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51章 天岚梦的邀请


  第七峰弟午陈婵儿,奉大师姐!命粱此,请第九峰苏师叔出面一见。“一个清脆的声音在这个清晨,于第九峰外传来。

  那是一个穿着翠绿衣衫的少女,这少女看起来年纪也就只有十七八岁,亭亭玉立的站在第九峰山下,神色带着一丝好奇,打量这她从未来过的第九峰。

  可惜,第九峰她búle解,这注定她的声音传入此峰后,虎子依旧还在喝着酒,打着呼噜,嘴角带着满足的微笑,bú知又梦到le什么。
■   二师兄依旧在那阳光落在侧脸上,摆弄那些huāhuā草草。

  子车则是盘膝坐在苏铭的洞府外,脑海中组织语言,时而嘀咕一些自造的诗词歌赋,乐在其中。

  至于大师兄,更是罕有言语传出,☆终日闭关。

  这样的第九峰,偻得那少女话语传出过le半晌,没有得到丝毫答复。

  苏铭听到le,但却没有理会,他bú认识第七峰的什么大师姐,对于这陌生人的拜见,他也bú想去见。

  少女又等le片刻,皱起秀眉,身子一跃而起,直奔山阶而去,她尽管没来过这第九峰,但显然在来此之前,bú知从什么地方知晓le苏铭的洞府在此峰何处,竟好似很熟xī一样,在片刻后,从这寂静的第九峰上,来到le苏铭的洞府外,被子牟拦住le去路。

  子车盘膝坐在那里,神色冷漠,望着那少女。

  “师叔bú见客,请回。”

  “原来是子车师兄,小妹陈婵儿,我第七峰的大师姐是谁,你应该知晓,我奉大师姐之命,请苏师叔一见,还望通告。”少女神色如常,清脆的声音回荡,似毫bú在意子牟的修为。

  子牟眉头一皱,他自然知晓这第七峰的大师姐天岚梦,此女在大地寒榜名列第一,与司马信一样,都是被誉为可以成为蛮神之人。

  他犹豫le一下,起身向着苏铭所在的洞府而去,bú多时,子牟走出,神色平静,挥手道:“bú见。”

  那少女皱起眉头,看le一眼bú远处苏铭的洞府,转身化作一道长虹离去。

  片刻后,第七峰上,在山顶处凸起的大石上,那当日目睹苏铭与司马信一战,随手便临摹出苏铭那一笔之力的长发女子,轻微的一笼“bú见么?”

  “可bú是么,大师姐,我看那个苏铭也太猖狂le,还真以为自己是师叔le,我都说le是奉大师姐之命“……说话的,正是那刚刚赶回来的少女,她一脸的bú忿。

  “无妨,你拿着此物,再去一次。”那长发女子相貌极为美丽,此刻玉手抬起挽le下青丝,取出一个玉盒,递给le少女。

  少女接过,很是好奇里面装的是什么,但却没有问询,而是点头离去。

  又过le片刻,第九峰上,苏铭的洞府内,子车恭敬的站在前方,把一个玉盒放在le苏铭◆的面前,退后几步,等待苏铭的吩咐。

  苏铭望着那玉盒,沉默le少顷,将其打开,在那玉盒打开的刹那,整个洞府都为之一亮,却见在那玉盒里,有一枚金色的石币!

  那金色的石币,成长条菱形,看▲demiànqián,tuìhòujǐbù,děngdàisūmíngdefēnfù。

  sūmíngwàngzhenàyùhé,chénmòleshǎoqǐng,jiāngqídǎkāi,zàinàyùhédǎkāideshānà,zhěnggèdòngfǔdōuwéizhīyīliàng,quèjiànzàinàyùhélǐ,yǒuyīméijīnsèdeshíbì!

  nàjīnsèdeshíbì,chéngzhǎngtiáolíngxíng,kàn起来晶莹别透,竟给人一种如梦幻朦胧之感,仿佛可以摄取灵hún进入其内。

  “绝品石币!”子车倒吸口气,金色的石币,哪怕只是一枚,其价值也都是极大,且更是罕见,一枚此金色石币,足以换取数十万普通石币le。

  与子车bú同的是,这枚金色的石币在苏铭感受,其内蕴含le一股惊人的灵气,这股灵气之浓,使得苏铭的神识仿佛也都随之有le吸引。

  “只为见一面,便拿出这等灵石“……苏铭目光一闪,右手直接把这盒子盖上,推到子车的脚下。

  “bú见。”

  子车添le添嘴chún,拿起盒子,走出le洞府。

  第七峰上,凸起的平台中,随着一道长虹的飞来,bú久后,传出le那陈婵儿气恼的声音。

  “大师姐,他苏铭太嚣张le,还是bú见,他以为他是谁啊,大师姐你两次要他出来,他都毫bú理会。”少女气呼呼的在那女子身边,把盒子递le过去后,恶狠狠的望着远处第九峰的方向。

  “没有关系,你再把这盒子送去。“那长发女子轻柔一笑,又拿出le一个盒子,仿佛她早就知晓会这样似的,如这样的盒子,准备lebú止一个。

  但那少女却在气愤中没有注意到这些,听到女子的话,她本bú愿再去,可还是顺从的接过盒子,化作长虹离去。

  “苏铭,我想要看看,你能让我拿出多少物品,才会低下头。“长发女子毫bú在意的笑le笑,闭上le眼。

  第九峰上,子车粗重的呼吸在苏铭的洞府里回荡,他自勾勾的望着打开后,放在苏铭面前的盒子,那里面是几张兽皮叠在一起,上面lù出的三个字,去……蛮神变!

  “唯有被宗门认可,未来有可能成为蛮神的弟子,才会被传授这蛮神变神通……这天岚梦竟把此物送来!”子车可以bú去太过在意那金色的石币,但却bú能bú去在意这几张兽皮,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若是他,他会毫bú犹豫的接受此物。

  “bú就是见一面么……”子车艰难的把目光从那些兽皮上收回,看向苏铭。

  苏铭神色平静,看le那几张兽皮一眼后,闭上le双目,片刻后他睁开眼,再次把盒子盖上,推向子车。

  “bú见!”

  子牟愣住le,张开口▲想要说些什么,但看到苏铭的神色,他连忙把话语咽下,捡起那盒子,带着深深的遗憾与bú舍,走le出去。

  “以重宝示人,必有大图……此女我从未见过,bú便贪图!”

  第七峰上,清脆的话语于●■bú久之后,又一次的传出,这一次明显高昂lebú少,愤怒更重le。

  “bú去le,大师姐,我bú去le!他苏铭算什么,连司马信都打bú过,这么猖狂呢!大师姐请le三次,那是给他足够的尊重le◇,可他竟还是拒绝!”

  长发女子依旧微笑,那笑容bú但没有冷意,反倒有le一股少女bú动的深意,似对于苏铭的举动,bú但没有反感,而是起le欣赏。

  “倒是我有些看浅le他,你把此物送去好le。”长发女子略一沉吟,右手抬起虚空一抓,再次出现le一个盒子,此盒与之前明显bú同,足有七尺之长。

  “若此物他再送回,你把这木简给他。”女子先把这长盒递给le少女,随后从怀里,取出le一片双指大小的木片,放在le少女的手中。

  “好le,婵儿妹妹,这是最后一次,若他还bú来的话,此事就算le。“长发女子轻柔的说道,那声音里有一种让陈婵儿无法拒绝的感觉,唯有拉耸着脑袋,乖巧的点le点头。

  “最后一次?”

  “好的,最后一次。

  “长发女子笑le,她的笑容很美,mōlemō少女的秀发。

  陈婵儿这才又化作长虹,疾驰而去。

  第九峰■,注定在这一天是bú平静的,在苏铭的洞府内,子车的呼吸之急促,甚至比之前看到le蛮神变兽皮时还要强烈。

  “天寒剑!整今天寒宗内,每五百年才会被造出一把的天寒剑!唯有为宗门立下功劳的弟子,才会●被天门赐予此剑……这天岚梦竟把此物送出,起……起……”子车望着摆在苏铭面前打开的盒子,心神震动,他实在是bú理解,对方为何要这么做。

  苏铭平静的望着那盒子里的一把剑,此剑完全就是一把冰剑,通体透明,散发出一股让他汗毛耸立的寒气。

  这是一件极为bú错的宝物!

  “整今天寒宗,天寒剑只发出le十四把,每一把剑上都有一个术法蕴含,若有此剑,据说进入天寒窟内,都会省力bú少“……子牟神色lù出强烈的渴望。

  苏铭沉默,他望着这把剑,可尽管目光在剑上,可他的心,却是bú在这里,而是沉浸在思索之中。

  “先是金石,后则蛮神变,最终是这把天寒剑……这位第七峰的大师姐,大地寒榜第一的天岚梦……你到底有什么目的!”苏铭皱起眉头。

  “师叔,此剑……此剑应该要啊!”子牟犹豫le一下,低声劝道。

  “她是在引我入散……”……苏铭抬头看le子车一眼,右手把身前盒子盖上,再次推le过去。

  “bú见!”

  子车长大le。,半晌才呼出一口气,迟疑le一下,最终还是暗叹中拿起这个盒子,万分bú舍的走le出去。

  可片刻后,他很快就又◎回来le,这一次的他,神色很是古怪,在苏铭目光望来时,他恭敬的递给苏铭一块木片。

  “对方说,这是最后一物。”子车低声开口。

  苏铭接过这木片,看le一眼,但就在这一眼看去的瞬间,苏铭■的神色,蓦然有le变化,这种变化,即便是他之前看到le金石,看到le蛮神变,看到le天寒剑,都bú曾出现的如此强烈。

  子车愣le一下,这木片他之前也看le一眼,其上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有刻下,如今看到苏铭的神色,让他极为bú解。

  苏铭怔怔的望着手里的木片,许久之后闭上le眼,当他再次睁开时,他站起le身。

  “子牟,我外出一趟,你bú必跟随le。”!。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