟迟疑了一下,向着苏铭下意识的抱拳一拜,眼睛里依旧还存在了震惊

  “我多年没有回到蛮族,不知第九峰如何”苏铭看着眼前这个女子,此女荣华不比当年,往昔的那个亭亭玉立的少女,如今看qǐ来也不如zhōng年,眼角的尾纹尽管不shì很明显,可却还shì能看到一些

  岁月在这女子的身上轻○柔的流逝,带走的不多,可却留下了沧桑与成熟,这当年的少女,如今已经成为了一个风韵正浓的妇人

  她当年本就美丽,此刻尽管上了年纪,但看去依旧足以动人,有种与少女决然不同的韵味在内,只shì……看◆○柔的流逝,带走的不多,可却留下了沧桑与成熟,这当年的少女,如今已经成为了一个风韵正浓的妇人

 róudeliúshì,dàizǒudebúduō,kěquèliúxiàlecāngsāngyǔchéngshú,zhèdāngniándeshǎonǚ,rújīnyǐjīngchéngwéileyīgèfēngyùnzhèngnóngdefùrén

  tādāngniánběnjiùměilì,cǐkèjìnguǎnshàngleniánjì,dànkànqùyījiùzúyǐdòngrén,yǒuzhǒngyǔshǎonǚjuéránbútóngdeyùnwèizàinèi,zhīshì……kàn她与牙木二人之间的距离,似这二人的关系,并非寻常

  此刻的子烟,在听到了苏铭的问话后,压下了内心的震惊取而代之的则shì一片复杂,她怎么也想不到,二十年前失踪的苏铭,如今出现在自己面前时竟已经如此强大,这种强大,shì她做梦也不敢去想的

  如今的对方,可以说shì名副其实的师叔,使得子烟在不知不觉zhōng,神色qǐ了与复杂纠缠在一qǐ的敬畏

  “天寒宗在五年前……分裂了,□天门离去,带着诸多优异的弟子于九天之上凭着天门之力,去抵抗东荒浩劫

  大地之峰,还残留在那里,已被遗弃……各峰同门大都四散我与几个同门姐妹一qǐ离开……途zhōng经历了很多事情,直至……遇到★了云来前辈……”说道这里,子烟神色有些黯淡与难言

  “至于第九峰,当时宗门大乱,我……我没有太过去注意”子烟说道这里看到苏铭眉头微微一皱

  “不过我记得,二师叔在大乱前的那几年曾外出,○似乎一直没有回来”子烟连忙开口

  苏铭沉默,许久之后他抬头望着远处蛮族的方向

  “我师尊呢?”

  “天邪子师祖我……我不太清楚,可我知道苏师叔你的大师兄在巫蛮大战后的第五年出关○,离去后不知回没回来”子烟想了想连忙说道,她看着苏铭,尽管二十年没见,但往昔的一幕幕却还在记忆里,那第九峰的二师叔喜欢自己,此事她如何看不出来

  只shì此刻回想,在子烟内心,除了苦涩外,有一种沧海桑田的思绪

  “若我当初与他二师兄在一qǐ,那么现在……”子烟内心有些刺痛,沉默不语

  一旁的牙木神情恍惚,他听着身边子烟与苏铭的对话,渐渐地,他的双眼睁大,呆呆的看着苏铭,自身的呼吸一下子急促qǐ来

  “墨苏……墨尊……苏铭……”牙木看着苏铭,脑zhōng一片混乱,他认出了苏铭,认出此人正shì当年在海秋部内,与自己在篝火旁长谈之人

  也同样认出了……
☆   “晚辈牙木,拜见前辈,前辈再造之恩,晚辈终生难忘”牙木后退几步,向着苏铭抱拳深深一拜

  这一拜,他拜的shì当年的红罗,以及红罗杀了那海秋部后巫时,将其全身生机送给了牙木,这才使得牙木如■今半只脚迈入后巫之列

  往昔的种种事情,在岁月的流逝zhōng,慢慢的被有心之人大都知晓,尤其shì见过苏铭的,与其相识之人

  “没想到墨前辈与我爱侣竟shì同门,来自蛮族天寒宗……”牙木神色颇为恭敬,qǐ身后颇为感慨

  “爱侣?”苏铭双目一凝,他与这牙木相识不多,谈不上什么交情,勉强算shì故人而已,与子烟完全不同

  苏铭这双目的一凝,在外人看去若金光一闪,一股逼人心魄的威压蓦然间随着其双目砰然而出,使得牙木在看到后,有种心神要崩溃之感,身子再次退后,脑zhōng一片轰鸣,如自身化作了怒海zhōng的孤舟,随时可以崩溃一般

  这种威压,如不怒自威般,让牙木面色大变,呼吸几乎要停止,在他目zhōng,此刻的苏铭占据了他心神的全部,似只需对方一个念头,自己就会立刻生机熄灭而亡

  子烟连忙上前,挡住了苏铭看向牙木的目光,神色复杂,透出岁月留下的沧桑,她张开口似要说些什么

  “这shì你的私事,与苏某无关,我只shì不太明白,我二师兄,哪里配不上你?”苏铭皱着眉头,看着子烟,摇了摇头

  “你们走”

  子烟面色苍白,沉默zhōng向着苏铭抱拳,拉着一旁神智还有些恍惚的牙木,二人退后zhōng正要离去之时,子烟迟疑了一下,回头看向苏铭

  “苏……师叔,你还记得寒沧子么?当年宗门之变后,她与我一同来到了这里,如果你还记得她,我想恳求你,帮帮她……”子烟望着苏铭,轻声开口

  “念在同门的情分上,念在她当年……对你情有独钟的情分上,请苏师叔帮帮她……”

  “寒沧子……”苏铭听到这个名字,他的眼前浮现出了一个美丽的女子,这女子柔和的目光,温柔的性子,还有那坚强的目光,邯山城的一幕幕,与司马信之间的纠缠种种,在苏铭的记忆zhōng一一浮现

  这些记忆透着尘埃,可如今却越来越清晰了

  “方沧兰”苏铭平静开口

  “正shì方师妹”子烟见苏铭一口说出了寒沧子的名字,双眼露出激动

  “四年前云来前辈要让方师妹做其妾侍,因方师妹修炼之功被延后,两年前依旧如此,可如今随着方师妹的功法将成,此事难以拖延,一旦云来前辈出关后再次提出此要求,方师妹无法再拒绝……”子烟看着苏铭,立刻开口,急声说道

  苏铭沉默,记忆zhōng那女子的身影越加清晰,往日的一幕幕此刻回忆qǐ来,总shì有隔着一层面纱之感,二十年的岁月并不漫长,但苏铭在不死不灭界的无数轮回,让他的神色里,始终有一缕沧桑,外人看不到

  子烟始终在等苏铭的答复,只shì随着时间的流逝,直至牙木那里已经恢复了神智,看先苏铭时身心恐惧,苏铭还shì没有开口,他站在那里,看着远处,不知在想些什么

  子烟的面色,越来越苍白,到了最后她惨笑的看着苏铭,眼zhōng渐渐湿了qǐ来

  “罢了,这不shì你的事情,你没有去帮助的道理,我知道当年你二师兄对我有好感,如果时光能倒流,如果我能回到从前,那么我会选择接受……

  但这shì不可能的,不shì么……

  牙木说的没错,我shì他的双修之侣,我也不shì当年的青春年华,我不但shì她的双修之侣,甚至我曾经还shì云来前辈的妾侍,后被他以物品一样,赠送给的牙木”子烟苍白着脸,惨笑zhōng声音有些凄凉,她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下,仿佛压抑了多年,如今再也无法忍住,爆发出来

  “你可以看不qǐ我,但你不shì我,你永远不能体会一个女子,在被宗门抛弃后,在面对随时可以来临的东荒浩劫,在蛮族大地一片混乱zhōng,如何去生存

  沧兰性子一些柔弱,我们二人在浩劫前的混乱zhōng,在这世界没有了秩序,在一切都shì**裸的强者生存的法则zhōng,如何生存

  直至遇到了云来前辈,他看zhōng了沧兰,但沧兰的性子在软弱zhōng存在了坚韧,宁死不从,shì我代替她,成为了云来前辈的妾侍,百般讨好,这才让我二人得以于浩劫zhōng生存下来,并且来到了巫族的大地

  每个人都有选择生存的权利,即便shì错的,但能活着,就shì正确的……你可以不去帮助沧兰,只当二十年前,她的心里装错了人”

  子烟擦去眼泪,目zhōng露出坚强,不再去看苏铭,而shì身子一晃化作长虹,直奔天空飞去,牙木在其后,沉默zhōng跟随着,看向子烟的目zhōng,存在了深深的温柔与怜悯,还有那隐藏在目zhōng的呵护

  他喜欢子烟,在几年前第一次看到时,就喜欢上了这个平日里美艳,但却藏着哀伤的女子

  这种爱慕,在一次偶然zhōng,他看到对方孤独的一个人,站在暗礁旁,看着天地的海水,眼角闪着泪芒与那深深的疲惫时,在牙木的内心,成为了无法磨灭的永恒

  所以,他哀求绝巫宗泽,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将子烟从云来那里,将云来已经腻了的她,买了回来

  苏铭抬qǐ头,看着子烟与牙木的离去,他的神色尽管平静,但他的内心,却被子烟的话语,撼动了

  “她在哪里?”苏铭缓缓开口,他本也没打算●拒绝,只shì一个记忆的恍惚,使得子烟qǐ了误会

  第一,今天晚了,大家原谅,第二很快发布(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