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不能!(第三更求推荐!)


  凝血境第七层,所需血线最底数为二百四十三!

  如今的速度,其血线已然达到了二百二十四条,距离凝血境第七层,只差十九条!这种攀升的速度,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极为惊骇之事,这与苏铭在攀爬风圳山时的修为提高不一样,毕竟在那风圳山上,苏铭是以心动入微的方式,看似提高了很多,但实际上却依旧遵从着循序渐进的原则,一点一点的增加着血线。

  可如今,却是截然不同!此刻的苏铭,其体内的血线是强行的提升,是以那大量的罗云汁液生生轰起,更是在罗云叶吞下到了极限后,tā强行吸收了一滴开尘蛮血。

  以这样的方法生生提高修为,除了tā苏铭,但凡一gè有理智的人都绝不会这么做,毕竟这种事情,对自身的伤害,是致命的!否则的话,岂不是很多人都会以这种方式去让自己修为变强。

  但tā苏铭,还有别的选择么……要么忍下,不去考虑部落的安危,不去考虑族人的死活,不去考虑阿公是否还能回来,不去考☆虑tā的家或许正面临着灭族。

  不去考虑任何事情,只在意自己的安生,留在这里,默默的等待,或许有煎熬,或许有mí茫与苦涩,但却不会有生命危险。

  这么做,或许,是正确的,这也是阿公给t●ā指出的道路。

  毕竟在很多人眼里,tā苏铭只是一gè弱者,回去只是送死,能起到什么作用。

  可苏铭不允许自己选择此路,tā之前一切的变强,都是为了部落,tā的xìng格也有懦弱,但这懦弱隐藏的很深,且遇到如今这样的事情,这懦弱立刻消散,取而代之的,则是tā苏铭的坚定与执着!

  从小到大,部落里的人对tā大都很是和善,那里有tā的朋友,有那一gègè熟悉的族人,有少年时照顾tā生活的族中阿妈,有教tā牙牙学语的阿公与那些族中的善良的族人,还有tā十六年的点点滴滴,tā做不到无情无义。

  tā不能明明知道部落存在了危机,可自己却为了苟且偷生而无动于衷,tā做不到明明知晓族人们或正面临生死而自己却退缩不前,tā更是做不到在部落甚至很有可能面临灭族之时,还一gè人默默的等待。

  tā是一gè少年,一gè不到十七岁的少年,tā也害怕死亡……tā也不懂什么大道☆理,但tā明白,部落是tā的家!

  如今家园危机,tā绝不能,绝不能不闻不问,哪怕死,tā也要死在守护家园的战争中!

  这,就是苏铭。

  tā或许冲动,导致了疯狂,或许tā的疯★☆理,但tā明白,部落是tā的家!

  如今家园危机,tā绝不能,绝不能不闻不问,哪怕死,tā也要死在守护家园的战争中!

  这,就是苏铭。 lǐ,dàntāmíngbái,bùluòshìtādejiā!

  rújīnjiāyuánwēijī,tājuébúnéng,juébúnéngbúwénbúwèn,nǎpàsǐ,tāyěyàosǐzàishǒuhùjiāyuándezhànzhēngzhōng!

  zhè,jiùshìsūmíng。

  tāhuòxǔchōngdòng,dǎozhìlefēngkuáng,huòxǔtādefēng狂在很多人看来,是无法理解的,是需要质疑的,但这一切,是tā骨子里存在的,tā早就把乌山部,当成了自己的家啊。

  tā的家在受到危机,tā的朋友在面临生死,tā的阿公很可能再也看不到,tā的那些幼年长大始终善良的家人们,似在哭泣,tā……能不疯么……

  苏铭仰天嘶吼,全身颤抖中,那体内不断被tā吸收的蛮血,正快速的融入其气血内,在那入微操控下,疯狂的散开,使得其体内的血线,再次有了要攀升的迹象。

  苏铭双眼一片血红,神色狰狞,那可怕的样子透出的疯狂,使得如今的tā看起来仿佛厉鬼,随着体内血线的磅礴,一股强大的力量涌现苏铭全身,让tā的嘶吼回荡,从退后中再次猛的冲出,这一次,tā不是用头,不是有拳,而是用tā的身体,用tā的肩膀,去撞那被封印的门。

  轰的一声,苏铭整gè身体猛的撞在那房门上,此门一震,外面那封印形成的冰雪蛮像,再次出现了数道裂缝。

  但这道封印禁锢是阿公墨桑布下,岂能轻易被苏铭打开,阿公的目的非常明确,就是要限制苏铭的脚步,不让tā走入危险,而是在这里等着!

  但,阿公算错了,tā没有想到,苏铭竟有如此决心,竟为了走出这里◆,做出了如此疯狂之事,这一点,就连阿公也都没有预料到。

  tā只猜出,苏铭会不甘心,但以苏铭的修为,走不出这房间!在阿公的眼里,苏铭,永远都是一gè孩子。

  苏铭眼中流下泪水,那泪与血■融合,使得看起来,仿佛血泪一般,但苏铭还是没有放弃,tā退后几步,再一次向前猛的冲去,轰鸣不断,苏铭发狂的嘶吼,用身躯撞击着那房门。

  在这撞击中,tā体内的血线再次增加,二百二十七条,二百三十一条,二百三十三条!

  轰轰轰轰!!那整gè房间震动,似要崩溃一般,仿佛此刻这房间化作了一gè牢笼,其内封印着一尊强悍的野兽,但此刻,于这野兽的挣扎中,此牢笼要无法承受一般,那房门上的冰雪蛮像,此刻裂缝越来越多,大量的雪落下,似随时可以爆开,但却依旧还是存在!

  “我要守护部落……”苏铭的眼前已然模糊,神智有了不清醒,但在这模糊与不清醒里,却是蕴含了惊人的执着,tā喃喃中,嘴角溢出鲜血,再次撞击而去。

  轰鸣回荡,苏铭身体的血线因这撞击,因其体内正快速吸收的那第蛮血,又一次增加,从二百三十三条,变成了二百三十七条!

  “我要回到部落……”苏铭不顾一切,又一次撞在了那房门上,轰鸣之声已经回荡了许久,那房门的裂缝,被生生的扩大了不少,整gè房门如今全部都是鲜血,那鲜血,属于苏铭,那鲜血,代表了苏铭的执着!

  “我要为部落而战!!!”苏铭大吼,再次撞了过去,更是用头,猛的一压,轰在那房门上的一瞬间,苏铭体内的血线直接从二百三十七条轰然而起,达到了二百四十三条的一刹,苏铭的体内涌现出了一股突破的磅礴之力。

  这股力量,是凝血境第六层突破踏入第七层时的爆发,此力在苏铭体内涌现,顺着其身体的撞击,完全的轰入那房门上。

  轰鸣之音惊天,却见那房门猛的震动,但听咔的一声,此门生生被推开了小半,其外那冰雪蛮像,更是砰然碎开了很多,大量的雪溅出■,使得此蛮像看起来,已然残破不全!

  但那股禁制封印的力量,却是依旧还在,只不过,似到了其封印的极限!

  苏铭嘴角溢出鲜血,身子踉跄退后,猛的抬头,其体内血线二百四十三条爆发出滔天血光○,在那血光里的速度,全身充斥了带有暴虐之感的气息与威压,此刻的tā,已然从那凝血第六层,直接迈入到了第七层内!

  凝血境,第七层!

  从第七层进入第八层,则需三百九十九条鲜血,一旦踏入第八层,则代表成为了凝血中期巅峰之蛮!再迈出一步,踏入第九层,便可称之为凝血境后期!

  要知道整gè乌山部落里,就苏铭所知晓的,瞭首与山痕,都是凝血境第八层,至于族长,其修为要超出这二人,苏铭猜测,即便不是凝血第九层,也要无限的接近。

  由此可见,凝血第八层的强大,同样也说明了,其下第七层的稀少!整gè乌山部,凝血七层之人不是没有,但那有限的几人,都是如族长那一辈,如今大都是猎队的副魁首。

  小辈之中,此刻的苏铭,当之无愧为乌山部第一人!尽管,这是tā不顾存在了致命的危机,强行提升而来,且非常的不稳定。

  但苏铭不在乎了,tā看到了希望,看到了那房门的震动,看到●了其外那封印形成的冰雪蛮像的残破,此刻又一次的冲出,轰在那房门上。

  可那房门尽管似要被轰开,其外那冰雪蛮像更是残破不堪,但任凭苏铭如何去撞击,在那不断地轰撞中,却是依旧没有破开,显然,以凝血★leqíwàinàfēngyìnxíngchéngdebīngxuěmánxiàngdecánpò,cǐkèyòuyīcìdechōngchū,hōngzàinàfángménshàng。

  kěnàfángménjìnguǎnsìyàobèihōngkāi,qíwàinàbīngxuěmánxiànggèngshìcánpòbúkān,dànrènpíngsūmíngrúhéqùzhuàngjī,zàinàbúduàndìhōngzhuàngzhōng,quèshìyījiùméiyǒupòkāi,xiǎnrán,yǐníngxuè境第七层的修为,想要破开阿公的这封印,不是不够,而是还差那么一丝!

  但如今,已经是苏铭的极限了,且那天空风雪弥漫,不见明月,这样的天气,tā也不可能借月光之力,再次血火叠燃!

  虽然那风雪如今已经有了弱下来的迹象,似过不了太久,便会停止的样子,到了那时,或许天空的月还是会显lù出来,但若是等下去,时间的流逝所化的折磨,是苏铭无法接受的。

  tā如此疯狂,就是为了用最快的速度走出这gè房间,要用tā的极限之速,回到部落里,若是耽搁下去,tā不敢去想那或许会发生的灾难……

  眼看那房门始终无法彻底打开,苏铭目中有了绝望,tā身子踉跄的后退,脸上lù出了惨笑,但tā还没有放弃,在一声凄厉的嘶吼下,苏铭全身二百四十三条血线不断的随其体内气血运转而动。

  “心动入微……心动入微!!”苏铭神色狰狞,tā在风圳山感悟出的这入微操控之法,于此刻,完全的爆发出来,却见其身体上的二百四十三条血线,一条一条消散,二百一十五、一百八十六、一百六十二……直至九十三、七十五、四十七……

  最终,当tā全身的血线一一消失,只剩下了一条之时,苏铭抬起了头,双目lù出让人感觉可怕的执着。

  “阿公……你阻止不了我回部落!”苏铭慢慢闭上了眼,片刻后,在tā猛的睁开的一瞬间,却见其身上那只剩下一条的血线,突然以极快的速度,持续xìng的散发出越来越强的红芒!

  这哪里是一条血线,随着其红芒越来越强烈,这分明是苏铭以入微操控之术,在这一条血线里,不断地重叠出现了更多的血线,几乎瞬间,那血线的红芒似达到了极致,这血线看似一条,但实际上,这是二百四十三条血线重叠在一起!

  这,才是入微的爆发!

  “我要回部落,我苏铭生是乌山部落的人,死,是乌山部落的hún!!”苏铭握紧了拳头,其体内那二百四十三条血线重叠所化的一条,在那血光中,似扭曲蔓延起来,直奔苏铭的右拳而去。

  ---------

  这是第三更,但三更不算爆发,还有第四更,正在写,求推荐!!!今天的推荐票,能到7000么,亦或者超过7000?

  C@。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