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72章 一场游戏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72章 一场游戏

  “你的造?”天邪子转身,目光炯炯,看向虽说疲惫,可双眼平静如水的苏铭。

  他看着自己这个四弟子,等待其回答。

  “shī尊,这是我的造。”苏铭看了一眼那蜥巫部的方向,缓缓说道。

  “大shī兄的造,我了解不多,但可看到其功法冰火交融,冰为寒,火为热,如两个极端,这种融合不符合常理,难以让人理解。

  但相克之□物的融入,若一旦成功,可静心,此为大shī兄的造。”苏铭的目光从蜥巫部的方向收回,落在了天邪子身上。

  天邪子沉默片刻,与苏铭的目光对望。

  “你大shī兄的造,为造哗之音。”

  “哗为喧闹,闭则寂静,同样是两个极端的融合,闭为冰,哗为火,一样。”苏铭平静的说着。

  “再说二shī兄,他有一双造化之手,白天里去创造草木的生命,夜晚时,如毁灭般,摧毁草木生机,将其连根拔起……”苏铭声音喃喃,回荡在这丛林内。

  “这也是两个极端,不符合常理。创造与毁灭,如生与死一样,二shī兄的造,便是这生与死的融合,创造与毁灭的交融。”

  天邪子神色平静,但内心却是有了震动,他没想到苏铭在第九峰时间并非很长,但竟有了如此察觉与明悟。

  “继续说下去!”天邪子缓缓开口。

  “三shī兄,其所修依旧也是两个极端,不符合常理的思绪,真与假间的融合,真是其现实,假是其梦zhōng。

  现实与梦幻,在尝试着融合,在醉生梦死zhōng,徘徊于醒与梦之间,若有一天他真正的醒来……其造,将成。”

  “shī尊,弟子说的对么。”苏铭的目光再一次落在了天邪子身上,轻声开口。

  “这的确是你三位shī兄要走的路。”天邪子目zhōng露出了赞赏,点了点头。

  “这不是。”苏铭声音轻弱,但却极为坚定。

  天邪子眉头一皱。

  “这是shī尊让他们走去的路……”苏铭摇头。

  “因无法被理解,因所融为极端,所以在外人看来,第九峰之人,都是怪人。大shī兄常年闭关倒还正常一些,因他很少外出,旁人了解不多。
■   二shī兄白天种花,夜晚毁灭,这种行为用怪之一字,已经无法去解释了。

  三shī兄醉生梦死,常常喃喃带人入梦,不了解之人听后,难免有若看疯癫一般。这些,因不符合常理,因与旁人不同,因不被◆◎理解,便成为了shī尊眼zhōng的赞赏,成为了shī尊名字里,天邪子的邪!”

  苏铭说道这里,话语一顿。

  天邪子沉默。

  “shī尊,这是你的……不是我的。”shī徒二人在□lǐjiě,biànchéngwéileshīzūnyǎnzhōngdezànshǎng,chéngwéileshīzūnmíngzìlǐ,tiānxiézǐdexié!”

  sūmíngshuōdàozhèlǐ,huàyǔyīdùn。

  tiānxiézǐchénmò。

  “shīzūn,zhèshìnǐde……búshìwǒde。”shītúèrrénzài这丛林内彼此沉默了片刻后了,苏铭轻声说道。

  “那么你所追求的,是什么?”天邪子凝望着苏铭,目zhōng有了复杂。

  “我不知道……”苏铭摇头,再次看了一眼那蜥巫部的方向后,他的目光落◎在了天空上。

  “如果真的有,我想,应该是……睁开眼。”苏铭闭上了眼。

  “睁开眼,是为了要看到什么?”天邪子望着苏铭,那目zhōng的复杂越来越浓,他看着苏铭,依稀间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在面对自己的shī尊时,尽管言辞不同,可却同样的神情。

  “或许是为了,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世界。”苏铭睁开了双目,其目zhōng有了一缕明亮之芒,那光芒里透出了执着,透出了一股坚定与追求。

  “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世界,又是为了什么?”天邪子平静开口,其声音里蕴含了奇异,回荡在四周。

  苏铭沉默,许久他望向天邪子。

  “为了看到自己……真正的自己!”苏铭喃喃。

  天邪子脸上露出了微笑,那笑容越来越多,最终仰天大笑起来,笑容回旋丛林,飘摇直入九天之上。

  “好,你所追求的,已然不是为shī的邪,你要睁开眼去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世界,就等于是世人皆醉你独醒!

  这不是邪,这是一种凌驾于邪之上的境界,这是一种……我不知道名字的人生!苏铭,如果你有一天真的做到了,你要有心理准备,你或许将会不容与这片沉醉的天地!

  因为……你醒了!”

  苏铭身子一震,望着天邪子,点了点头。

  “走吧,为shī带你回家……”天邪子拍了拍苏铭的肩膀,大袖一甩,狂风凭空而起,卷动这shī徒二人,直奔天空而去,消失在了这巫族苍茫的天幕zhōng。

  “不过在回家前,我要带你去一些地方,你看了后,会对巫族与蛮族的血仇,有更深的理解……也为你能睁开眼,看到一些更多的天地,做好准备。”天邪子的声音在天空回荡,渐渐散去。

  天岚壁障内,南晨蛮族大地的边缘,一片山峦起伏间,天空上有了扭曲,从那扭曲的波纹里,走出了天邪子与苏铭。

  “仔细看看这片大地,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天邪子望着下方的山峦,声音传入苏铭的耳zhōng。

  苏铭神色的疲惫依旧,但伤势已然控制住,他望着天邪子所指的地方,此地山峦成片,乍一看没有什么出奇之处,唯一的,或许就是有些xiāo瑟,山是光秃秃的,没有丝毫植被存在。

  苏铭眉头一皱,身子从半空落下,站在了这片光秃秃的山上,蹲下身子抓了一把山上的沙土,放在嘴边之时,他双目露出了一缕精光。

  “淡淡的血腥味……”苏铭抬头看了一眼四周,在其目光扫过的刹那,忽然凝聚在了一个地方。

  那里是山坳处,一片xiāo瑟,沙土透出苍凉之意。

  带着疑惑,苏铭走到了这山坳处,渐渐地,苏铭的神色有了凝重,他右手抬起向着大地隔空一按,顿有大风呼啸,卷动四周的沙土成为漩涡,向着四周扩散间,将此地的沙土层层的吹开。

  露出了那被埋在沙土下,一些破损的木桩,还有碎裂的石碗,更有……已然在岁月zhōng成为了褐色的人骨。

  满地残骨……

  苏铭的目光,在●那四周的残骨上一一扫过,这些骨头有的较为纤细,有的粗壮,直至苏铭的目光最终落在了一处较为完整的骨头上。

  那是一个孩童的骨头,只有上半身,有不少破损,在那孩童的手骨里,似死前还握住什么,可如今◎●那四周的残骨上一一扫过,这些骨头有的较为纤细,有的粗壮,直至苏铭的目光最终落在了一处较为完整的骨头上。

  那是一个孩童的骨头,只有上半身,有不少nàsìzhōudecángǔshàngyīyīsǎoguò,zhèxiēgǔtóuyǒudejiàowéixiānxì,yǒudecūzhuàng,zhízhìsūmíngdemùguāngzuìzhōngluòzàileyīchùjiàowéiwánzhěngdegǔtóushàng。

  nàshìyīgèháitóngdegǔtóu,zhīyǒushàngbànshēn,yǒubúshǎopòsǔn,zàinàháitóngdeshǒugǔlǐ,sìsǐqiánháiwòzhùshíme,kěrújīn却不在了。

  苏铭的身子一震,他猛的抬头看向天空的天邪子。

  “这里曾经,是一处部落……”

  “一个较大的小型部落,全部大致有七百多人,其zhōng蛮士不到四十,余下的均都是普■通族人或者是年幼的孩童。

  三百年前,天岚壁障一战失守,有一些巫族进入到了蛮族的大地,这个部落,就是被他们屠灭的一个。

  男女老少,全部被残忍的杀死!”

  苏铭低下头,望着那孩★■通族人或者是年幼的孩童。

  三百年前,天岚壁障一战失守,有一些巫族进入到了蛮族的大地,这个部落,就是被他们屠灭的一个。

  男女老少,全部tōngzúrénhuòzhěshìniányòudeháitóng。

  sānbǎiniánqián,tiānlánbìzhàngyīzhànshīshǒu,yǒuyīxiēwūzújìnrùdàolemánzúdedàdì,zhègèbùluò,jiùshìbèitāmentúmièdeyīgè。

  nánnǚlǎoshǎo,quánbùbèicánrěndeshāsǐ!”

  sūmíngdīxiàtóu,wàngzhenàhái童的骨头,沉默了。

  “自此地向东,一路上你可以看到这样被毁灭的部落,有超过四十个……这里面有三百年前被屠灭的,也有岁月更久之时的。”

  苏铭身子向前一步迈去,其速之快,刹那就直奔东方而去,天邪子跟在其后,一路不再开口,他看着苏铭疾驰间,走过了一处处成为了废墟的部落。

  随着时间的流逝,苏铭每走过一次废墟,他的神色都会阴沉不少,当一整天的时间过去后,苏铭站在一片平原上,天空乌云弥漫,他站在那里,脚下的大地青草茂盛,可却掩盖不住此地曾经的血腥与杀戮。

  “这只是一部分罢了……”天邪子走到了苏铭的身边,平静的开口。

  “南晨大地的天岚壁障内,这样被屠杀的部落■,有很多很多,数千年来,就形成了与巫族的死仇,不死不休……”

  “巫族……很强。”苏铭闭上了眼,许久之后轻声说道。

  “这是事实。”天邪子回头看了看远处的天地。

  “那么所谓的☆■,有很多很多,数千年来,就形成了与巫族的死仇,不死不休……”

  “巫族……很强。”苏铭闭上了,yǒuhěnduōhěnduō,shùqiānniánlái,jiùxíngchéngleyǔwūzúdesǐchóu,búsǐbúxiū……”

  “wūzú……hěnqiáng。”sūmíngbìshàngleyǎn,xǔjiǔzhīhòuqīngshēngshuōdào。

  “zhèshìshìshí。”tiānxiézǐhuítóukànlekànyuǎnchùdetiāndì。

  “nàmesuǒwèide天岚狩巫……”苏铭迟疑了一下。

  “在巫族,他们将这每十年一次的活动,称之为狩蛮。”回答苏铭的,是一旁的天邪子。

  苏铭双目瞳孔一缩,这简简单单的两个字,透出的血腥气息,绝非杀十人,杀■百人,杀千人万人可以代替的,这是一种蕴含了岁月后的杀戮,在这两个字里,让人念着,听着,便可感受到一股煞气。

  “如彼此约定好了,每十年一次的杀戮……”苏铭目光一闪,看向天邪子。

  天邪□子望着苏铭,许久,点了点头。

  “这是一场,游戏。”

  “游戏?”苏铭看着脚下这片草原,笑了。

  “游戏的双方,之所以数千年来乃至更久都始终如此,是因为有各自的目的,至于是什么目的,你可以自己去寻找答案。

  现在,告诉我,这天岚狩巫之战,你还要……参加么?”天邪子转身,向着天空走去。

  苏铭站在那里半晌,转身化作长虹,来到了等待在半空zhōng的shī尊身边★。

  “天岚之战,我会参加……以南晨之人的身份,去进行这一场……别人眼zhōng的游戏。”苏铭声音平静,与天邪子二人化作两道长虹,向着天寒宗的方向,越来越远,直至消失在了天地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