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名震东荒 第475章 不吞


  又是一个未知de年月,一身白袍de苏铭,神色平静de一步步来,向着那传出号角之声de地方,来到了这座蛇龙背上,站在了一处鳞片上,于低头de一瞬,于身体归位de一刹,tāde神色从麻木变化成了无fǎ置信…···

  无数次,苏铭带着满身de疲惫,带着麻木de表情,站在了那山峰蛇龙de鳞片上,盘膝坐下de一刹,tā看到了鳞片上de字迹,tāde神色有了剧烈de震动,tāde右手颤抖detái起,在身体消散前,刻下了一行字迹…

  一次,一次,一次……

  周而复始,不断de轮回,每一次de苏醒,所走de道路尽头都是死亡,要么死在其tāde不死hún中,要么死在这蛇龙雕像上······

  tā唯一收获de,就是这蛇龙de鳞片字迹,越来越多,那每一行字迹都代表了一次死亡,直至所有de鳞片都刻满,直至所有de鳞片上都有超过了五行de自己······

  每一★次de死亡后醒来,记忆都是模糊de,没有一丁点可以留下,如被完全de抹去,继续那周而复始de循环。《》www../《》www../

  如果没有那一行行字迹,或许苏铭已经真正de沉沦了·····■·在这不死不灭界,永生永世,难以苏醒,沉浸在那不断地轮回里,从挣扎,从咆哮,变成一种内心de麻木。

  这是一个牢笼,鸟儿一次次觉得自己已经飞出了,可在死亡de一瞬,蓦然明悟,自己……还在这牢笼内。

  唯有在每一次于那蛇龙身上消散de一瞬,苏铭才会想起一切,仿佛一场虚幻de梦,唯有在梦醒时分,才蓦然恍惚,只是出现恍惚de一刻,梦已不再······

  依靠着那一行行字迹,苏铭在☆一次次de死亡中让自己不去忘记让自己de意志不被消散,让自己……去坚持,哪怕这坚持de方向模糊,哪怕一切或许没有答案。

  直至不知多少次之后直至有那么一次,来到了蛇龙鳞片上de苏铭,tā所在d▲e那处鳞片,是刻下了五行字迹de那一处。

  看着那上面de一行行字迹,看着那不知多少年前de字迹,在某一次轮回中留下de,不要去吞任何一个不死húnde话语苏铭de心神震动,tāde身体在消散de一瞬,tā仰天发出了一声不甘心de嘶吼。

  在这嘶吼下,tāde右手于消散前,猛de向着大地de鳞片按去,这一次detā,没有留下任何话语,而是在那鳞片上画出了一道符文印记。

  这◆是tā在恢复了全部记忆后,在红罗de传承神通里,找到了一个阵fǎde构架图这阵fǎde作用,可以产生振动,把某种声音无限de扩大,形成一阵回音,在这天地间回荡。

  按照苏铭记忆里红罗de传承,◆这种阵fǎ若是在空旷de地方展开,可以让那回音维持一个月之久,在这一个月里,即便是很遥远de地方,也依旧可以模糊地听闻。

  只是这阵fǎ较为庞大苏铭那刻下de一笔,所完成de不到百中之一,距离阵fǎde全部构架结束,远远不足。

  但这一次苏铭只是刻下了百中之一,但tā还有下一次,随着时间de流逝随着苏铭一次又一次重复de到来,每一次死亡前de苏醒,tā都会在想起了一切后,去完成那阵fǎde构架。

  其中有错误de地方,有盘膝所在de鳞片是不符合阵fǎ构架de地方,但在这不死不灭界,在那无数次de轮回与重复中,终于有那么一次,苏铭在来到这蛇龙身上,于死亡前清醒de一刹那,tā刻下了这阵fǎde最后一笔!

  在这阵fǎ于这个时候彻底de完成之后,苏铭在身体消散de一瞬,开启了阵fǎ,用tā生命中de最强音,吼出了一句话语。

  “不要去吞任何不死hún,一个都不要吞······”

  在这声音传出de同时,在苏铭de身体消散de刹那,这蛇龙身上苏铭无数次尝试下,最终构架出de阵fǎ,轰然运转,将苏铭de话语,无限de扩大,向着八方轰轰传递出去,那声音如浪,无边无尽de在这天地内回

  苍茫de天地间,某一处白色de大地上,滋生de雾气在苏铭上一次死亡de十天后,再次de凝聚出了苏铭de身影。

  tāde身影渐渐从虚幻化作了实质,灰色de双眼,茫然de看着四周,tāde记忆一片空白。

  看着灰色de天空,tāde脑中没有丝毫de思绪,如第一次去看这天空时一样,在那里呆呆de望着。tāde四周,慢慢de有一些雾气出现,凝○聚出一些不死húnde身影,在诸多不死hún中de苏铭,看起来很是寻常,没有丝毫de不同。

  那些新出现de不死hún,在身体凝聚之后,纷纷缓慢detái起头,看向灰色de天空,仿佛在等着什么○

  直至天空上传来呜咽de号角声,这音传入苏铭de心神里,让tāde身体在震动中,慢慢de低下了头与身边de那群不死hún一样,向着传来号角声de地方,飘行而去。

  这样de动作,苏铭这里不知道,tā已经重复了无数遍······

  但这一次,苏铭在那群不死hún中,飘行了不到一天de时间后,在这苍茫de天地间,除了那呜咽de号角声外,有一个怒吼之声在这天地剧烈de回旋而过◎。

  “不要去吞任何不死hún,一个都不要吞·`····”

  这声音回荡,传入苏铭de耳中,也传入那些不死húnde耳中,苏铭前行de身影顿了一下,微微tái起头看了一眼天空,迟疑了片☆。

  “búyàoqùtūnrènhébúsǐhún,yīgèdōubúyàotūn·`····”

  zhèshēngyīnhuídàng,chuánrùsūmíngdeěrzhōng,yěchuánrùnàxiēbúsǐhúndeěrzhōng,sūmíngqiánhángdeshēnyǐngdùnleyīxià,wēiwēitáiqǐtóukànleyīyǎntiānkōng,chíyílepiàn刻后,便如没有听到一般,与其tāde不死hún都置若罔闻de,继续飘行着。

  时间流逝,又一轮这群不死hún中de个别之hún发出低吼,扑向了身边de其tā同伴,展开了重复de吞噬。

  这一次,包括苏铭,tā灰色de双眼露出疯狂,猛de转身,在扑向旁边一个茫然de不死hún,按照本能准备要去吞噬用来强大自身de一瞬,苍茫de天空上,那如死亡前,带着不甘心de怒吼,再次de传来。

  “不要去吞任何不死hún,一个都不要吞······”这声音在这段日子里,出现了很多次,慢慢de也微弱了很多,此刻回荡,落入苏铭de心神,让苏铭准备吞噬de举动,再次一顿。

  tā灰色de双目内露出挣扎,tā空空de脑海里,原本什么都不存在,可如今那低吼de话语却是回荡开来,tā抓住那不死húnde手,慢慢de松开。

  tā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对于天空中传来de这个声音,感觉很是熟悉……

  随着tā松开了那不死hún,四周de其tā强大之hún完成了吞噬,纷纷强大了一些后,仰天嘶吼起来。

  这嘶吼之声传入苏铭de耳中,让tā再次挣扎起来,这一次de挣扎用了很久很久,直至tā挣扎结束,看向四周de时候,tāde身边已经没有了不死húnde存在。

  那些与tā一同滋生出来de不死hún,已经成群de远去,唯独苏铭在那挣扎下,孤单de一个人停留在了这里,对于其tāde不死hún来说,tā们不会去在意苏铭de去留,tā们只是按照那号角de召唤,向着那个位置,不断地前行。

  苍茫de大地,苏铭一个人孤独de站在那里,神色茫然,许久之后,tā低着头,向前缓缓de漂去。

  概率这个词语,表达de是一种偶然,是一种平静中de变化,它de出现,往往不是人为可以操控,如几率一样,在无数次de同样波动里,会有那么一种可能,出现不同de波动……

  在这不死不灭界,也是这样,苏铭不知道自己已经轮回了多少次,甚至这个问题在tāde脑海里是不存在de。

  哪怕这是第数十万次de苏醒,但在tā看来,这是自己de第一次醒来。

  这一次苏醒de不同,tā察觉不到,唯有看到了tā数十万次死亡与苏醒之人,才能看出,这一次de不一样。

  这一次,因那声音de存在,苏铭没有去吞噬其tāde不死hún,tā茫然de前行,直至那★声音已经不存在了,直至时间过去了半个月,tā依旧还在飘行,途中tā没有遇到任何一个其tāde不死hún!

  这是在无数年来,无数次de苏醒中,首次出现!

  半个月茫然de飘行,苏铭目中●shēngyīnyǐjīngbúcúnzàile,zhízhìshíjiānguòqùlebàngèyuè,tāyījiùháizàipiāoháng,túzhōngtāméiyǒuyùdàorènhéyīgèqítādebúsǐhún!

  zhèshìzàiwúshùniánlái,wúshùcìdesūxǐngzhōng,shǒucìchūxiàn!

  bàngèyuèmángrándepiāoháng,sūmíngmùzhōngde灰色越来越浓,更是从tāde内心深处,泛起了一股饥饿虚弱de感觉,tā时而向着四周看去,寻找着让tā不再虚弱与饥饿de源泉。

  tā看到过,只是每一次在看到de同时,tāde脑海内那已经散去de声音,都会微弱de回荡,让苏铭de挣扎,越来越剧烈。

  tā渴望吞噬,但那让tā熟悉de声音不让tā去吞噬,甚至随着时间de流逝,tā渐渐de隐隐也有种感觉,自己……不能去吞噬其tā不死hún。

  直至当tāde挣扎到了极致,tā在这白色de大地上,看到了十多个茫然漂去de不死hún之时,苏铭无fǎ忍受那种想要吞噬de**,tā猛de疾驰而去。

  这十多个不死hún,显然是刚刚新生,还没有丝毫de神智,其中一个被苏铭临近后,正要吞噬de瞬间,苏铭神色露出强烈de挣扎,tā低吼中,双目已然不是灰色,而是有了紫红,tā挣扎de放弃了吞噬,而是右手tái起一拳轰在了这不死húnde头部,将这不死húnde身躯打散。

  在这不死hún死亡de刹那,苏铭de脑中忽然有了轰鸣,一阵撕裂de痛楚猛de传来,在那痛楚中,苏铭de双目瞳孔内,出现了清明。

  “我是苏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