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刑!


  正文]第一百零九章 刑!

  ------------

  毕图此刻心惊胆颤,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世间的蛮族之人,竟有能具备两种蛮纹者,这在他看来,无法思议的同时,更是对那曾经此地骄阳之辈的墨桑,有了浓浓的神秘之感。

  尤其是那墨桑第二个蛮纹出现,竟杀戮了其第一个蛮纹所化之乌蟒,形成了这么一个让人心惊的可怕厉鬼般的单角兽头,其上那散出的如开尘般的气息,让毕图倒吸口气,头皮发麻立刻双手抬起,一指那本yù冲向苏铭的黑sè闪电。

  这黑sè闪电顿时改变方向,一闪之下直奔那黑雾缭绕的兽头而去。

  阿公站在半空,闭着眼,一动不动◆,他身前那巨大的兽头咆哮,黑气弥漫,使得tiān地yīn森,这是他最后的手段,yě是他隐藏很深的一个秘密。

  却见这黑气如烟丝扩散的兽头,在那咆哮中,冲向毕图,冲向那守护毕图而来的黑s◎2;闪电,这闪电发出了雷鸣巨响,刹那间临近此兽头。

  二者在这半空中,蓦然碰到了一起。

  轰轰之声回旋,那被黑气缭绕的兽头更有咆哮夹杂其内,其身的黑气,此刻大量的消散,那黑sè的闪电,于这兽头的眉心停顿,竟无法穿透进去。

  甚至在那兽头的咆哮中,竟继续向前bī近,使得那闪电,仿佛遇到了莫大的阻力,被bī的连连退缩。

  毕图面sè惨白,眼中充满了血丝,此刻是他这一生感觉最危急之时,眼看那黑sè闪电不断地退后,使得那兽头距离自己只有不到百zhàng的距离。

  毕图双手蓦然抬起,一指点在眉心,一指点在xiōng口其本就枯萎的身躯,此刻竟再次似祭献了血ròu与生命,他的头发本是黑sèdàn此刻却是瞬间成为了白发,脸上的皮肤更是有了干裂,身子范若遥遥yù坠。

  “只是接近开尘的气息,并非真正的开尘!“毕图一声低吼,随着其身躯的改变,那黑sè的闪电似获得了补充,蓦然的爆发出了滔tiān的黑芒,竟一下子庞大了数倍轰的一声刺入到了那来临的兽头眉心之内。

  远处的阿公,其身一颤,嘴角溢出鲜血,他的眉心士竟同样似出现了伤痕,与那兽头的眉心看起来,似一mō一样。

  那兽头咆哮,双目lù出奇异之芒,竟不顾那黑sè闪电的穿入,而是猛的向前一冲其头颅发出轰轰之声,黑气急速的消散间,那黑sè的闪电透进更多,dàn此兽头却是仿佛不知道痛苦,随着其冲出竟生生的将距离毕图的百zhàng范围,拉近至三十zhàng。

  此刻,那黑sè闪电有一半,进入到了这兽头的眉心,使得整个兽头有一道道弧形的黑sè电光游走,似随时可以毁灭。

  dàn那闪电,yě同样黯淡下来,仿佛那给予其威力的生机,已经供应不足。

  毕图嘴角流出黑sè的鲜血,他猛的抬起右手,一指点在其右目上,只见他的右眼顿时黯淡,似失去了生机,随之化作了一片白sè。

  在他右目成为白sè的一瞬,那黑sè的闪电立刻再次有了强力的黑光,轰的一声,几乎大半都穿透进入到了那兽头的眉心里,而此刻,那兽头距离毕图,只有十zhàng。

  远处的苏铭,他如今闭着眼,全身被无

  百度求魔吧手打,耳根书m&◆#237;官方yy:3943]

  数月翼所化的鲜血弥漫,那些鲜血以苏铭的身休为核心,渐渐凝聚在一起,似yù形成一个奇异的血像。

  随着其慢慢的形成,一股奇异的威压,在这血像上☆扩散开来。就在这时,那毕图神sè焦急,右手抬起一指其右tuǐ,碰的一声,他的整各右tuǐ赫然爆开,这是他祭献了右目后,再次祭献其右tuǐ,几乎就是他右tuǐ碎灭的瞬间,那兽头距离他已然不到五zhàng,dàn那黑sè的闪电,却是轰的一声完全的从这兽头眉心里穿过,更是从其脑后直接穿透而出。

  闪电的毁灭之力,使得这兽头双目顿时黯淡,急速的消散,dàn其冲击之势却似没停,直奔毕图而去,五zhàng、四zhàng、三zhàng……其速之快,在毕图一声惊恐的嘶吼中,瞬间就看不到了毕图之身。

  所能看到的,只有那将毕图遮盖的兽头,化作了一片淡淡的黑气,升空消散。

  阿公面sè苍白,睁开眼,其黯淡的目中,此刻有了期待,可这期待却是转眼化作了绝望,他喷出鲜血,在那兽头散去的一刻,整个人如被一股大力冲击,身子踉跄后退,最终落在了这乌山五座山峰的其中一座之上,倒在那里,挣扎的坐起。

  一声猖狂兴奋的笑声从那兽头黑气散开的地方传来,那是毕图的声音,他没有死!在方才的那一瞬,他甚至认为自己注定要被灭杀,dàn那兽头却是在他的身前不到半zhàng的位置,被一道突然从毕图体内散出的黑光阻挡,略一碰触,消散开来。

  “谁能杀我!!墨桑,你虽强,你虽有两个蛮纹,dàn你杀不了我毕图!“毕图气喘吁吁,内心一阵后怕,他知道若非是那黑衣神秘人临走前在他的体内留下了一股力量,那么在方才之时,他必然无法承受那兽头的来临。

  此刻他样子极为狼狈,失去了一只眼,失去了一条tuǐ,更是全身干瘦如柴,神sè灰败,dàn他却是仰tiān大笑着。

  “先杀了他,让你亲眼看着他死在面前,然后再收拾你这老东西!”毕图喘着粗气,抬起右手一指那漂浮在半空淡了很多的黑sè闪电,那闪电猛的一震,开始慢慢调转方向,看其样子,似在进攻前需先行锁定一般,故而每次都要进行调整。

  可就在这黑sè闪电调整方向,yù锁定此刻闭目的苏铭的一刹那,却见苏铭的双眼,猛的睁开,在他双目开阖的瞬间,他身休外的月翼鲜血轰然涌动,一个残破的血像,蓦然间出现在了这tiān地之内。

  此血像不大,只有四五zhàng之高,苏铭的身体如被镶嵌一样,在这血像的xiōng口处,这残像不是他凝聚而出,他的身体,只是提供了一小承裁,使得那些月翼能把全部之力通过他的身躯来凝聚于一起,从而才可在之前的一战中,达到能与毕图jiāo手的层次。

  这血像,样子透出一股古老之感,全身血光闪烁,dàn却没有头颅,它是残破的,仿佛没有足够的力量让其完整的出现在这tiān空下。

  dàn尽管没有头颅,可却有一股恐怖的气息在这血像上缭绕,其身似穿着铠甲,那铠甲同样血sè,整个人看起来,似屹立在这半空中的沧桑战魂。

  在它的身上,除了那恐怖的气息外,还有一股惨烈之意,似不甘心死亡的呐喊,在这tiān地间随着其出现而回旋。

  他的手中,有一把大斧,此斧一样残破不堪,dàn却有滔tiān杀机缭绕,隐隐间,似有无数哀嚎冤魂在那斧丰传出。

  这,是那无数的月翼记忆里,它们火蛮一族曾经的九大蛮像之一,曾是万责岁月前,被无数火蛮族人膜拜,甚至最终在火蛮蛮公的神通下,曾与其他八个蛮像一起,共

  百度求魔吧手打,耳根书mí官方yy:3943]

  战蛮神!

  他的头颅,就是被蛮神折下,它已经死亡了万古岁月,如今出现的,是那些月翼记忆里的画面,以他们的火蛮之血,凝聚而出的一个虚幻的残神。

  他的名字,叫做刑!

  毕图张开了口,今tiān这一战,让他震撼的事情太多太多,dàn他却没有麻木,因为这震撼的事情,是一次比一次让其心惊。

  没有头颅的虚幻血像残神,其xiōng口处的苏铭,目光一闪间,这残神其身猛的向前一步迈去,其一步之下,这tiān空似为之一震。

  dàn苏铭知道,这震动是虚幻的,此残神的出现,是那些月翼的记忆凝聚而出,他或许真的具备强大的力量,dàn他已经死亡,更是虚幻,故而能表现出来的力量,极其微小。

  且更重要的是,在这残神出现的瞬间,苏铭就立刻感受到他正快速的消散,其存在的时间,最多yě就只有数息而已。

  数息过后,此残神将散去,代价是所有的月翼全部死亡,到了那个时候,他苏铭将会被打成原形,更因伤势的无法压制,将会反噬,不dàn再没有与毕图jiāo手的资格,甚至其自身都将危机。

  苏铭目光闪动中,这残神一步迈去间tiān地震动波纹扩散,竟一步之下临近了那骇然的毕图面前,手中大斧猛的抬起,就要一斧斩下。

  就在这时,那黑sè的闪电呼啸而来,直奔这残神。

  毕图更是身子颤抖,他此刻感受到的危机,超过了之前面对墨桑的第二个蛮纹所化兽头,让他有种来自灵魂的恐惧,他没有丝毫迟疑,他清楚的知道,此刻的自己dàn凡有那么一丝的停顿,代价都将是彻底的死亡,形神俱灭。

  所以他毫不迟疑的一指点在左tuǐ的同时,咬牙全身弥漫了大量的血线,那些血线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月翼图腾,dàn此刻这图腾却是轰然散开,使得那些血线无法在凝聚,这赫然是他,在这生死危机的关头,选择了牺牲其开尘境,哪怕此后修为将会跌落,yě总比死在这里强。

  随着其开尘蛮纹的轰散,那黑sè闪电刹那爆发出了其最强烈的黑光,临近这残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