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名震东荒第444章 九圣界?


  第三卷

  名震东荒

  第444章

  九圣界?.

  与存在黑色小人的山石比较,zhè两块石头一样的透明,看其就连材质也都一摸一样!不同的,只shì一大一小,一个○shì药草,一个shì黑色小人。

  “那黑色小人,就shì来自zhè里!!我说为何纳神散的材料在外面那么难以寻找得到,除了蜘蛛第九腿在邯山城无意中获得外,zhè黑色小人显然shì唯有zhè里才会出现!

  如此来说,那蟒蛇的尾鳞,想必也shì此地之物,或许我能在zhè九阴界内,收集到炼制纳神的全部材料!”

  苏铭看着手中那透明的石块,看着里面那七叶药草,此草的样子,与他白天里在那九巫阁看到的极为相似,不同的shì他的zhè株有七叶,而白衣男子的那株,只有三叶。

  且就算shì比较zhè活着的那片叶子,白衣男子的那株显然很shì萎靡,而苏铭手中的zhè株,则生机盎然,尤其shì在苏铭的观察之下,他更shì眯起了双眼,因为他看到,在那其余的六片叶子上,都有一个明显的撕咬痕迹。

  zhè痕迹仿佛shì毒蛇之口咬下……

  看着那片盎然生机的叶子,苏铭的脑海出现了一副画面,那画面里,zhè株所谓的龙叶草,在被封在赤石内后,在那无尽的岁月里,zhè片叶子为了生存下去,咬中了其旁的叶子,将其吸收后,当岁月再次流逝了不少多少,它咬在了又一片叶子上,直至当全部的叶子都被咬中时,它坚持了下来。

  “若shìzhè样,倒也可以理解……但或许,不shìzhè样。”苏铭喃喃,此草尽管shì在zhè透明的石块内,但苏铭依旧可以感受,其上传来的一种类似凶兽的气息。

  可zhè分明shì药草!

  正shìzhè股凶兽的残忍气息,让苏铭觉得,或许shìzhè株药草在被封印的一瞬间,zhè片叶子迅速的将其他的叶子咬死,吸收它们的精华不说,更shì保证了再没有其他叶子,与它分享根部的养分,如此,就可以让它存活下来的机会,更大了不少。

  看着手中的zhè药草,苏铭无法判断其价值,也不知晓此药草的功效,他只知道那白衣男子曾用此药草来实验清尘散的真假。

  且看那白衣男子慎重的样子,此物想来很shì珍贵,若事实如此,那么苏铭觉得自己手中的zhè株,将会更为罕见才shì。

  沉默片刻,苏铭将zhè透明的石头收入储物袋内,坐在zhè空空的房间,他的mù中闪动沉思之芒。

  “赌宝大会,我本不感兴趣,但……眼下来看,zhè大会我一定要参加,且不但要参加,而且还要用那黑色小人特殊的能力,去获得最大的收获!

  至于◎引人注mù,至于引来祸端,我如今有那战灵守护,更有那堪比绝巫的九阴灵出手的机会,在zhè九阴之地,便索性……张扬一把!”苏铭mù光一闪,他性格谨慎,但zhè谨慎中也存在了果断。

  只要他认为对◆○其有利之事,他就会毫不犹豫的出手!若赌石只shì凭着运气的话,苏铭不会参与,zhè种本身就没有把握的事情,他不愿在上面浪费时间。

  但眼下则完全不同,知晓了黑色小人的奇异,苏铭已然怦然心动起来○,zhè些药草的价值先不去说,zhè赤石内还有其他之物,zhè种种的一切,相当于机缘造化一般,苏铭此刻绝不会放弃。

  “看来邬多那里,要重新决断了,之前因不愿参与,故而迟疑,此刻的话……参与一次,也没有关系!”苏铭mù中寒芒一闪,闭上眼,沉浸在打坐之中,既然注定要去参与zhè一次的赌宝,既然注定会因zhè一次的赌宝大会而被万众瞩mù,既然注定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那么如今,在还有半个月的时候,苏铭在明悟了zhè一次的造化掀起的风浪后,他选择了闭关,选择了在zhè半个月的时间,让自己的一切都维持在最巅峰,去迎接zhè一次……一鸣惊人!

  随着赌宝大会慢慢的来临,巫城中从四面八方赶来的巫族,每天都有不少,zhè些赶来之人,若非shì运气很好,被传送在距离巫城不远的地方,那么就一定修为不俗,如此才可以从zhè百万里内,最终来到巫城。

  如今的巫城内,极为热闹,大☆量的买卖交易每天都在激烈的进行,即便shì夜晚之时也都不见明显的减少。

  不过九阴灵那里,依旧还shì去的人不多,毕竟租下九阴灵的代价实在shì太高……除了那些中型以上的部落,其余之人大都感叹□羡慕。

  半个月的时间就在zhè每天的热闹中,渐渐的流逝了,兰兰与阿虎那里,也在巫城溜达了几日后,不再外出,毕竟如今的巫城有些复杂,人员极多,以他们还称不上初巫的身体,来自小部落的身份,几乎与蚂蚁无疑。

  若非shì有苏铭守护,他二人莫说在zhè巫城生存,怕shì就连巫城的墙都不会看到,死在了途中。

  在临近赌宝大会的最后一天夜晚,zhè个夜,shì整个巫城zhè段日子来,最安静的一夜了,那些店铺几乎家家都shì很早就关了门,不再经营,还有那些巫族之人,也大都shì在各自的居所内,默默打坐,保持最好的状态,去参与天亮后,进行的zhè九阴界,巫族赌宝大会。

  zhè将shì一次盛会,一次财力的比拼,一次运气的碰撞,更shì一次血腥的试炼!

  巫城内,东北方向处的一间阁楼,zhè里不shì客栈,也不shì店铺,而shì海秋部在此地,拥有的长久居住之所。 ▲
  此刻在zhè顶层的房间里,月光下站着一个女子,zhè女子头发飘摇,穿着一身粉色的衣衫,月光落在她的脸上,显露出一副让人怦然心动的容颜,那容颜之美,没有半点的瑕疵……除了,皱着的秀眉,还有那眉◎mù间的一抹幽幽。

  风不大,但却吹动zhè女子的青丝飘着,她站在zhè里已经很久,直至风渐渐大了一些时,她抬起右手挽了下被吹散的秀发,在她的手臂抬起时,月光下可以看到其雪白的手臂上,有一条赤色的龙的印记!

  婉秋,海秋部的圣女……

  同样在zhè巫城内,另一个方向,一间很shì奢华的店铺中,坐着一个穿着白衣的女子,zhè女子的身前,恭敬的站着数人,每一个人都很shì紧张,●正向着那女子低声说着什么。

  可zhè女子明明shì听着的,可mù中时而露出的疲惫与迷茫,却shì给人一种,仿佛失了魂一般的错觉。

  zhè女子的容颜或许比不上婉秋,但在她的身上,却s□hì有一股出尘的气质,那深邃的双mù,那身体内散发出的阵阵青灵之感,让人能隐隐看出,此女不shì巫族!

  她,来自仙族,她,shì一个宿女。

  巫城内,另一处位置,距离苏铭所在的地方甚至不算太远的一所阁楼中,盘膝坐着一个中年男子,zhè男子身子干瘦,神色不怒自威,在他的面前,端坐着两个女子。

  zhè两个女子在容颜上看,几乎一摸一样,但一个柔和,一个冷漠,衣着上也有不同,她二人坐在那里,闭着眼,也在吐纳。

  “梦儿,幽儿,此番我将你二人带在身边,至于你们二人中谁可以传承我的衣钵,就看你们zhè一次的造化了。”许久,那中年男子睁开眼,mù中一片深邃,沙哑开口。

  若苏铭在此,听到zhè男子的声音必定会觉得熟悉,若他能仔细的想一想,那么很有可能想起,zhè个声音,只属于一人,那就shì天lán老祖!

  那两个女子,一个shì天lán梦,还有一个便shì那天lán幽!在天lán老祖话语传出时,zhè两个女子同时睁开了眼。

  天lán幽的神色里透出果断,而天lán梦则shì低着头,内心轻叹。

  “赌宝大会结束后,你们的历练,就此展开!”天lán老祖mù光在天lán梦身上扫过,眉头微微一皱,但却没有多说什么。

  时间慢慢流逝,天空上的九个月亮,随着天空渐渐黎明之时,也随之隐去,使得天地间一片漆黑……

  在zhè漆黑下,从远处望向巫城,此城化作了一大片阴影,看起来如藏身在夜色里的一尊凶煞之兽。

  在靠近巫城的一座山峰上,此刻站着一个穿着黑衣的身影,他望着巫城,mù光一闪。

  “主公与红罗之战,尽管投影分身不知为何散去了,短时间联系不上……但,我还在zhè里,红罗必定已散去,那么宿命zhè里……不足为惧!

  宿命,你以为你可以逃离我的mù光么……再主人第二具投影分身降临前,我要拨乱反正,借此立下大功……”

  冷漠的声音,从zhè身影口中喃喃传出,此人,正shì帝天的奴仆,在蛮族大地,只为苏铭存在的仙族之人。

  “唯独要留意的,shì此地的绝巫……还有zhè九圣界的恐怖传说……”zhè身影自语,向着巫城走去。

  黎明的天空,慢慢有了光亮,大地的黑暗如有一只无形的手,掀起了盖在上面的黑色幕帘,使得zhè大地渐渐明朗……

  新的一天,到来,赌宝大会……到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