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姐……


  “姐……”车脸上青筋跳动,猛的站起身,一步迈出,瞬间就来到了那冰块处,一拳轰向此冰块,砰的一声,此冰顿时四分五裂。

  那冰块上的虚影,随着冰块的碎裂,立刻消失,但在消失前的一瞬,其内◎那女仿佛察觉到了什么,似回头看了一眼。

  虎怒了,他眼睛瞪着溜圆,如猛虎般扑了上去,声弃如吼。

  “你敢破坏你虎爷爷好不容易创造出来的好东西,我和你拼了!”

  苏铭神色古怪,他☆尊重虎的这一怪癖,可他不知是不是错觉,在这冰块被牟轰碎的一瞬,他的耳边仿佛听到了有两声叹息,在这四周轻微的传出。

  “那是我姐!我亲姐!”牟同样一脸愤怒,向看来临的虎大吼起来。

  虎本怒不可及,但在听到了车的话后,愣了一下,紧接着其气势嘎然而至,身更是急速停顿,挠了挠头,脸上有些尴尬,但很快化作了满不在乎之色。

  “算了算了,你家虎爷爷很大度,碎了就碎了吧,大不了我去再造一个出来。”

  车呼吸急促,死死的盯着虎,脸上青筋更多了。

  “哎呀,好了好了,大不了我以后不看你姐不就成了。”虎有些心虚,连忙开口。

  “此话当真!”车立刻说道。

  “当真,当真,天寒宗这么多人呢,说不看就不看,不过你可别告诉你姐啊。”虎连忙保证。

  车阴沉着脸,看到虎的神色与那心虚的样,不由得苦笑起来,可身上却走出了一身冷汗,下意识的看向苏铭。

  苏铭神色古怪,没有理会车与虎二人,而是走近后,在四周绕了一圈,仿佛在寻找着什么。

  他这诡异的举动,立刻吸引了虎与车的注意,二人也都四下看去。

  “小shī弟,你在找什么?”虎神色有了兴垩奋,连忙轻步走近苏铭,低声问道,一边说着,他还一边来回打量。

  苏铭脚步一顿,目光落在前方的一片冰川上,许久之后,摇了摇头,看向虎。

  “三shī兄,陈相那里可否……也不要再去看了。”

  虎一听,立刻点头,但很快就神色有了恍然,对着苏铭露出神秘的微笑。

  看到虎这微笑,苏铭正要开口。

  “我懂,我懂……嘿嘿,小shī弟你不用解释了,什么事情你三shī兄不明白,你三shī兄可是整个第九峰最聪明的。”

  苏铭唯有苦笑,他知道这是解释不清了,索性没有解释,而走向着虎抱拳一拜。

  “客气啥,咱们是同门啊,对了,小shī弟,三shī兄那招入梦厉◎害吧,把司马信给打跑了对不对,“哼哼,以后小shī弟你放心,我这入梦还没修炼完成,等修炼大成了,更厉害。”虎说着,神色露出得意,拍了拍胸口。

  正说着,他忽然抬头看了看天色。

  “小s◎hī弟,shī兄就不和你说了,这时间也快到了,shī兄要尽快赶去第八峰,对了,你要不要一起去?”虎看向苏铭,见苏铭摇头后,身一晃,快速的飞起,化作一道长虹直奔远处的黑夜,很快就消失不见,只不过其离去的身影,苏铭怎么看都似乎有些狼狈。

  尤其是当他看到了车那隐忍的表情后,明白了三shī兄显然是在这被当场抓住后,有些尴尬心虚,这匆匆离开。

  “此事,下不为例,否则的话,不管他对与错,你若再如此,我尚缺一味炼药的材料。”苏铭转过身,冷冷的看了车一眼。

  车心神一颤,觉得有些委屈,可看到了苏铭双目的冰冷后,低头称是。

  “那冰块模糊,也看不到什么,况且此事我shī兄也说◎了,不会在看你姐,就这么算了吧。”苏铭话语间,向着远处走去。

  车内心松了口气,他并非不明事理,苏铭尽管这般开口,但没有因方之事对他作出什么,只是警告下不为例,这本身,已经是给了他一定的尊重。□

  在苏铭与车离去之后,这满地碎裂冰块的地方,从远处忽然急速飞来一道身影,那身影小心翼翼的来临,站在那里贼头贼脑的看了看,连忙蹲下身将那些冰块都卷走。

  猫着腰,迅速离去,看其那魁梧的身影,分明就是虎。

  “倒霉啊,第一次做出之物,看的正过瘾呢,没想到遇到了她弟弟,我怎么忘了此事呢……罢了,下次要谨慎一些好。“虎嘀咕着,快速走远。

  在虎离去后过了片刻,之前被苏铭凝望的那一片冰”此刻有了扭曲,渐渐从内走出了一个俊朗的身影。

  其神色有些尴尬,但尽管如此,看去依旧是如春风般的柔和,此人,正是二shī兄。

  他现身后,干咳了几声。

  “险些被小shī弟看出,这都怪三,做出这么一个好东西来……”二shī兄嘀咕着,迅速走远。

  在二shī兄离去后,又过了片刻,在这片十多丈的范围旁,虚无间再次出现了扭曲的波纹,从里面走出了一个穿着缤纷花色长袍的老者。

  这老者快速的一步迈出,很是从容的拍了下衣衫,背着手,淡定的向着山顶走去,其神色看起来如常,但目中却是有得意存在。

  “老三不错,做出了这么个好玩意……可惜被打坏了……不过以老三的性格,用不了几天他就会再造出一个,且还会加固,让人不能一拳打碎。

  可惜,可惜……不过这老四的观察也太敏锐了,竟差点看出老二在旁……哼哼,不过要看出为shī的存在,他们几个还是太嫩▲了。”这老者嘀咕着,得意走去,他,正是……”天邪。

  穿着花色衣衫的,天邪!

  时间就在这平静里,在这虎的创造与偷窥中,在二shī兄白天种草,夜晚偷花,时而无意间遇到虎在看制作的冰块中□,慢慢的流逝着,当然,还有天邪在那夜晚里,花色衣衫的身影偶尔出没。

  很快,就过去了两个月。

  在这两个月里,天寒宗内,苏铭与司马信的那一战,在当日关注的众人传散中,渐渐几乎八峰弟,大●都知晓了在第九峰,出了一个修为足以与司马信一战之人。

  更是知晓了,此人,竟是一个开尘神将。

  他的声名迅速的传播开来,慢慢的,因其与司马信的一战,在天寒宗的大地寒榜上,多出了他的名字○

  排行大地寒榜,第九,顶替了牟。

  之所以排在第九,是因苏铭与司马信的一战,没有结果,人们对于苏铭的实力尽管有所了解,但却不知道具休,与司马信的一战,也能看出司马信显然要强于苏铭。

  尤其是那最后的一式二人没有进行下去,此为很多人的遗憾。

  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天寒宗内除了苏铭的名字传播开来之升,还有一件大事,也正紧锣密鼓的准备着。

  每十年一次的天岚狩巫战,距离展开的日期,如今还刻下十个月的时间,说起这天岚狩巫战,此为天寒宗内的常规大事。

  十年一次,每次出动的弟数千近万不等,同样的,在这南晨之地另一个大部海东,其部的海东宗,也会派出弟,与天寒宗共同完成这每十年一次的与巫族交战。

  届时,当天岚狩巫战开启时,两个宗门的弟会在天岚壁障上,震慑巫族,更会阻止足够的人数,走出天岚壁障,进入一定的巫族范围。

  每次的天岚狩巫战,时间是一年。

  这一年,对所有参加此战的弟来说,大都是一场血雨腥风的考验与磨砺,宝剑是折还走出现了锋芒,这一年可以略窥而出。

  不过,也并非每一次的天岚狩巫都会遇到大战出现,古往今来,这么多次的狩巫之战,也唯有十多次是极为惨烈,其余之时,大都是较为平缓。

  但,这一次与往次有迥异的不同,十个月后的天岚狩巫,是百年一次的大战!

  天岚狩巫,每十年一次,此为小战,十次之后的百年之战,其规模要大上不少,这是南晨之地的两个大部,在很早之前定下的规则,之所以如此频繁,且百年必须要大现模的出动,其目的就是为了可以随时的了解天岚外的巫族他们的实力发展的速度。

  是否出现了惊艳之辈,是否有了什么新的巫术,是否巫士更多,这些种种信息,实际上是十年一次之战的重点。

  天寒宗内,连续参加了多次天岚狩巫的弟有很多,但也有从未参加过的,不过总体来说,大多数弟对此事已经熟悉,在这十个月内,但凡自觉会加入此战者,都展开了闭关与准备。

  第九峰上,在这两个月里的平静中,还存在了几件不平静的事情,车的姐姐,多次冲入此峰,矛头直指虎。

  此刻,苏铭正盘膝坐在其洞府外的平台上,天空晴朗,他坐在那里,右手放在面前的画板上,一次次的一笔划去。

  他的动作很慢,可却有。阵阵沧桑之感,似从他的手指里,随着那一笔画出渐渐显露出来。

  他在临摹,两个月来,他一直在临摹司马信的那一剑,想要去找到当初的那种感觉。

  车在旁,神色沉醉的望着,仿佛也要去从那一笔一划里,找出一种自己的明悟。

  可就在这时!

  “孙大虎,你给老娘滚出来●!”一个女冰冷的声音,从第九峰外,呼啸而来。

  “你这臭婆娘,为啥只盯着我了,当时你弟弟也看了,我小shī弟苏铭也看了!”虎的声音闷闷传来,似带着哭腔,委屈的不得了。

  车顿时尴尬,苏☆铭抬头,有了苦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