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凝血第八层!


  “如今zhè里,应算安全了。”苏铭喃暇,将那黑色的面具收起,闭上眼,沉浸在了打坐之中。一晃数日,在诸多的南离散下,苏铭体内的伤势已经痊愈。

  他沉默了半天的时间,放弃了离开此地的念头,而是在zhè里居住了下来,红色草地向着四周蔓延十丈,将此地完全的覆盖后,隐藏了他的存在。

  时间慢慢流逝,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直至四个月后,苏铭始终没有外出太远,在zhè衬洞内,默默地以山灵散增加修为。

  zhè数月里,他时常与和风沟通,了解了很多事情,更是听着和风zhè几年的经历,引以为鉴。

  那片红色的草地,依旧还是十丈,尽管和风曾告诉苏铭,若是zhè片草地吸收了足够的血肉,可以增加范围,但zhè草地只要铺展开,就会吸收操控者的气血,那恐怖的吸收之力,远非常人可以承受,范围越大,吸收就越惊人,和风便承受bú了,所以很少使用。

  他还告诉苏铭,zhè块兽皮最早的时候所化草地,足有方圆十里,但那个时候,邯山部除了蛮公等有限的几人外,无人能承受那股吸收之力,几乎瞬间就会被吸尽气血而死。

  就算是蛮公等人,也施展bú了太久时间,直至岁月流逝,zhè兽皮所化草地慢慢枯萎,邯山部族人才渐渐可以更多人去使用,bú过也同样因为草地范围缩小,变的只能防护,没有了其它作用。

  bú过zhè一点倒是让苏铭很奇怪,他已经连续铺展zhè红色草地快一年的时间,但却从未遇到过此物吸收操控者气血之事,bú过此事苏铭只在内心思索没有询问和风。

  化作zhè片草地的那张兽皮,苏铭也问出了来历,此物果然如他所预料是邯山部的那位先祖遗物之一,只bú过因其吸收气血的恐怖,让人难以接受,慢慢也就被人忽略。

  且在苏铭巧妙的随意问询中,他发现了一个让他bú解的事情,那就是在铺展zhè兽皮化作红色草地的一瞬,他脑海中出现的幻觉,似乎和风从未经历过甚至仿佛在和风之前,一代代掌握此兽皮的邯山部族人,全部都是和风一样,bú然bú可能bú留下!些蛛丝马迹。

  “此事若非和风有所隐瞒,就…我与zhè兽皮所化草地,有些关””苏铭想bú出所以然,只有zhè两个答案。

  但他很是谨慎,没有去以寻找血肉来扩大zhè草地的范围,bú过心里却是对那邯山城深渊下当年坐化的先祖,起了兴趣。

  数月的时间,苏铭体内的血线,也增加了bú少,zhè与◆外界的危机有关但更多的,是zhè雨林深处的环境,那越来越浓的瘁气,使得苏铭气血运转,也受到了影响。

  他如今体内的血线,在运转之时,已然达到了三百七十多条,距离三百九十九条的凝血境第八层,已经○很是接近了。

  bú过山灵散的效果,此刻也已经很微弱,按照苏铭的分析,最多支撑自己再多增加二十条左右血线,便会完全失效。

  至于和风身体形成的药鼎,在zhè数月里也茁壮的成长,隐隐达了淬炼的要求,若非是还差一个兽骨与三株草药,便可寻死气淬炼了。

  雨林深处的生活,很是平静,苏铭从来到zhè南晨之地后,大多时候都是自己独自一人,也已经习惯了zhè种孤独的感觉。

  默默地修炼,直至在zhè衬洞内,又过去了三个月后,zhè一天,苏铭盘膝中其身体上血线达到了三百九十八条,他双目紧闭,身体上血光闪烁,几乎将zhè大树都穿透,若非是有红色草地遮掩,外面可清xī看见。

  时间bú长,在苏铭的身上,第三百九十九条血线蓦然而出,在其出现之后,苏铭的体内立刻爆发出一股强悍的气息,在zhè股气息下,他睁开了眼,目中一片平静。

  凝血,第八层。

  “四年……”苏铭喃喃,从他在南晨之地清醒,至今已经四年,皿年的时间,从凝血境第七层,达到了第八层,速度bú快,zhè里面有大半的时间,他都是在疗伤。

  “山灵散在一个月前,血线三百九十七条时失去了作用,zhè一个月,我bú依靠山灵散,缓慢的增加了两条血线,zhè才达到了凝血第八层……

  修行之路,的确艰难。”苏铭神色带着执着,感受着体内的气血磅礴。

  “药石之助毕竟有限,也无法长尖,山灵散失效,对我来说或许也是一件好事,可以从此之后,避开过于依赖!

  且我还有两滴蛮血,zhè两滴蛮血,应可让我的血线暴增一次!此后,便要寻一个地方,血尺叠燃!

  bú知zhè第五次叠燃,我的血线能增加多少……“对于血火叠燃的霸道,苏铭了解很是深刻,以往的几次,那几乎仅次于翻倍的增加,但同样,其艰难的程度与危险,也是极高。

  沉默片刻,苏铭从储物袋里,取出一个小瓶,看着小瓶☆,苏铭目中的冷漠融化,透出柔和与追忆。

  zhè小瓶,是当年阿公亲手给他,里面装着风圳蛮公荆南的两滴蛮血。

  握住小瓶,苏铭闭上眼,他忍bú住想起了阿公,想起了部落,想起了雷辰、小红与◇当年的一切,还有那雪地上,拉着自己的手,巧笑嫣然的娇影。

  “苏铭,在zhè雪中,我们走下去,是bú是会一路走到了白头……”

  苏铭身子一颤,脸上的那道疤痕似充血一样,越加的清xī,许久才慢慢的黯淡,他睁开了眼,目中死寂,没有了柔和,而是回归平静,只是那平静的深处,隐藏了无人看到的伤。

  “结束了……”

  苏铭低着头,打开手中的小瓶,放在嘴边一口喝下,有一滴蛮血滴落,在他的口中融化。他再次休会到了阿公的保护,怕他冲动喝下全部蛮血,故而每次,只能使用一滴。

  “阿公,苏铭bú再像小时候那么冲动了……”苏铭喃喃,运转体内气血,去吸收着一滴蛮血的力量,来让自己的血线,再次增加。

  时间一天天过去,一个月、两个月……很快,又是三午月。

  三个月后,在一天清晨,苏铭收起了脚下的红色草地,将两个骨种完成的骨头收入储物袋里,又将药鼎也同样放入后,走出了zhè衬洞。

  他没有回头去看,一步步向着远处走去,脚步每一次落下,都使得大地的淤泥颤动,似从苏铭体内传出的威压,可以让zhè些淤泥内存在的异虫远远避开。

  一年半的时间,苏铭如脱胎换骨,当初被逼逃入zhè里时,他身上有二百多条血线,但如今,在山灵散下,达到了三百九十九条,山灵散失效后,zhè三个月里,他把两滴蛮血全部吸收,如今的血线……

  “和风,你说的藏宝之处,还有○多远。”苏铭走在雨林内,每一步迈出,都有数丈之远,他穿着蓝色的长衫,行走间地面诸多奇虫避开,甚至附近一些古怪的花草与鸟兽,也都在那威压下,bú敢接近。

  “主人,从zhè里前去,大概需要半个月●的时间,那是我一处洞府所在,bú过很是隐秘,外人绝难发现。”在苏铭的脑海中,回荡和风带着恭敬的声音,zhè声音内除了带着恭敬外,还有惊疑,似对苏铭如今的修为变化,很是吃惊。

  苏铭神色冷漠,一路再bú说话,默默的行走了数日后,从zhè雨林的深处走了出来,随着其走出,瘁气渐渐稀薄,到了最后,已经完全散去。

  他可以看到bú远处,自己当年居住的疗伤山洞。

  玄轮bú在,寒菲子也已经bú在,zhè片雨林很大,出路更是四通八达,很少有人可以完全监控,且最重要的是,在和风被苏铭的烙印同化后,和风当年在玄轮与寒菲子身上留下的烙印,苏铭也可以感受得到,若是zhè二人接近,他可以提前发现。

  之前和风若非是听了寒菲子的话,一番计算后,借危机来开尘,也bú会让玄轮追到,从而落得如今的下场。

  正要走出zhè片雨林,去往和风所说的藏宝之地,忽然苏铭脚步一顿,他想了想,身★子一晃,起身来到了一颗大衬上面,盘膝坐了下来,双目闭合,烙印散开中,开始了打坐。

  对于苏铭的举动,和风能看到,颇为bú解,但他却没有打扰,zhè半年多里,他一直很小心,在他感觉,苏铭的心思,◇他渐渐有些越来越摸bú准了。

  日出日落,一天天过去,苏铭始终盘膝坐在那里,一动bú动,仿佛在等待着什么,和风越来越好奇,有几次想要询问,但想到zhè半年多里苏铭的阴沉,便忍住了。

  直至一个半月后,在zhè雨林内,有一个声音遥遥传来时,苏铭睁开了眼,嘴角露出了微笑。

  “前辈……前辈……”

  四更爆发,bú管月底双倍如何,只求在爆发时得到鼓励,zhè对耳狠狠重要,可以让我有再次爆发的底气,所以,请把yuepiao给求魔,给我爆发的信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