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至宝!


  为求魔呼唤yuepiao,推荐票,点击,收藏,新求订阅!

  既然世人皆称我为魔,则索性,从此我苏铭就是魔!

  非求魔请勿点击此链接:

  ☆

  【求魔】总连载贴!:

  ☆

  【求魔】近期二十章连载贴:

  ☆

  耳根迷永久YY:3943仙逆》《求魔》欢迎您的加入!

  耳根迷官方俱乐部两周年庆典

  那些从《仙逆》到《求魔》一直默默陪在耳根身边的朋,今晚的主题就是玩的开心。

  ,闯邯山链!”苏铭没有回头,而是婴年再次落在了面前这古钟之声,敲动了第十九声钟鸣!

  钟声一起,波纹回荡,山石滚动,天空那背山龟玄再次发出了尖锐的嘶吼。

  “十九声!他到底要鸣动多少,他的极限在那里!”

  “他还要不要闯邯山链了,若是在鸣动此钟的过程里受伤,闯邯山链就等于找死一般!”

  “此人行事☆嚣张,你看颜chí部已来人,但他却在回答时仍自鸣动这第十九声!“

  议论之声,如狂风掀起,回荡四周的同时,那来自颜chí部的老者,深深的看了苏铭一眼后,从怀里取出一个令牌,向着苏铭甩去。
  “奉族长之命,认可阁下闯邯山链资格,我颜chí部期待阁下的来临!”

  见苏铭接过令牌,老者转身一晃,化zuò长虹疾驰而去,直奔颜chí峰复命。

  三部山峰沉默的人们,无法再沉默下去,继颜chí部之后,安东部山峰,也有长虹呼啸而来,这长虹里之人,正是战首!

  其亲自而来,疾驰间临近邯山,他的出现,让四周的人群立刻看到。

  “安东部战首!”

  “他竟亲自来临!”

  “他当然要来,这可是能鸣动十九声钟音之人!”

  安东战首临近,他没有站在半空,而是身子降临,站在了苏铭十丈外,望着苏铭,他目光闪动,许久,向着苏铭抱拳一拜。

  “奉蛮★公之命,认可阁下闯邯山链资格,我安东部期待阁下来临!”说着,安东战首取出令牌,恭敬的送出后,大有深意的看了苏铭一眼,转身疾驰。

  他认出了眼前这个人,就是墨苏!

  但他不愿得罪此人,尤☆其是在他感受,这墨苏如今与司马信的气息,有着惊人的相似,这让他有了一个猜测,就更不愿得罪了。

  “三部只差普羌!“

  “按照道理来说,普羌部也该来人了。”

  “可惜一旦普羌来人,这神秘的闯邯山链者,怕是会停止鸣动,那邯山古钟的第三尊凶兽,还是无法看到。”

  苏铭站在古钟旁,没有再去敲动此种,他能感受到这古钟存在的反震之力越来越强,第二十下,绝非简单,一旦敲动,那反震之力会对他造成影响。

  时间流逝,转眼就是一炷香,这一炷香的时间里,四周之人越来越多,最终几乎除了无法进入第三层的人外,全部来此。

  那一道道目光凝聚在苏铭身,久久不散,似要将其斗笠以黑袍穿透,看清他到底是什么样子,看清他到底是谁!

  “鸣动了十九声,若他能闯过邯山链,此人之声名定如日中天,进入天寒宗,也并非不可能!”

  “不需如此,如今他就已是赫赫!”

  “奇怪这普羌部为何此刻还没来人?”议论之声嗡鸣,很多人都把目光时而落向那黑雾缭绕的普羌部山峰。

  苏铭眉头微微皱起,他等了一炷香的时间,可普羌部一直沉默。

  “我与普羌部接触很少,不太了解这个部落,但能感觉到,此部很是神秘……”“苏铭抬头看了一眼普羌部山峰,那山峰雾气很浓,充满了死亡的味道。

  又等了片刻,渐渐的四周之人也都察觉了不对劲,纷纷看向普羌山峰,甚至就连颜chí部◎与安东部的首颌,也都把目光落在了普羌。

  “借势取威!”苏铭眼中有了寒意,盯着普羌山峰,他隐约猜到了普羌部的用意,是要借此机会,以不给令牌显示其部的神秘与威严。

  普羌越是在此刻沉默,■就越是可以引人注意,这令牌,他们不会不给,但却要故意让苏铭多等一会,以达到其抬高自己的目的。

  “普羌部,有些过了。”颜chí峰,颜鸾收回看向普羌山的目光,píng静的开口。

  一样的○话语,也从安东部的蛮公口中说出。

  就在此时,忽然普羌部的山峰黑雾内,一震翻滚后,从其内走出一人,此人穿着黑袍,神色桀骜,直奔邯山城而来,在邯山半空,他低头看了下方的古钟旁苏铭一眼。

 ☆ “蛮公闭关未出,劳烦阁下多等等了。“

  此言一出,四周人群立刻寂静下来,纷纷把目光落在了苏铭身。

  苏铭默不做声,隐藏在百度求魔快速更新,耳根迷官方yy:3943斗笠下,隐藏在黑袍内的脸,旁人看不到其阴沉,但却可以感受到,此刻的苏铭身正凝聚着一股寒意。

  “闭关么,那么就将其唤醒好了。”苏铭沙哑的声音回荡,这是他来到此地,第一次开口传出声音,在其话语说出的刹那,苏铭右手猛的抬起,一拳落在古钟之。

  咚!

  第二十声!

  那古钟猛的一震,竟在苏铭这一拳之下,向后荡了起来,强烈的声响以超过了之前所有钟鸣的声音,在发天地内回旋而起,传编八方胼,第二十一声钟鸣,惊天动地般的随之而来!

  苏铭猛的抬头,双眼露出震惊,他身子被这反震之力涌入,向后退出几步,其斗笠砰的一声粉碎,但他的黑袍衣衫,却是依旧遮着脸,外人依旧看不到。

  “怎么会这样……”苏铭心神一震。

  这两声钟鸣之音融合在一起,如同咆哮一般,在这邯山城空扩散,化zuò波纹横扫的同时,不但让雨水有了静止,更是连天空那背山龟玄,都身躯震动下,双目露出了奇异之芒,随之嘶吼。

  其嘶吼的方向,赫然……竟是普羌峰!

  随着其嘶吼,随着两声钟鸣的融合,这两种声音化zuò了一种,从虚无凭空而出,如某个冥冥中的存在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了一个不属于这片天地的声音。

  “邯……“

  此声听起来如钟,又如龟玄之吼,听起来模糊,但在其传出的刹那,普羌峰的黑雾里有了惊天的轰鸣,却见那笼罩了整个山峰的黑雾,竟在这一个声音下,直接爆开,形成了无数黑丝倒卷,使□得这普羌山,罕见的露出了始终隐藏在雾气下的大半!

  这突然出现的变故,让四周之人纷纷心神骇然,震撼中陷入了死寂,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知道为何这一次的钟鸣,竟有如此惊人之力。

  那方◇才融合而出的声音里,蕴含的力量竟能将普羌部的护山之力冲溃了大半!

  在这四周一片寂静中,半空来自普羌的黑衣人,目瞪口呆,神色透出无法置信,甚至还有一股恐惧。

  颜chí峰,颜鸾双目猛的睁大,其身子第一次颤抖起来,她神色不断地变化,呼xī急促,死死的盯着邯山城。

  “他……他竟也引动了邯山钟之力!!”

  与此同时,同在此峰的寒菲子眼中光芒闪烁,在感受到这股力量的同时,其心神震动,此刻不假思索身子一晃,脚下起了白云,从颜chí峰直奔邯山而去。

  她要去看看,这个人,是否是自己等待的墨苏!

  安东部山峰,安东蛮公原本神色尚píng静,但此刻其双眼瞳孔一缩,整个人猛的站起,盯着邯山峰,倒xī口气,眼中露出了强烈的光芒。

  “我早就觉得他与司马大人很是相似,司马大人当年就引动了邯山之力,获得了造化,这墨苏,他同样做到了这一点!

  邯山钟,邯山钟……你存在于邯山无数年,就连当年的邯山老祖都无法获得你的传承造化,无数年来,唯有当年的司马大人得到了部分传承,现在,这墨苏……”

  安东峰,寒沧子握紧了拳头,其美丽的双眸内露出激动之意,她知道,自己这一次,没有选错!

  普羌部山峰,此刻同样陷入震惊中,一片哗然从山峰内的族人中传出,随着护山之雾的溃散,普羌部的蛮公无法继续镇定,这穿着紫色衣袍样如骷髅的老者,其黯淡的双目露出了惊意。

  “给他令牌!”

  苏铭心脏怦怦的加速跳动,他盯着身前还在微微晃动的邯山钟,深深的xī了口气,他方才打出的那一拳,在碰触此钟的刹那,他清晰的感受,自己体垩内的气血之力竟被此钟诡异的xī走了一些。

  他明明只敲动了一下,但回荡出的,却是两声钟鸣!

  他更是远远没有想到,这两声看似píng常的钟鸣,在融合于一起后,竟爆发出让普羌部护山雾气崩溃的强大之力!

  这种力量,绝非寻常开尘可以做到,能一举轰开一个中型部落的护山之力,这需要什么修为才能达到……苏铭心脏跳动更快。

  “此邯山钟……莫非……莫非是一件至宝!”

  此时此刻,在邯山城因这钟鸣震撼之时,距离此地极为遥远的南晨之地某个地方,有一处七彩山峰,此山无论何时都有七彩光芒闪烁。

  七彩光芒取代了天色,此山下,有山亭。

  亭内石桌若星罗,铺着点点黑白二子,有一男一女坐在那里,正望着棋盘,那男子穿着青衫,面白如玉,双目若辰,相貌俊朗不凡,更有一股说不出的气息,似孤独,似píng静,眉心有一各半指长的红线。

  他拿着一粒白子,正要落下,忽然皱起剑眉,抬头看向遥远的天边。

  “司百度求魔快速更新,耳根迷官方yy:3943马大哥,你怎么了?”其旁那女子本双手挂着下巴,此刻抬头,露出了那一张虽说不足以倾国倾城,但却充满了野性之美的面孔。

  若苏铭在此,看到这女的瞬间,定会如雷动三魂,惊撼七魄,难以……置信!

  求yuepiao!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zuò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yuepiao,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