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68章 蜥巫部!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68章 蜥巫部!

  巫族老者深知,如眼前这天骄一般de青年,轻易绝不会踏入巫族大地,这样de人一旦折损,对蛮族来说也是一次重创。

  “我曾听南方大巫公de巫从谈起过,在蛮族内,yǒu一些极为优秀de天骄,他们被全力培养,被称之为最yǒu可能成为四代蛮神之人!

  那白常在据说当年便是这样天骄之一,可因意外被排除在外,这样被排除在外de人,都具备如此可怕de修为与战力。

  更不用说那些在这序列内de天骄了,眼前此子,必定就是其中之一!”巫族老者极为确定自己de判断,他见过一些蛮族,没yǒu一个人如苏铭般,同时具备这么多神通术法,更yǒu白常在de分神保护。

  这样de天骄,若yǒu旁人告诉巫族老者,说此人不在蛮神序列之内,他决然不信!

  “此人,若能被炼成我蜥巫部de巫魁,献给南方大巫公,那么我在巫神殿de地位,应会提高不少!”

  巫族老者脑中念头转动de同时,他de身子疾驰后退,双目炯炯,死死de盯着那半空走来de白色铠甲身影。

  这老者de神色前所未yǒude凝重,对于白常在之名,他可以说de是如雷灌耳,yǒu关此人de种种传闻,在这巫族靠近天岚壁障de边缘诸多部落里,流传了很多年。

  苏铭在半空,盘膝立刻漂浮坐下,取出了大半de药石,立刻放入口中,其双眼冷漠de望着巫族老者,微微闪动了一下。

  他在考虑,是借此机会立刻逃遁,争取更多de时间,去躲开接下来这老者de追杀,亦或者是,留下来,看看yǒu没yǒu什么机会,可以于白师叔分神消散前,与其一同将这巫族老者重创。

  “若白师叔亲来,这巫族老者定然必死,但只是分神de话……当日白师叔送我其分神所化鳞片时曾言,此物可以起到保护de作用。

  如今看来,这保护之意,便是拖住强敌,给我足够de时间快速逃走……”

  苏铭目光闪烁,其内寒芒乍现。

  “与师尊de约定……怕是无法完成了……还剩下一天de时间,以我现在de伤势,在加上此人de追杀,定然难以活着赶回师尊那里。

  与其如此……”苏铭猛de抬头,神色yǒu了绝然与果断,他回头看了一眼遥远de天地间,那个方向,是他来临de地方,是天岚壁障所在,也同时在那个方向,yǒu他de师尊在等待。

  苏铭从来没yǒu想到过,师尊紫衣de出现,带着自己经历de这一切,最终竟变成了离别,事情变化de太快,快de让他还没yǒu来得及准备。

  他在第九峰de洞府内,还yǒu和风与月翼de融合在继续,若苏铭长久de不回,则和风在那狂躁无法被安抚下,必定出现祸端。

  还yǒu子车守护在他de洞府外,等待他de吩咐。

  还yǒu二师兄那抬头看着天空,使得阳光映照在其侧脸de笑容,还yǒu三师兄憨憨de微笑以及那觉得自己很聪明de话语。

  还yǒu默默de关怀,送给了自己防身之宝de大师兄。

  还yǒu师尊……或许,再也看不到了,或许,再次相见,不知是何年何月……

  还yǒu白素,这酷似白灵de女人,苏铭也不需因其出现,而yǒu了心变de迹象,他可以去选择斩,选择战,选择忘。

  这种种de一切,使得苏铭沉默下来,他de眼前,浮现出了在杀了那白衣斯辰前,带着惊慌,愣在那里,手中拿着粗糙de弓箭,dāidāide看着自己de那个少年。

  “一次心软,一次错误,付出de代价……竟是这样de巨大。”苏铭闭上了眼,当其再次睁开时,他看到了白师叔de分神,已然在远处走近了那巫族老者。

  那白色de铠甲,全身散发出袅袅白丝,向着天空飘散,当其完全飘散彻底后,这身影将会消失。

  这一点苏铭知晓,那巫族老者也是知晓,其身子疾驰后退,就是要拖延时间,但他de速度虽快,可毕竟之前胸口受到了险些死亡de重创,后退间速度略缓de同时,白师叔de身影蓦然如闪电般骤然临近。

  二人之间de距离,不因那巫族老者de后退而减少,反而越来越近,在苏铭睁开眼看去de◇那一刹那,这二人de距离,已然不到了数十丈。

  白师叔de分身铠甲内de双目带着冷漠,一掌抬起,隔着数十丈de虚空,向着那后退还要逃遁拖延时间de巫族老者,蓦然落下。

  这一掌落下de■□瞬间,那巫族老者双目瞳孔再次收缩,一股莫大de危机骤然降临其身,在这一刹那,他身子猛de停顿下来,双手抬起,向着白常在de分神虚影嘶吼按去。

  与此同时,在这巫族老者de身上,肉眼可见de,能■看到无数鳞片蓦然覆盖全身,使得其身影看起来,如同兽化一般,那道道鳞片漆黑无比,一股阴森邪恶de气息,在其身上轰然爆发出来。

  其双手成爪,隔空就要与白常在de分神虚影碰触de瞬间,天空上de苏铭,其双目猛de一闪,右手抬起一指依旧漂浮在半空de那夺灵散!

  这一指之下,那夺灵散尽管yǒu了裂缝,可却再次爆发出了奇异de幽光,更是在那药石内,出现了一只如眼般de双瞳,让人看去会yǒu眼花之感de同时,猛de看向了那巫族老者。

  随着幽光de出现,随着此散de吸撤心神之力,随着其内那吸收了巫族老者de一些心神后出现de双瞳看去,那巫族老者抬起de双手,yǒu了一刹那de停顿。

  这一次de停顿,不是他de意愿造成,哪怕只是这一瞬间de顿住,哪怕这样de停顿,即便是苏铭也无法抓住获得反击de机会,但……

  白常在可以!

  一声惊天轰鸣骤然传出,随着一层层波纹de扩散,在那轰鸣下,狂风倒卷,大地de无数树木淤泥更多de崩溃,甚至就连这地面,也都出现了裂缝。

  白常在分神虚影微微一晃,退后了一步,其身体上de白丝消散de更快了一些,但与其比较,那巫族老者却是只能用惨烈来形容。

  他de双手血肉模糊,大量de鳞片碎裂脱落,双手看起来如被拔下了一层皮,露出了其下de血肉青筋,他本刚刚恢复de胸口,再次de塌陷,大量de鲜血从其口中不断地喷出,其身倒卷,蹬蹬蹬de连续退后了数十丈,这才勉强停下,抬头间,他de嘴角溢着鲜血,神色狼狈,双目内yǒu滔天之怒。

  一声仰天咆哮,从其口中传出,这巫族老者de衣衫已然化作了碎片,所剩不多,干瘦de身子,看起来似蕴含了莫大de力量,其愤怒de容颜,狰狞de嘶吼,让人触目一望,难免心惊。

  “小杂蛮,等白常在de分神消散后,你看老夫如何将你活活炼成巫魁!”巫族老者显然已是愤怒到了极致,若没yǒu方才苏铭那突然de袭击,此番交手,他决然不会伤到如此程度。

  对于苏铭de恨,已然滔天,因为这不是第一次,这是第二次!

  在这老者de低吼咆哮间,白常在de身影冷漠de再次迈步疾驰而去,瞬间临近了那巫族老者,苏铭在远处de天空望着这一切,目光平静,不起丝毫波澜。

  他还yǒu最后de手段没yǒu用出,那就是其蛮纹之力!

  这蛮纹之力或许对那巫族老者而言并不强大,但苏铭相信,若是用de时机把握de巧妙,他de蛮纹即便只yǒu青草之轻,但或许也可以成为压垮对方de最后一分力量。

  随着白常在de身影又一次de临近,巫族老者已然不能后退,他不但要对抗这白常在de分神,更要留意苏铭de出手,这使得他神色狰狞中,在那低吼下身子蓦然跪在了大地上。

  在其跪下de刹那,他血肉模糊de双手猛de按在大地,头颅昂起,双目露出阴毒之意,他并非是双腿跪下,而是单腿,其左腿向后伸直,看起来很是诡异de同时,仿佛用身体去摆出一个兽形de样子。

  几乎就是他这个样子刚刚作出de瞬间,这苍茫大地上de无尽丛林,竟刹那一片死寂。树叶不动,风不★动,其内de一切鸟兽,全部都在这一刹那,似完全de寂灭下来。

  一股远远超出这老者身上散发出de阴森邪恶de气息,蓦然间从四面八方骤然传来,伴随着此邪恶阴森气息de,则是阵阵几乎肉耳就可听闻d◇dòng,qínèideyīqiēniǎoshòu,quánbùdōuzàizhèyīshānà,sìwánquándejìmièxiàlái。

  yīgǔyuǎnyuǎnchāochūzhèlǎozhěshēnshàngsànfāchūdeyīnsēnxiéèdeqìxī,mòránjiāncóngsìmiànbāfāngzhòuránchuánlái,bànsuízhecǐxiéèyīnsēnqìxīde,zéshìzhènzhènjǐhūròuěrjiùkětīngwénde夹杂着咀嚼之声de喘息。

  苏铭de心神一震,他猛de看向大地,神色立刻凝重起来,随着他神识de散开,他深深de吸了口气,这邪恶阴森de气息,是从这片丛林内de每一颗大树上,每一片树叶内,每一寸淤泥中,甚至每一头鸟兽身上,每一幅埋藏在淤泥下de腐烂兽骨内,从这整个丛林de每一处角落,散发出来。

  在这一刹那,仿佛这整个丛林,与这巫族老者融为一体!

  “蜥巫部de图腾,我蜥巫部de圣兽,伟大de巨蜥之神,我是您de仆人,召唤您……降临在这片属于您de天地间,吐出您de怒火,将冒犯您de敌人,焚烧在黄泉之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