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名震东荒 第478章 不死不灭……开!


  当zhè宿命二字说出的一刹,苏铭站起了身,他空空的双目●此刻看到的世界是什么,除了他之外,旁人不知。

  他站在那里,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在zhè里他已经停留了无数岁月,他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去做,他要用自己的苏醒,换来烛九阴意志的完全消散,换来小蛇的一次,其种族的造化!

  他沉默了片刻,抬起脚步,向前走去,一路走过,他遇到了无数不死魂,只是zhè些不死魂如看不到他一样,任凭他◇qíngyàoqùzuò,tāyàoyòngzìjǐdesūxǐng,huànláizhújiǔyīnyìzhìdewánquánxiāosàn,huànláixiǎoshédeyīcì,qízhǒngzúdezàohuà!

  tāchénmòlepiànkè,táiqǐjiǎobù,xiàngqiánzǒuqù,yīlùzǒuguò,tāyùdàolewúshùbúsǐhún,zhīshìzhèxiēbúsǐhúnrúkànbúdàotāyīyàng,rènpíngtā从身旁走去,茫然不

  无论是数百成群的不死魂之间的厮杀与吞噬,无论是数千乃至数万甚至数十万的不死魂,那惊天动地的杀戮。

  甚至超过了数十万,甚至超过了数百万乃至千万的不死魂之间杀戮的战场,都如双目空空的苏铭看不到他们一样,他们也看不到苏铭。

  苏铭从无数的不死魂身biān走过,双方没有丝毫的碰触,仿佛一切都是外界的因,苏铭的心不动,目不看,一切都不存在。

  他前行的方向,没有因任何事情改变,那方向所指,正是他无数次轮回里,最终散去的地方,那座高耸的山脉,那条庞大的蛇龙雕像。

  苏铭走着,走着,在zhè途中,有麻木的白袍老者从其天空飞过,有掌握了轻重之术的☆大汉在大地疾驰。

  有更多的不死战魂在他的路途中出现,只是,他看不到,他们也看不到。

  直至时间过去了不知多少,直至苏铭的前方,终于出现了一座高耸的山,那山上盘着的巨大蛇龙雕像,在zh□è灰色的天幕映照下,透出一股灰败之感。

  zhè是苏铭第一次,在恢复了全部记忆后,来到zhè里。

  他望着那座山,似可以看到一样。

  “要离开了······”苏铭轻声低语正要迈步走去的一瞬,他的脚步忽然一顿,他缓缓地转过头,空空的双目没有目光散出,但他双目所指之处,在那里,有一个神色麻木满身疲惫的老者,正一步一步,向着那山峰走去。

  zhè老者穿着黑袍,容颜沧桑,如朝圣一般的,向着那山峰走去,或许在他zhè里,也不知多少次的轮回来到zhè里重新陷入到又一次的轮回里,没有止尽,没有终结。

  zhè老者赫然正是当初在烛九阴的身体内,以小蛇试图要挟烛九阴残存的意志,让其展开不死不灭界之人,帝天的仆从,在zhè蛮之大地上,监视苏铭的存在!

  可惜,他错误的估算了烛九阴的高傲,以至于那一缕神识被强行的吸入到了zhè不死不灭界,承受那无尽的轮回死亡的痛苦。

  更是将其本体也都连累,使得其本体承受诅咒的腐蚀!

  苏铭如可以看到一样望着那老者,许久之后抬起脚步,向着zhè老者走去,在他靠近之时,zhè老者茫然不知,依旧还在向着那召唤他的山峰飘行。

  走到了zhè黑袍老者身biān苏铭神色平静,右手抬起一把就伸入到了zhè老者的魂体内,此人身子一颤,神色露出痛苦,在其想要挣扎的一瞬,苏铭的右手拿了回来,在他的手心里,有一缕青色的雾。

  zhè雾气缭绕,在苏铭的手心内存在,被他一把握住后,不再理会zhè老者,向着那座山峰走去。

  zhè老者苏铭不会去杀,因为在zhè里,承受着无尽的轮回,要比杀了他还要痛苦无数倍,反之,若将其杀戮,反倒是对他来说,是一种幸福。

  他要杀的,是zhè老者在外界的本体,只有将其杀戮,方能解苏铭之恨。

  当苏铭来到那山峰,踏在了zhè蛇龙身体诸多的鳞片上时,他感受到○了那些鳞片上,一行行熟悉的字迹,zhè些字迹,代表了他的轮回,代表了他的执着。

  踩在鳞片上,苏铭一步一步向着蛇龙之头走去,直至他站在了zhè蛇龙的头顶,他抬头仰向天空。

  “烛九阴,◇☆你尽管要吞噬异蛇,zhè是你一族的命运,无关对错……我尊重你!按照你的诅咒,我已苏醒,现在,我要走出zhè里!”苏铭轻声开口,在他zhè句话说出的刹那,zhè平静的灰色天幕,突然风起云涌,有一声声惊天◇的雷霆轰轰传来。

  zhè雷霆之声回荡,如天在低吼,让那不远处的黑袍老者,其身颤抖下直接跪拜在了地上,让zhè八方无尽范围内,此刻正在厮杀吞噬的所有不死魂,一个个同样颤抖中,跪地膜拜。

  还有那些强大的不死战魂,也均都是神色露出惊恐,纷纷向天膜拜。

  那雷霆之声如在回应苏铭的话语,苏铭神色平静,在说完zhè句话后,他站在那蛇龙头顶,双手慢慢的抬起。

  “掌心代表过去,手背代表未来……”苏铭的右手太高,掌心向下,手背冲上,其左手反之而动。

  “过去与未来的róng合,就如双掌的碰触之下,绽放出一种来自过去与未来交róng的力量!”苏铭的右手向着其左手,慢慢的落去。

  “我将zhè股过去与而来交róng的力量,称之为······宿命!”苏铭的右手与其左手,在zhè一瞬间,碰触到了一起。

  在他双手碰触的刹那,苏铭身子剧烈的颤抖,他的脸上青筋鼓起,他的长发无风自动,他的衣衫急速的飘舞,在他的身后,赫然出现了一个婴儿的虚影,那婴儿不哭不泣,睁着眼,目中一片灰暗,如死去般。

  在他的身前,此刻天地扭qǔ,一个紫发的男子缓缓显露,zh●è男子神色哀伤,抬头看着天空,在他出现的刹那,zhè不死不灭界立刻起了惊人的变化。

  那天空的灰色如雾气一样,层层旋转,那大地的白色,此刻如被墨染一样,刹那成为了黑色,在强烈的震动着。

  “róng合的宿命,第一róng!”苏铭喃喃的瞬间,他身前zhè虚幻的紫发男子,向着苏铭一步走来,与此同时,苏铭身后那婴儿,也是双目灰芒一闪,直奔苏铭。

  未来与过去在zhè刹那,于苏铭的身体外化作了一个巨大的漩涡,zhè漩涡转动越来越快,最终将苏铭的身影也吸撤入内,消失不见的同时,在zhè天地间,在zhè山峰顶,在zhè蛇龙的头上,只存在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zhè漩涡轰轰转动,那里面蕴涵了苏铭的未来,过去,还有他的现在,zhè种种的一切,组成了他在zhè不死不灭界,感悟的最大造化!

  宿命!

  那漩涡在急速的转动下,从其内伸出了一只手,zhè是一只苍白的手,看似虚弱无力,但在zhè只手伸出的一瞬,随着其慢慢的一握拳,立刻zhè急速转动的漩涡,竟瞬间静止下来,直奔zhè只手而去,看起来,如被zhè只手握拳的过程,完全的凝聚一般。

  在zhè漩涡消散之时,在zhè天地间,在zhè蛇龙头顶,出现了一个身影,zhè是一个半头紫发,半头白发的少年,看起来只有**岁的样子,他的皮肤看起来一片灰败,但他的双目透出的,却是一股无尽的岁月。

  他抬起头,冷冷的盯着灰色的天空,没有丝毫言语说出,身子蓦然间直奔那灰色的天空而去,在临近zhè天空的一刹,他右手抬起,向着天空如支撑一般,按了过去。

  zhè一按之下,那灰色如雾气卷动的苍天,传出了轰隆隆的巨响,在zhè巨响之下,整个天幕都颤抖起来,雾气向着四周层层倒卷,如被刮出了一层又一层,仿佛zhè天幕成为了一块巨大的木板,此刻正快速的变薄。

  就在zhè时,一声声雷霆如怒吼从四面八方呼啸,紧接着,zhè不死不灭界内全部的不死魂,一个个颤抖中身躯爆开,化作大量的白雾直奔天空而去,那无biān无际的白雾转眼就弥漫了整个天空,向着苏铭zhè里,瞬息凝聚。

  于苏铭的面前,zhè白雾在凝聚之下,化作了一条看不到尽头的庞大身躯,zhè身躯的样子,正是烛九阴!

  它嘶吼中,向着苏铭zhè里张开大口,苏铭与其比较,看起来如蝼蚁一般,但他神色没有丝毫变化,几乎就是zhè庞大的烛九阴吞噬而来的瞬间,其左手抬起,向着大地一按。

  此刻他,右手撑天,左手按地,随着其双手zhè么用力的一顶,天地剧烈的轰鸣,那天空以肉眼可见的方式,出现了大量的碎裂,大地更是颤抖中,出现了一道道深深的沟壑。

  “不死不灭界······开!”zhè是过去与未来róng合后的苏铭,于此地说出的第一句话语,其声冰冷,蕴含了沧桑与稚嫩,给人一种很是诡异之感。

  在他zhè句话说出的刹那,苏铭的双手再次用力上下一顶!

  此时此刻,在九阴界的天空上,那出现的第十月,此月的正中心,蓦然间出现了一道裂缝,如有一股莫大的力量在其内要将其撕开一般,zhè奇异的变化,引起了九阴界内所有生灵的震动与瞩目。

  同样的,在那烛九阴所化石雕的其埋骨之地,此刻zhè条石化的烛九阴,其庞大的头颅处,眉心的第三目,如那天空的第十月一样,在中间出现了裂缝,似有人在内,要生生将其闭着的眼,去强行睁开!

  zhè几天之所以没有补更,是因不死不灭界很重要,写的很慢很慢,而且不好写。

  但zhè里是求魔中极为关键的一个点,必须仔细斟酌的去写,好在马上要过去了,补更会有的!

  求推荐票,求点击,求yuepiao!!三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