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158章 宿命(第一更)


  东方华在苏铭的面前,不断地来回老讨,他哈哈大笑喜悦的声音,与他以往的谨慎小心,依附强者的表现裁然不同,此刻的他,根本就是换了一个人,那得意的神色,冒着光芒的双眼,都透漏出他心中的隐秘.

  “今日老夫踏入蛮魂,既诸位前来观礼,便让你们亲眼看看,蛮魂境是如何凝jù出属于自己的蛮像!"东方华大声开口,双手抬起,胡乱的挥动着。

  苏铭默默的望着东方华,此人他了解不多,但经过zhè些时日的接触,苏铭能看出,zhè是一个谨慎与自己一样的小人物,渴望变强的同时,在弱者面前,也喜欢享受那种被恭维的感觉.

  “他此刻表现的,才是真正的自己……可zhè与我方才所看的虚幻,有什么相似呢……"苏铭沉默,看着东方华许久,他把目光落在了丑怒身上.

  丑怒跪在地上,喘着粗气,神色狰狞,低吼着,给人一股暴怒疯狂的感觉,可他的双眼里透出的懦弱与闪动,却是与他的神色很不协调

  “若此刻表现的是真正的自巳,丑怒此人,能在名字里加上一个怒字,我不知zhè是否是他与生俱来的名字,但若不是的话,就说明他觉得自己最需要的,是一股怒……

  因最需要,所以也说明,他最缺少的,就是一股怒……"苏铭喃喃,他隐隐觉得自己仿佛把握住了什么,但还是隔着一层纱

  “我最需要的,是什么……"苏铭闭上眼,许久缓缓睁开,看向了南天.

  南天站在那里,闭着眼,神色变化不定,得意、扭曲、阴沉、冷笑,种种表情融合在一起,但占据更多的,还是得意之色.

  “zhè是一个喜欢计算,喜欢心机的人……我和他接触时间不多,但通过zhè几件事情,可以看出此人对于自己的心智很是自信,他总觉得自己可以通过蛛丝马迹,将人们掌控在自己的控制之内,按照他的意识,却不得不随从."苏铭望着南天,看着其表情,喃喃自语.

  “还有仙……"苏铭的目光,落在了玄轮身上。

  “他是一个残忍的人,zhè一点在当年和风闯邯山链时,他取出了和风父母亲人之魂,将之一一捏碎就可看出

  他残忍,凶恶,一言不合就要杀人,且身为开尘强者,凌驾于凝血之上,以其性格,此生所杀之人绝对不少……"苏铭看到玄轮的脸上,带着凶残之意,仿佛喜欢杀戮,热衷于厮杀,只是,在zhè凶残下,玄轮的神色中蕴含的那一丝无助,就显得格外的突兀.

  “我明白了……"苏铭低声自语,带着苦涩,他本就是一个很聪明的人,zhè四人神色与动作所表达的一切,融合在一起,他不会不明白,自己的答垩案是什么.

  “你最炫耀什么,实际上就是你最缺少的."

  “你最想让人知道你有的,实际上就是你最想得到的。"

  “玄轮残忍,凶恶,嗜杀成性,zhè是他炫耀的,也是让很多人知道的,可实际上,zhè正是他最缺少的,他或许杀人并不少,但zhè一切,是为了掩饰他的无助,他méi有安全感.

  他觉得自己méi有安全,需要用炫耀杀戮,需要让人知道他喜欢杀戮,知道他残忍威性,来掩盖他内心的害怕

  他需要残忍,所以他看到了残忍,他的内心害怕,渴望安全,所以他的脸上也露出了那一丝无助之意."苏铭苦涩的自语,他明白了.

  “南天最炫耀的,最想让人知道的,是他的心机,是他的聪明,可实际上呢,zhè也正是他最缺少的……

  他想要让人知道他心机深沉,可zhè也恰恰说明了,zhè是他渴望想得到的。"

  “丑怒名字里有一个怒字,为人表现出的,也是往往怒火连连,一触即怒之感,zhè是他炫耀的,想要让人知道……也是他渴望得到的,因为真正的他,很软弱,很懦弱。"苏铭望着丑怒愤怒的神色里,透出的恐惧,喃喃着.

  “我真的明白了,通过他们,我知道了我的内心."苏铭靠在一旁的岩壁上,苦笑的望着通道顶部的岩壁。

  “我总是冷漠,让自己平静,zhè正是我缺少的,是我渴望得到的……我总是不愿去想部落的一幕幕,用冷漠来掩饰,可zhè正是我内心里,最脆弱的回忆.

  我或许真的失去了一些记心……,在zhè条血路上我看到的虚幻,最后出现的那道目光还有那句话,为什么会让我很紧张,很在意,很害啊……或许,zhè正是我内心深处,最不想让人发现的……

  如玄轮的害怕,如丑怒的软弱."

  “那么,我最需要的,是什么……"苏铭自问,但很快他就有了答垩案,因为在他的脑海甲,在说出zhè句话的时候,浮现出了那道目光,与那一句话语。

  “你让我……很失望……"

  “原来,zhè才是真正的我……那么我想知道,那道目光,属于谁……他为何说出zhè句伽…………还有我失去的记忆,是什么.

  甚至……若我真的消失了一些记忆,那么有méi有可能,我的记忆也被人改过了……我想知道,有méi有……,……,"苏铭闭上眼,他的心在刺痛,还有害怕,他害怕的是乌山的一幕幕记忆,是不是被改动了,是不是也消失了一些,是不是,那是假的……

  他走过zhè条血路,有种被洗礼之感,仿佛一次蜕变与升华,zhè种感觉他还模糊,可却真垩实的存在.

  时间流逝,不知过去了多久,东方华不再哈哈大笑,而是整个人在一震之后,愣了半晌,默默地坐在了苏铭的身旁,低着头,神色茫然.

  丑怒也停止了低吼咆哮,愤怒的神色消失,化作了空洞,坐在一旁不知在想些什么.

  南天身子颤抖,慢慢睁开了眼,他的目中一片茫然,许久之后茫然散去,取而代之的是骇然与震惊,他深吸口气,猛的看向苏铭,他毕竟修为开尘,此刻恢复后,隐隐有了对之前的一些记忆.

  在他的记忆里,他模糊的感受到,z●hè些人里,苏铭仿佛与自己不太一样,似乎在记忆中,苏铭曾平静的站在自己面前,看着自己,那个时候的自己,méi有丝毫的反抗之力。

  南天心神震动,他不知道是否zhè是错觉,他宁愿想象zhè一切是◎自己幻想出来的,不是真的,但当他看向苏铭时,看到了睁开眼,平静的望着自己的苏铭的双目,南天身子一抖.

  “他变了……"南天呼吸略有急促,他说不清苏铭什么地方变了,但却有种强烈的感觉,此刻的苏铭,很可怕!

  zhè种可怕不是修为上的,也不是心机上的,只是目光,在南天看去,苏铭的目光里蕴含了一种居高临下,zhè不是刻意蕴含,而是一种自然而然的具备。

  他从未想象过,会有人只是看了自己一眼,只是一道目光,就让自己心跳加速,有种口干舌燥的紧张。

  “有事么?"苏铭轻声开口。

  ,,méi…………méi事……"南天第一次,在苏铭的话语下有了局促,连忙开口。

  苏铭不再说话,闭上了眼.

  玄轮复杂的看着苏铭,他是与南天同时清醒过来,甚至在感受上都极为相似,他也感受到了在之前自己沉浸在那种状态时,苏铭曾平静的看向自己.

  甚至方才苏铭望着南天的目光,玄轮也同样在看到后心神震动,呼吸有了急促.但他与南天还是有些区别,他觉得zhè一切是自己刚刚从方才的状态里苏醒才造成,不是苏铭变了,而是自己出了问题。

  但无论怎样,玄轮还是选择了沉默,盘膝坐下,一语不发。

  时间渐渐过去,一个时辰、两个时人……

  zhè通道尽头,始终寂静,东方华与丑怒也完全恢复过来,只是那如梦一般的记忆,在脑中却很难散去.

  直至十多个时辰流逝后,突然,整个通道猛的一震,闷闷的轰鸣声从上方遥遥传来,尘土飘落,仿佛zhè通道要坍塌了一样

  众人身旁zhè通道尽头的石壁,此刻幽光剧烈的闪烁,似出现了强烈的不稳,仿佛随时可以崩溃一般.

  zhè突如其来的变化,立刻让玄轮精神一震,凝神看去.一旁的南天也同样神色凝重,望着那石壁,内心有了渴望.

  zhè石壁,是一扇门,一扇通往邯山老祖□或闭关或坐化之地的门,zhè门数百年甚至更久,从未打开过。

  禁制的存在,断绝了外人的一切脚步,但如今,颜池部的大举到来,在外面不知以何种方法,显然此刻正尝试破开zhè禁制,冲入邯山老祖所在的□◇地方.

  闷闷的轰鸣从上方不断地传来,zhè石壁上的幽光闪动更加剧烈,映照的众人面孔,也都忽明忽暗。

  丑怒、东方华、玄轮、南天,全部都把目光凝在石壁上,等待外面颜池部破开禁制,此地的◆◆禁制也会随之散去的一剂那.

  唯有苏铭,还是闭着眼,不是他不想睁开,而是此时他脑海中,再次出现了那沧桑的沙哑声音

  “来……来……我等了你……很人……,很久……"

  ◎“宿……,命……"

  今天还是爆发!此为第一更,求yuepia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