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邯山城的绝密!


  仓促出手,和风唯有一搏,他被苏míng的言辞点出了内心,不好判断对方是试探还是真的知晓,但此刻他没有时间去思索,而是提前发动了反击。

  他体垩内的这幽光已经准备就绪,此刻幽光一出,若是苏míng上当回头去看,那么必定难以躲开。

  但和风,小看了苏míng!

  苏míng根本就没有回头,在那和风出手的一瞬间,身体外月光蓦然降临,在身前形成了一道月光zhī幕,更是在他四周的那些无形的月翼zhī魂,将苏míng身体笼罩在内。

  那幽光小球刹那碰到了月光zhī幕,发出剧烈的闪烁中,其速略有缓慢,但此幽光是和风的临死反击,尤其是他此刻已然开尘,尽管虚弱不堪,可这最后一击的威力,却是不弱。

  光幕碎裂,这幽光穿透而过,落在了苏míng的身体上,但却诡异的,竟从苏míng的身躯内再次穿透,落在了远处的雨林里,没有声息传出,但那片雨林十丈范围内,却是瞬间成为了飞灰,如凭空消散一般。

  而此刻,那被这幽光穿透的苏míng身体,却是略有涣散,在其旁,再次出现了一个苏míng,随着其出现,另一个身影虚化,消失了。

  这一切都是刹那间发生,难免★让人目中出现错觉。

  “我最擅长的,是速度。”苏míng缓缓开口,看着百度求魔吧手打,耳根书迷官方yy:3943]那一脸难以置信的和风,向其一步步走去。在方才那一瞬,苏míng凭着提前的准备,◇凭着月光zhī幕的略作阻挡,将那幽光完全闪躲开lái。

  和风沉默,死死的盯着苏míng,他此刻已经绝望,已然不再掩饰,目中渐渐露出了狰狞与果断。

  “你既早看出我的准备,为何给我机会!“和风躺在那里,阴沉开口。

  “因为,我要的是一个将死的你。”苏míng走近和风,回答了他这个问题。

  “要将死的我?吃了亏后,心机长的到快,但你还是稚……”和风双目瞳孔收缩,狰狞的笑了起lái,他知晓今日必死,但死前,说什么也要将这杀自己zhī人拉着共赴黄泉,他唯独可惜的是,没有手刃玄轮。

  此刻正要不顾一切,将自身气血自爆,要知道他尽管虚弱,但就算是再虚弱,他也是踏入到了开尘境,体垩内气血就算是再黯淡,也存在了活跃,只要气血活跃,若豁了出去,也能自爆。

  可就在他要自爆的瞬间,和风的神色,顿时大变,这种变化,是他此番在苏míng面前从未出现过的,这种变化,代表了他的信念崩溃,其话语更是戛然而止。

  “这……这……怎么会这样……”和风面色惨白,如同一个要自刻zhī人,突然发现手中的刀成为了软绵绵的布条一般,他发现自己体垩内的气血,不但黯淡,更是失◇去了活跃,如同一潭死水,根本就无法让它们崩溃自爆。

  苏míng蹲下身子,看着躺在那里一脸茫然的和风,叹了口气。

  “在心智上,我比不过你,你从见我第一面就开始算计,直至如今。但最终,◎你还是遗漏了一点,就是这雨林的瘁气。

  “我zhī所以让你拖延时间,是因为担心逼的太紧,你会选择自爆,这样的话,我什么也得不到。

  这瘴气,你说话越多,脑中念头越是转动,心脏跳动越是加快,呼吸就会越加急促,吸入的也就越lái越多。

  若你体垩内气血大范围的运转也就罢了,可以抵消这或许在你全盛zhī时忽略的瘴气,甚至就算你在此地疗伤,因气血同样在大范围的运转,也不会被这瘴气所伤。

  但zhī前,你不敢这么做,小心谨慎,尽管凝聚了那一道幽光反击,可却吸入了太多瘁气,这瘴气的作用,可以让你的气血失去活跃,从而很难自爆。”苏míng望着和风,平缓的说道,他至始至终,都是体垩内气血运转,这一点,和风早就看出,以为是苏míng谨慎,却没想到,是因为这瘴气。

  和风苦笑,这一次的笑容,是真的。

  他望着苏míng,眼前有了模糊,但却强行让自己不昏迷过去,看着苏míng,他依稀间似看到了曾经的自己,但显然,眼前这个青年,比自己更加冷静。

  “死在你的手中,我和风无怨,可惜我百度求魔吧手打,耳根书迷官方yy:3943]的血仇,无法去报……我不知道你□的名字,就称呼你为许兄好了,许…“和风呼吸急促,坚定的意识如今也有了涣散,挣扎着咬了咬舌尖,让自己再次强行清醒。

  “许兄,求你帮我杀了玄轮,带着他的人头,回我部落祭祀亡灵。我会答应你一切条件□▲,你要将死的我,不外乎是炼制傀儡,此事我想若是我自愿的话对你好处更大,你承诺会帮我杀了玄轮,我和风自愿任你处置!!

  我不要求你现在就去杀他,只求你在修为足够zhī时,帮我达成此愿!“和风呼吸◎越加急促,喘息着,带着期待,望向苏míng。

  “而且我不会让你白做此事,我有重bǎo相赠!!玄轮zhī所以灭我部落,始终追杀于我,还有那寒菲子zhī所以会救我,正是因为这重bǎo!

  此bǎo我藏在了一处隐秘zhī地,不敢留在身上,且因我部落擅长烙印zhī术,就算是寒菲子也难以用蛮术知晓我的记忆,而且她与玄轮,又似不愿更多人知晓,这天地间,唯有我自己知道那隐秘所在,所以我才能在其★中游刃。

  既强得不果,他们二人便一个施ēn,一小追杀,本以为可以将我掌控在内,但他们小看了我和风!我早就看出他们二人绝非表面那样,而是联合起lái,故作玄虚罢了,但他们zhī间也有矛盾与猜忌◎,相互隐瞒,于是便给了我机会,我只需闯一次邯山链,便一眼看出他们的关系,那番做作,太假!

  在他们的身后,一个是颜池部,一个是普羌部,这两个当初的奴部,当我和风痴傻呢!

  他们算计我,我也在利用他们,若非是我需要借寒菲子相助进入十六暗魂组,成为他们的外围成员,我在这邯山城,还能得到更多的好处。”和风眼前已然模糊,这些话语他在心里隐藏了很久,今日在这绝望时仿佛解脱,在那脑海眩晕的感觉下,对苏míng一一说出。

  “许兄,我和风所在的部落,是一个小。部,族人只有不到二百,但很少有人知晓,我的部落,是数百年前占据了邯山城的邯山部暗中的分支,邯山部被三个奴部灭杀,但我们却存在了下lái。

  可如今,也只刺下了我一人……在我邯百度求魔吧手打,耳根书迷官方yy:3943]山部的传说中,邯山部的先祖,当初并非是这蛮族zhī人,其身份很是神秘,在这里定居,数千年后,形成了邯◆山部。

  所以我拥有区别于蛮术,察觉你气息的术法,这是祖先遗留下láizhī法,先祖更留下了几样重bǎo,赐予后辈族人,但有三件,被三个奴部当年抢走,还有一件,便是我所说的重bǎo!”

  苏míng望着言辞混乱的和风,听着其话语,渐渐的揭开了一幕缭绕这邯山城的神秘。

  “邯山城,它是属于我邯山部的,是我部的先祖修建,是我部创立,在邯山城邯山链下的深渊里,更隐藏了一个让那三小奴部渴望进入的地方。

  那里,是我邯山城先祖,坐化zhī地!“和风喃喃,望着苏míng,目中的期待,更浓了。

  “我不恨这三个奴部,部落的生生灭灭,弱肉强食此乃天定,我也不恨寒菲子,她尽管目的也是得到重bǎo,但却对我礼遇,我本也打算最终若实在不行,便将此物给她。

  我恨的,只有玄轮,是他杀了我的亲人,屠了我的部落,杀了他,答应我,帮…杀了他!!”

  苏míng沉默片刻,他淬炼夺灵散,不需要将死zhī人的意愿,甚至若有怨气,效果似会更好,但此刻,苏míng看着和风,点了点头。

  “若我修为足够杀他,我答应你,会帮你复仇!”

  “许兄,谢谢……”和风闭上眼了,喃喃了一句唯有苏míng听得到的声音,那句话里,告诉了苏míng他和风藏bǎozhī处。

  “我怀里还有一物,此物本有三个,被玄轮抢走一小,我送给寒菲子一个,这最后的,给你了……”和风说着,整个人昏迷过去,一动不动。

  苏míng抱起和风的身体,捡起地百度求魔吧手打,耳根书迷官方yy:3943]上的小瓶,没有在此地停留,向着远处急速而去,他没有离开这片雨林,而走向着深处●更远的方向,消失无影。

  在他想lái,相比手外面任何地方,这片广阔的雨林,或许是更安全zhī地,也是让玄轮返回时,检查最仔细,也最容易忽略的地方。

  身影于这雨林内闪烁游走,苏mín●gèngyuǎndefāngxiàng,xiāoshīwúyǐng。

  zàitāxiǎnglái,xiàngbǐshǒuwàimiànrènhédìfāng,zhèpiànguǎngkuòdeyǔlín,huòxǔshìgèngānquánzhīdì,yěshìràngxuánlúnfǎnhuíshí,jiǎncházuìzǎixì,yězuìróngyìhūluèdedìfāng。

  shēnyǐngyúzhèyǔlínnèishǎnshuòyóuzǒu,sūmíng脸上带着复杂,和风的心机很深,从其只言片语里,苏míng可以深刻体会,且这邯山城内,竟存在了这样的隐秘zhī事,也印证了苏míngzhī前的猜测,为何邯山城强者总是聚集,为何那三个部落长久吸纳客家。

  “和风……”苏míng暗叹,此人的算计,让苏míng几乎没有了丝毫选择,唯有按照其一步步指定的路线行走,若非是在危机zhī时,苏míng想到了数次进入那黑色碎片空间的方法,怕是如今处境难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