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309章 收鼎


  .“一千一百万!”

  “一千三百万!”

  “一千五百万!”

  因这鼎的低价太高,故而在这拍卖场内能有实力将其购买者不多,唯有三个人在开价,其中之一便是那三号房的二公子。

  另外一人,zé是淡雅的天岚梦,似乎这一千多万的石币对她来说,只是一个数字。

  至于最后一个开价之人,是一个头戴斗笠的老者,只能看到白发露在外面,无法看清其相貌,他的声音沙哑,坐在◇人群里,本是毫不起眼,甚至至始至终开价的次数也是很少,此刻突然喊出le一千五百万的高价,顿时引起le四周之人的注意。

  苏铭眉头皱le下,很是感慨这天寒dà地上来到此拍卖场之人,居然拥有这么多◆石币,与这些人比较,苏铭摇le摇头,他自己的口袋里,若不算上方才得到的,实在是无力与这些人竞争。

  “五百金色石币,超过le百为数的白色,超过le千为数的紫色,这五百万石币如今看来,连低价都不够……”苏铭知道自己有些失算le,实际上从这次的拍卖会一开始,他就已经认识到,自己本以为五百万石币已经算是一笔巨dà的财富,但……在这拍卖上场,却是毫不起眼。

  所以,才有le之前获取四千万石币的一幕。

  苏铭目光一闪,盯着那漂浮在拍卖场半空,百丈dà鼎,眼睛里露出le狂热,此物他无论怎么看。都是淬炼药石所需的荒鼎。

  尤其是在那四周,苏铭可以隐隐感受到存在le一股不融于这片虚幻海洋的热气。显然,它是长久的被火热笼罩,符合淬炼的条件。

  “一千七百万!”天岚梦轻声开口,声音柔和动听。展现在她身上的这种独特的气质,让四周看向她的人,不由得会产生心动的萌芽。

  这是一个似乎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女子,她优雅,淡然,吐气若兰,她坐在那里,可以让四周都安静下来,如她所在的地方,无论属于任何领域。都会自然而然的,成为她的世界。

  外人只能远看,可却无法接近,并非是冷漠,而是两个世界间的隔膜。

  “两千万!”三号房内,传出le二公子的声音,其声音带着一股随意,与天岚梦的柔和比较。听起来不同,可内心却有一种很是相似的感觉。

  如这两个开价之人■,是处于一个世界。

  那带着斗笠的老者,如今沉默le,似在迟疑是否要继续开价,在其沉默中。苏铭猛的抬起头,这荒鼎他势在必得,此番拍卖,他就是为此鼎而来。

  “两千三百万!”苏铭站在那露●台上,缓缓传出le声音。随着其声音的传出,因他之前造出le极dà的声势,此刻一开口,顿时吸引le很多人目光的凝望。

  天岚梦抬起螓首,平静的看le一眼九号房露台上的苏铭,略一沉吟,不再开口竞价。

  三号房内,二公子目光一闪,看le看那拍卖场半空中的鼎,又看le看九号房的苏铭,忽然嘴角露出le微笑。

  “他看重的是此物……”

  “二公子,鼎形宝物罕见出世,此物若是您得到,献给蛮公,或许另有妙用。”一旁的天门陈姓老者,沉声说道。

  “献给蛮公?”二公子目露沉思。

  此刻在这拍卖场内,因天岚梦的沉默,二公子的沉思,使得苏铭在开价之后,四周陷入到le若寂静的气氛中。

  苏铭心脏砰砰跳动,他还是做不到风轻云淡不去在意,而是有le紧张。

  “三千万!”一个沙哑的声音骤然而起,随着其声的出现,顿时让这拍卖场的气氛,有le让人窒息的jù烈。 ◆
  苏铭目光扫去,看到le那开价之人,此人正是之前那个带着斗笠的老者。

  “四千万!”苏铭一咬牙,没有太多迟疑,蓦然开口。

  在其四千万这个价格说出的同时,拍卖场内顿起le哗然,□四千万,这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尽管之前并非没有出现过,但实际上无论是那一个亿也好,最终被海东宗之人买走花费le几千万也好,这在很多人看来,都是一个戏jù罢le。

  可如今zé是不然,这是真真正正的拍卖,在这种环境下,四千万的开价,足以让无数人呼吸急促。

  “四千一百万。”斗笠老者始终没有抬头,在苏铭喊出le价格后,随之开口。

  “四千五百万!”苏铭沉默片刻,再次说出le价格,这是他全部的石币,是他的极限le,若是那老者还在继续,苏铭只有展开另外的方法。

  那带着斗笠的老者,思索le少顷后,再次开口。

  “五千万!”

  苏铭闭上le眼,当他再次睁开时,其目内有le平静,他没有去看那带着斗笠的老者,而是望着那漂浮在半空的荒鼎,此鼎散发出一股岁月的光芒,似在它身上,承载le万古的沧桑。

  五千万的价格被那带着斗笠的老者开出后,拍卖场内除le粗重的呼吸声外,再没有其他声音,这个价格,绝非等闲之辈可以拥有,即便是那八号房间的海东宗长老,以其修为与地位,用le无数年的时间,方才能积累出略有超过这个价格的财富。

  在苏铭沉默之时,在拍卖场的众人等待苏铭或许还会开价之时,苏铭所在的九号房的门,被人轻轻的敲响。

  苏铭没有huí头,子车平静的走去,房门外站着一个穿着黑袍的男子,这男子脸上带着一张白色的面具,向着房间内的苏铭一抱拳,放下le一个白色的储物袋,转身离去。

  至始至终,此人没有说出任何话语。

  子车皱起眉头,拿起储物袋后huí到le苏铭身旁,只是当他看到le这储物袋上绣着一个梦字时,仿佛明白le什么,将此物递给le苏铭。

  苏铭接过后,看着那储物袋上的梦字,沉默le片刻后,神识在那袋子里一扫。

  “六千万!”苏铭神识收huí的一瞬,向着拍卖场内开出le他的价格!

  这价格一出,立刻引起le嗡鸣的哗然之声,六千万的价格,是很多人一生都无法获得的。

  那带着斗笠的老者身子一震,缓缓地抬起头,看le一眼第九房的露台上,苏铭的身影后,低头不再开价。

  又等le一段时间,那蓝发老者的声音在这拍卖场内huí荡开来。

  “此鼎,以六千万价格,归九号房之人所有!今天的拍卖就此结束,明天清晨将会继续展开,老夫可以提前的透漏一下,明天的拍卖,将会有更罕见的宝物□出现!”

  蓝发老者说着,右手抬起dà袖一甩,顿时其身旁的海龙咆哮,一片片波纹向着四周猛的扩散开来,那波纹所过之处,这片虚幻的深海渐渐消失,露出le天空上的黑夜与明月,还有那片片飘落下来的雪花○

  拍卖场内,随着这片虚幻的深海消散,一股清新的寒气呼啸而来,人们渐渐起身散去,huí到各自的居所,等待天明的到来。

  苏铭也离去le,子车跟随在其身后,二人走出le第九房,huí到le部落边缘的居所内。

  刚huí来没多久,便有海东宗弟子来临,为苏铭送来le那巨dà的荒鼎,同时取走le足够的石币。

  此鼎百丈dà小,被放在苏铭的帐篷外,苏铭站在鼎的旁边,子车于远处守护,可依旧还是有不少人在各自的帐篷外,看向这里,那一道道目光中,有一些存在le不善。

  此鼎太dà,苏铭尝试将其收入储物袋里,可却无法做到。

  海东宗也自然不会去在意苏铭如何将此鼎带走,甚至那些把此鼎扛来的十多人,也在不远处观望,若是苏铭无法将此鼎带走,而是任由它被放在外面一夜,此事将会闹出很dà的笑话。

  苏铭站在那巨dà的鼎旁,如此近的距离,他甚至可以感受到此鼎上那浓厚的沧桑,此物如同一个苍老之人,经历le时代的变迁,亦或许是经历le很多个主人。

  抬起手,按在le这巨dà的鼎上,苏铭的双眼闭合,他的神识顺着手散出,融入这鼎内,在其神识进入这鼎的一瞬间,苏铭的身子猛的一颤。

  一股莫dà的力量轰然间从这鼎内反弹,直奔苏铭的神识,如同毁灭一般,若洪水怒浪,要将苏铭的神识淹没,这一切发生的太快,那反弹之力瞬间而来,可就在碰触le苏铭无形的神识的刹那。

  “枬……珢……淬……”苏铭轻声传出le拗口的几个字音,这字音外人听不到,苏铭只是双唇微微开阖,这是他记忆里,在第一次踏入那获得淬炼药石方法的奇异空间时,看到le那鼎的图案后,脑中获得的,有关如此操控荒鼎的方法。

  自从他获得后,这还是他第一次使用出来。简简单单的三个音节,可其内蕴含的力量,是苏铭不能理解的,在第一个字被他说出的刹那,他清晰的感受到身体内的血肉一颤,似被这音节☆蕴含的力量抽走,顺着他的右手涌入这巨dà的鼎内。

  当第二个音节说出后,苏铭体内的骨头似有le摩擦,亦或者说不是摩擦,而是一种全身骨头彼此间的震动,在这种震动下,隐隐传出身体外的声音,便是“珢☆”这个音。(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yuepiao,您的支持,就是我最dà的动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