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169章 叔,这里……


  这些长虹内,有颜鸾,有安东蛮公,有邯山城五大开尘强者,还有三部里的其他人,寒沧子,寒菲子也在其内,只不过,这yī场搜寻,注定是要yī无所获。

  苏铭所在的山洞,除非是他自己出去,否则的话,这邯空创造的四层半空间之地里的半层,连天寒宗的周左教都没有发现,岂能是他们可yǐ找到的。

  连续数日的寻找,这些人沉默的yīyī散去,他们没有在这里找到丝毫端倪之处,在他们的认为中,nà神秘的凝血圆满者,已经离去了。

  此后的yī个月里,有关这凝血圆满的神秘之人其身份,渐渐在邯山城成为了人们谈论的焦点,种种猜测此起彼伏,更有荒诞让人难yǐ置信,与nà个神秘的墨苏yī样,被邯山城的人们,记住。

  渐渐被人议论的越来越多,甚至因神秘,在声名上已经压过了邯山城原本的五位开尘,已然如日中天。

  也有人想过,墨苏与这神秘的凝血圆满者是否为yī人,但也只是想想罢了,至于三部的首领与邯山城的五位开尘强者,他们并没有这么认为,这里面有与苏铭接触过之人,对比之下,打消了这个很容易让人联想在yī起的念头。

  直至距离天空出现开尘神像两个月后,因这邯山隐秘之地再无其他变化,渐渐有些胆大之人,重新出没在了这里,寻找nà可能会出现的造化与或许无人发现的药草。

  只不过这样的人,毕竟不多,但无论如何,这死寂了两个月的邯山万丈深渊下,重新有了人影时而出现。
▲   乔达就是这么yī个胆大之人,他尽管已经白发苍苍,但却始终对于寻宝之事有着浓厚的兴趣,这邯山原稳秘之地,他已经来过了数次之多,如今趁着人少,再次来临。

  这yī次,他并非独自,身边还带着y★   qiáodájiùshìzhèmeyīgèdǎndàzhīrén,tājìnguǎnyǐjīngbáifācāngcāng,dànquèshǐzhōngduìyúxúnbǎozhīshìyǒuzhenónghòudexìngqù,zhèhánshānyuánwěnmìzhīdì,tāyǐjīngláiguòleshùcìzhīduō,rújīnchènzherénshǎo,zàicìláilín。

  zhèyīcì,tābìngfēidúzì,shēnbiānháidàizheyī个少年,这少年有些楞,但对乔达的话言听计从,二人在此地的yī处处山谷内疾驰,时而停留,仔细的寻找可能没有被人发现的秘密。

  “叔,这里啥也没有。”

  “叔,这里也啥都没有。”

□  “叔,这里还是啥也没有。”二人每投寻了yī处山谷,nà楞愣的少年都会嘀咕这么(句。

  “叔,这里……”在yī处山谷出口,这少年正要说话,却被连续数天yī无所获的乔达,回头怒斥起来。

  “啥啥啥,你就知道啥,闭嘴!”

  “叔,这里……”nà少年挠了挠头,可话语依旧是刚yī说出,就又被打断。

  “别说了……早知道就不带你来,如果这里每处地方都有宝贝,还能有我们来的机会?这叫探寻,探寻你知道么,你这孩子,记住yī点,我们寻找的不是宝贝,而是体会这种过程!”乔达严肃的开口。

  少年睁大了眼,楞愣的表情,让乔达觉得自己仿佛在自语,不由得探了探眉心。

  “你这种态度不对,叔告诉你,寻宝是yī件有趣的事情,不要总想着宝贝,过程很重要,你yǐ为叔来此是为了寻找宝贝?我告诉你,我是为了享受过程!”乔达决定点醒自己这自家的族中小辈。

  “你明白了么?”

  “……叔,这里……”少年眨了眨眼,可刚yī开口,乔达立刻苦笑起来,他知道对方接下来要说什么,摇头中不再理会,向前走去。

  “叔,我明白了,我们要的走过程。”见乔达不理自己,少年似有所明白,连忙跑去跟在后面,掰着手指低声嘀咕。

  “就算我刚才明明看到了宝物,叔也不屑去发现,恩,我明白了,我们要的走过程”…”少年还在嘀咕。

  “对,就是这样,就算你看到了宝物,我也……什么……你刚才说什么?宝物,你看到了宝物?”乔达摸着胡须,点头正走着,忽然脚步yī顿,猛的回头,睁大了眼。

  少年楞的样子,yī指他们刚刚离开的山谷。

  “在nà里啊,我刚才就要告诉你,nà里有个地方会发光。”

  他话刚说完,乔达已然嗖的yī声yǐ极快的速度直奔山谷而去,少年挠了挠头,颇为不解,叔明明对宝物不屑才对,怎么如今不享受过程了,这个问题他觉得很深奥,想不懂,但也赶紧跑去,刚yī进这山谷,就看到乔达不断地四下寻找。

  “在哪,会发光的地方在哪?”

  “就是这个地方,我刚才看到有发光。”少年快走几步,指着山谷岩壁上的yī块地方,可这yī指之下,少年的手指竟穿透了这岩壁。

  这yī幕,让乔达立刻神sè露出狂喜与激动,他连忙四下看了看,确定无人后直奔少年而来,在这岩壁旁观察了半晌,抬手放在上面,也穿透了进去。

  “哈哈,终于让我乔达找到了yī处隐秘的地方!”乔达激动的抓着楞愣的少年,身子向着这岩壁yī冲,直接就透了过去。

  “云叶草,这么多的云叶草,现在yī株云叶草可yǐ卖出yī百个石币,发了,发了!!”乔送yī进来,就双眼冒光,直勾勾的盯着前方尔远处yī片种植药草的地方,搓着手,兴奋不已。

  “叔,这里……”少年楞愣的声音传来。

  “知道知道,这里有药草,这药草就是宝贝。”乔达快走几步,来到nà片种植药草的地方,蹲下连忙yī株株的抓起,yī脸喜sè。

  “叔,这里……”少年的声音有些颤抖了。

  “知道啊,你是要问叔为何不享受过程了吧,叔告诉你,过程重要,宝贝更重要,恩,这yī点你要记住!”乔达喜悦下也没有了不耐,解释中连忙把药草大量的摘取。

  “叔,这里……”少年声音更加颤抖,还蕴含了yī丝惊恐,可惜此刻的乔达全部注意力都被药草吸引,根本就没有察觉。

  “八株、十株、十三株……发了,这次真发了,十四株、十五”哎呀,你到底要说什么,我不是都教你了么。”乔达舔着嘴唇,的采集。

  “他想说,这里有人。”yī个冷漠的声音,蓦然在此地回荡,这声音出现的太过突然,让乔达正准备抓取第十六株药草的手yī顿,猛的回头,神sèyī惊。

  却见在nà少年的身旁,站着yī个人,此人穿着yī身黑衣,面sè清秀,双目下有yī道疤痕隐现,目光冰冷,正看着自己。

  “叔,他说的对,我想说的就是这里有……“少年呼出!口大气,神sè也有了紧张。

  乔达心脏怦怦跳动,内心有了凶念,此地这些药草在他看来价值太大,少不得要yī份龙争虎斗,但nà少年就在对方身边,这让乔达有了犹豫,正在他犹豫之时,突然发现望向自己的nà青年,其目中的寒,竟如同实质,让乔达身子yī颤,仿佛在这yī瞬间置身于冰水之中,从头到脚全部失去了血sè。

  “前……前辈……前辈饶命!”乔达yī个哆嗦,噗通跪在了地上,连忙求饶,他尽管不知晓眼前之人的修为,但对方只凭yī个目光就让自己如入寒冰,这显然绝非凝血境能做到,尤其是他此刻才发现,自己的血线竟在此人面前,连浮现都不能,这让他骇然之下,心惊不已。

  这青年,正是苏铭!

  苏铭在这两个月里,渐渐把血线压制下来,今日出关,打算看看如何离开这邯山隐秘之地,可他刚刚从nà半层空间里走出,就出现在了这个山洞里,正要离开,却发现有yī老yī少二人闯入进来。

  nà老者根本就没看到自己,直奔nà苏铭并未看上的云叶草去了,唯有nà少年,站在nà里楞愣的望着自己。

  苏铭盯着老者,目露沉思。

  “邯空死后,莫非此地出现了yī些变故,这老者修为只有凝血第七层左右,带着yī个孩子竟能来到这里……”

  乔达心脏加速跳动,紧张的不得了,在苏铭的目光下,他额头泌出大量的汗水。

  “把最近几年发生在邯山城的大事,说yī说,若我满意,此地的药草都归你了。

  “苏铭缓缓开口。

  乔达不敢去擦额头的汗水,也不敢去猜对方为何如此询问,闻言连忙恭恭敬敬的开口,把这几年他所知○道的几乎所有事情,都全部说出,当他说到数月前这里不再封闭,可yǐ任意来去时,苏铭神sè平静,没有丝毫变化。

  “……这墨苏神秘,就此始终……还有更神秘的是nà凝血圆满者……”乔达声音发颤,将邯■山城对于墨苏与nà凝血圆满者议论yǐ及天空异象的yī幕幕全部说出,但说着说着,他便身子更加颤抖了,他看着苏铭,隐隐有了猜测。

  苏铭站在nà里沉默了半晌,目光落在身旁少年身上。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乔””少年依旧是楞愣的神情。

  “此地药草,给你了。”苏铭说完,看了这少年yī眼,转身向外yī步走去,身影消失。

  直至此刻,乔达才敢擦去额头汗水,yī昏心有余悸的样子,指着少年乔宏怒斥起来。

  “你这孩子,怎么不早提醒我这里有人!”

  “我说了…你老不让我说…“少年脸上露出委屈。

  “你……你……你气死我了,记住,叔告诉你,yǐ后说话,要yī口气全部说完,不管别人怎么打断,都要yī口气说出,不能停顿!”乔达再次擦了擦冷汗,看向地面上nà些药草,神sè又露出喜意。

  “发了,这次真发了!”

  “好我记住了叔你放心我yǐ后不管别人怎么打断yī定yī口气就把全部话都说完不会有yī点停顿yī口气说完……”少年嘀咕着,说完喘了半天气。

  发了这章就要去医院照顾老人,是我岳父,脑梗昏迷了。

  我知道现在是双倍,也打算爆发,可赶不上变…诸位见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