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名震东荒第572章 天河落石之命


  第三卷名震东荒第572章天河落石之命

  “拜见苏铭大人!”

  “我等见过苏铭……大人!”

  在苏铭的前方,那方才因其要求而攻击光幕的众人,此刻一个个看着苏铭,神色露出敬畏,这里面有一些当年曾见过苏铭,如今内心复杂,但却不敢表露丝毫,而是极为恭敬。

  无论是哪一个民族,强者都会受到尊重,这尊重或是真诚,或因畏而来,强者为尊,这是万古不变的天道。

  yǎn下的这群人,便是如此。

  天门的崩溃,他们是劫后余生之人,亲yǎn看到了苏铭在天门内的杀戮之行,随着他们话语的传出,当苏铭的目光落在他们身上时,这些人一个个纷纷低头,不敢注视。

  苏铭的目光在他们看来,没有太多的凌厉之意,而是一片清澈中投出深邃,可这普通的目光,却是让这些人一个个在看到后,仿佛被一yǎn看穿了内心的一切,有种在苏铭面前没有丝毫隐mì的感觉。

  心底的震动,在这一刻弥漫了这些人的心神,随着他们的低头,苏铭看着他们,这些人里,有那么几个人,苏铭有些模糊的记忆,可却想不起了名字,那是当年他在第九峰时,偶尔遇到之人。

  毕竟对认识苏铭之人来说,时间流逝是二十多年,二十年的时间或许可以改变很多,但对于具备修为之人,记忆并非太过模糊。

  可苏铭这里,经历了烛九阴不死不灭界的无数轮回,他的意志尽管越加强大,但是对于以往的记忆,除了一些特殊的人,特殊的事,其他都已经模糊了,如同隔世。

  甚至就连当年的情,也都淡了很多,如同此刻在半空,目光扫过众人,落在了第九峰上,落在了那穿着白色的衣衫,如当年般,美丽的身影。-< >-网

  虎子的呼噜声还在时而高昂的传出,那声音打破了此刻四周因苏铭的走出,陷入的沉默。

  苏铭抬起脚步,向着第九峰迈出一步,这一步落下之时,他整个人身影消失,出现在了第九峰上的天空,踏步时,站在了山峰之巅。

  这山巅上,除了白素与其父亲外,还有一些从天门逃出之人存在,其中有一个白袍老者,正是当初消散生机昏迷过去,若死亡般的天门之主。

  这老者在sī马信死后,体内的蛮丝并未消失,而是深深地钻入到了其体内,沉寂不动,如同失去了生命。

  随之老者也渐渐苏醒过来,他伤势虽重,且生机消散,但他既然敢这样冒险,自然有方法让其生机恢复,而且很有可能之前的一切只是假象罢了。

  此◎刻苏醒后的白袍老者,在看到苏铭到来时,神色激动,上前抱拳深深一拜。

  “老朽林海子,拜见天寒大地之主。”

  在哪老者此话说出之后,第九峰上的其他人,除了白素父女外,均都向着苏铭抱拳。 ◇
  “拜见天寒大地之主!”

  这声音由多人传出,形成了一股音浪,在这海面上,在这天地间回荡开来,久久不散。

  在众人之后,白素的父亲,那神色复杂的老者,也是低下了头,向着苏铭抱拳。

  此刻的天地,所有之人,全部都是以恭敬的声音,传达出对苏铭的敬畏,他们尽管不知晓在那大海内发生了什么,但随着身体上蛮种之丝如失去生命般的沉寂,他们感受到了sī马信的死亡,感受到了那多年来,被人操控了命运的线,蓦然的断了。(-< >-网)

  随着苏铭从大海的走出,这里的所有人都明白,苏铭与sī马信的一战,不管过程如何,但结果是……sī马信死亡!

  “天寒大地之主,苏铭大人,不知那sī马信……”白袍老者迟疑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他尽管感受上觉得那sī马信应该死亡,但没有听到苏铭亲口告知,他还是有些忌惮。

  “sī马信已死!”苏铭缓缓开口,没有去就天寒大地之主的称▲呼,去过多的在意。

  在听到苏铭话语的瞬间,那老者深吸口气,神色上有激动一闪而过,他看着苏铭,再次抱拳一拜。

  随着苏铭的归来,随着他说出sī马信的死亡,第九峰上这些天门残余之人,在激◇动中,也出现了茫然,他们茫然的是何去何从,茫然的是命运在何方。

  当又一个深夜来临时,苏铭坐在第九峰虎子沉睡的洞府外,他的四周除了一抹白色的身影,再没有了其他人,四周很是安静,唯有海水卷动的哗哗浪声隐隐传来,再就是虎子的呼噜上,会时不时的传出。

  那些天门残余之人,分散在这山峰上,没有靠近这里,只是时而有人抬头时,会自然而然的看向山顶那月光下的身影,在看去时,目中存在了感激与尊敬。

  白素坐在苏铭的身边,他二人在这里,已经快一个时辰,看着那天空渐渐漆黑,看着那海天的黯淡,二人没有说话。

  实际上这里也并非只有他二人,在不远处的山崖边缘旁,还趴着一只秃máo鹤,它懒散的趴在那里,爪子中抓着一个亮晶晶的石块,不断地看着,时而嘴角还露出得意的微笑,发出咯咯之声。

  “你还会离开么?”又过去了许久,那秃máo鹤目光从晶石上挪开,打量了苏铭与白素几yǎn时,白素打破了沉默。

  “我会去东荒。”苏铭看着黑色的海水,缓缓说道。

  “祝你幸福……”白素低着头,一样看着海水,轻声开口。

  苏铭默不做声,他转过头看着白素,白素的秀发很长,遮盖了她的脸,盖住了苏铭的目光,也盖住了她脸上的那道狰狞的疤痕。

  “我以前不懂事,谢谢你的包容,这一次能看到你,我很开心……”白素轻声说着,她没有去看苏铭,而是低着头,看着那大海,脸上露出柔和的微笑,那微笑里有一丝洒脱,也有一丝追忆。,

  直至许久,她站起身,从苏铭的身边走过。

  “第九峰是你的家,你安心离去吧,我会留在这里,照顾这里……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我的尸骨也会在这里,为当年对你的伤害……赎罪。”白素轻声开口,在她走过苏铭身边的一瞬,苏铭忽然抬起手,抓住了白素的手臂。

  在他的手碰触到白素的刹那,白素的身子明显的轻颤了一下,她没有去挣脱,任由苏铭抓着自己的手臂,但却始终低着头。

  苏铭站起身,看着白素,右手抬起将白素脸上的青丝挽开,白素明显的闪躲了一下,但苏铭还是看到了她脸上,那狰狞的疤痕。

  白素闭上了yǎn,泪水从yǎn角流下,她低着头,似不愿让苏铭看到那丑陋的疤痕。

  “你不用赎罪,当年的事情已经过去,我希望看到的,是以前那个可爱的女孩,是拥有野性之美的那个女子。”苏铭望着白素,轻声说道。

  “人都会长大的,不是么……我也不是以前的我,你也不是。”白素睁开yǎn,看着苏铭,那目中没有了苏铭记忆中的野性,而是变成了沧桑与岁月的痕迹。

  还有一股深深的疲惫与对命运的无力反抗。

  “我爹爹说过,我是天河落石之命,那石头坠落河水掀起的浪花,化作了我,注定我的一生与泪水相伴,注定了我永远都只是溅起的河水……”白素望着苏铭,右手用力的挣了一下,似要从苏铭的手中挣脱。

  “等我回来,我会去寻找回到西盟的方法,如果我找到了,你……和我一起去西盟吧。”苏铭没有松开手,他看着白素,看着这个女子,缓缓开口。

  “天河落石,注定一生因那落下的石块而孤独,即便是又落到了河水里,也不会被任何人找○到,因为那天河的水很多,而我……只是其中那么几滴而已。

  苏铭,我会在这里停留,我会在这里帮你照顾第九峰,可我不会……和你离去。”白素转过头,挣脱了苏铭的手,在回头之时她的青丝飞舞,割碎了几滴◇她落下的泪,使得那些泪碎裂,化作纷飞,从苏铭的yǎn前飘过时,白素,远去了。

  苏铭默默的看着白素的身影消失在了目中,他的yǎn前浮现了乌山的白灵,浮现了九阴界的宿女,这三个女子的身影似在这一刻,重叠到了一起。

  “天河落石之命……因落石而出现,因落石而特殊,也因落石而孤独,最终融入河水里,让人无法寻找得到。”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山峰的另一边传来,随着声音出现的,是一个面色苍白,神色复杂的老人,那老人生机黯淡,似所剩不多,仿佛生命的痕迹随时可以抹去,他向着苏铭走来,他,是白素的父亲,当年那个在天门内,声名赫赫的中年人。

  二十年过去,岁月在他身上留下了太多的痕迹。

○  “这是她的命,破不开的话,注定如此。”

  -----------------------------------------------------------------

  求y■uepiao,求防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