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凝血境第五层!


  sū铭双目蕴含了灵动与光芒,在这月夜里,在这整个高山上没有任何人挪动分毫的时刻,他迎着那山顶的qiáng大威压,蓦然抬起了脚步,向前一步步走去。

  第八十处台阶,八十一、八十二……

  高山的威压,在这深夜里比之白天qiáng大了数倍之多,且越是向上这股威压就越是惊人,但也正因为此刻是月夜,属于sū铭的月夜,在sū铭的前行中,那天幕上的明月散发出皎洁的光芒,看起来没有sī毫出奇,但却有那么一sīsī任何人都无法察觉的月光,从天降临而来,融入sū铭身体内,使得其双目瞳孔中的淡淡月影,慢慢清晰。

  一sīsī清凉之气在sū铭体内流转,使得sū铭迈步中,速度越来越快,八十七、八十八、九十三……很快,sū铭就踏在了那九十九处台阶上。

  在他的右脚落在此处台阶的一瞬,sū铭全身一震,一股股气血的热流在其体内轰然爆发,使得其身体轻微颤抖之时,立刻在其身上出现了五◎十二条血线,那五十二条血线似扭曲起来,仿佛组成了一个奇异的图案。

  sū铭脚步一顿,仰天发出了一声低吼,其吼声不高,只能在四周回荡,蓦然间,在他的身上,出现了第五十三条血线!!

  这条□◎十二条血线,那五十二条血线似扭曲起来,仿佛组成了一个奇异的图案。

  sū铭脚步一顿,仰天发出了一声低吼,其吼声不高,只能在四周回荡,蓦然间,在他shíèrtiáoxuèxiàn,nàwǔshíèrtiáoxuèxiànsìniǔqǔqǐlái,fǎngfózǔchéngleyīgèqíyìdetúàn。

  sūmíngjiǎobùyīdùn,yǎngtiānfāchūleyīshēngdīhǒu,qíhǒushēngbúgāo,zhīnéngzàisìzhōuhuídàng,mòránjiān,zàitādeshēnshàng,chūxiànledìwǔshísāntiáoxuèxiàn!!

  zhètiáo血线的出现,代表了sū铭从凝血境第四层突破,踏入到了凝血境第五层!!

  从其身体内,在这一瞬间有闷如雷霆之声,向着四周回荡开来,形成了一连串轰轰之声,此声似被两旁的黑雾吞噬,不知传向了何处。

  就在sū铭从凝血境第四层突破,踏入第五层的刹那,在距离他不算太近的高山另一条台阶小路上,瘫坐在那里,一边嘀咕,一边准备休息的宸冲,忽然身子猛的一个激灵,下意识的转头看向身侧的黑雾,他的耳边有阵阵闷声轰鸣回荡,这声音,他熟悉!

  “这……这……这该死的,竟然有人在这里突破了!!!”宸冲呆了一下,目中露出无法置信之色,脸上的肉微微颤着,他从未听shuō过历次的大试第一关里,有人修为突破之事,此番,可以shuō是首次!

  使劲揉了揉眼睛,他似觉得不对,连忙又揉了揉耳朵,侧着头仔细去听,却见其耳朵诡异的动了几下,瞬间成为了红色。

  这宸冲自小就天生禀异,其最qiáng□的便是双耳,就算是距离很远,其他人什么也都听不到,但他却是可以清晰的听闻入耳。

  这一项本事,他自小就擅长,尤其是如今随着修为的提高,越加的qiáng大起来,让他平日里颇为得意。

  此★刻听着听着,宸冲脸上有了苦涩,更有不忿之意存在。

  “他***,这是什么运气,竟然在这里修为突破!!老天,为什么这样的事情不能让我遇到呢……”宸冲长吁短叹,颇为羡慕嫉妒的样子。

  那闷闷的轰鸣之声,除了宸冲因其耳的禀异听到外,其余之人,大都无法感知,唯有距离sū铭极近的那黑山部毕肃,他正盘膝坐在那上方的台阶上,此刻猛的睁开眼,露出诧异,回头看向身后的雾气。

  “有人突破了!”毕肃神色阴沉,他想起了之前听到的那些血线增加时的声响,联想起来,目光一闪间,却是也没有太过在意。

  但却拿出了令牌,查看了其内的名次变化,几乎是第一眼,他就看到了在几乎所有人的名次与台阶数不动的情况下,那一个飞跃的名字!

  此刻,在那高山外的广场上,因sū铭的一动,掀起了一场极大的风暴哗然,几乎所有的人,都把目光凝聚在了那几个雕像的排名里,属于墨sū的那一行。

  这漆黑的夜,以往的第一关,所有人都会休息,高山内如此,广场里也是这样,但这一天夜里,却是与以往大为不同!

  这一切,都是因为那如今正在飞快攀升的一个排名!

  “动了!!九十九阶,从七十九一口气▲攀升到了九十九阶,此人之前就是这样,似休息足够后,就疯狂的攀升起来!!”

  “他叫墨sū,我记得此人!!他本来是最后一名,之前似爆起,冲入到了一百一十九名,后来又停止了,掉落到了一百二十三名!○

  “你们看,他现在的排名是一百一十三……不对,一百零九、一百零……第一百零一名!!竟进入到了一百零一名,此人厉害啊!!”

  “哈哈,今天夜里,没想到能遇到这种事情,好,看看这墨sū,到底能闯入到多少名去!”

  整个广场哗然之声四起,议论之言无数,甚至比之白天时还要热闹的样子,就连一些本不会去在意一百之后名次的族人们,此刻也是纷纷睁开眼,看了过去。

  历代的大试里,几乎没有人会太过在意那末端之人,往往都是把目光放在前五十,甚至前三十乃至前十以及前三之选。

  可这一次,却是极为不同,罕见的,出现了一个让此地之人如此议论的排名。

  不过,别看这些人★如今在热烈的议论与哗然,在目不转睛的看着那排名,可实际上,这里没有人会太过重视,在他们看去,这叫做墨sū之人,只不过是大家在夜晚之时,在其余参与大试之人都停歇后,寻找的一个打发时间的乐子罢了。

  一旦天明后,其他的参与大试之人动了起来,他们就会自动的忽略墨sū,毕竟与那些天骄一比,墨sū无论是台阶还是排名,都难以比jiào。

  甚至此刻sū铭的异动,也引起了那高山上诸多的参与者的在意,他们大都在休息时,看着手里的令牌,尤其是那些排名靠后者,不免有些紧张,可那些排名在前列之人,则是扫了一眼后,就大都不注意起来。

  乌拉很是紧张,她坐在第一百一十二处台阶上,睁大了眼睛盯着手里的令牌,她对这个叫做墨sū之人极为在意,之前就是此人一口气从末端冲了上来,让乌拉感受到了很大的压力。

  “我努力了一天,咬牙走到现在,终于闯入到了第一百名,这该死的墨sū,他到底是谁,怎么这样呢,如今是大家都休息的时候,而且月夜威压增qiáng,他干嘛这样!!”乌拉咬着唇,紧张中更有委屈。

  不过等了半晌,却见那徘在一百零一名的墨sū,似没有其他的变化,仿佛又停下来后,乌拉这才略松了口气。

  “他已经到了极限了……”

  雷辰此刻盘膝坐在第一百三十五处台阶上,望着手里的令牌,也在看那叫做墨sū的名字,不过他的神色却是有些不同,似在沉吟。

  与此同时,那在二百零六处台阶的北凌,同样看了一眼令牌内的排名,不过却没太在意,在他想来,此人只不过是哗众取宠罢了,白天不走,偏偏夜里前行,明显是为了吸引他人的注意。

  “雕虫小技!”北凌冷笑。

  同●样是在二百零几处,低于北凌的乌龙部司空,如今皱着眉头,手中的令牌排名他这一天已经看了很多遍,一直在寻找那sū铭二字,可却怎么也没找到,至于那攀升的墨sū二字,已然被他自动忽略掉。

  在他看来,◎sū铭的排名,应该与自己相差不多才对,不可能落在一百之后,若真是那样,他很难接受自己败在了这样的弱者手里。

  另外一条台阶小路上,白灵坐在一百三十多处台阶上,抬头看着月亮,她没有去看排名,而是神色带着茫然,不知在想些什么。

  广场的众人,也在等了半晌后,不见雕像上排名里处于一百零一位的墨sū再有变化,一个个神色露出失望,但也有释然,似这一切早就在意料之中。

  那些各个部落的首领,也都慢慢收回了目光,不再去看。

  乌龙部的老妪,缓缓闭上眼,她至始至终都没有去看,似这一切对她来shuō,没有sī毫兴趣。

  黑山部的族长大汉,则是嘴角露出讥讽,他唯一关注的,就是毕肃,若还有的话,或许便是那排在第一的叶望了。在他看去,毕肃的对手,只有这个叶望!

  又过了一会儿,见那墨sū还是没有变化,广场上的议论渐渐散去。

  “此人明显是积攒了力气,专门挑选这深夜里其他人不动的情况下突然发起,想来也是知道自己本不会引起注意,不如用这个方法,让自己有些名气。”

  “不错,这个方法倒也聪明,最起码我如今记住了他的名字,倒是想看看此人是谁。”

 □ “算了,都休息吧,明天才是关键,shuō不定前五十的排名还有变……啊,动了,动了!!”就在那股之前的激烈将要散去的一瞬间,突然一个声音带着惊奇,在这四周回荡。

  却见那排名中的墨sū,其名次●又一次的攀升,其名字后的台阶数,更是以一种让此地之人无法置信的速度,疯狂的增加。

  一百阶、一百零三、一百零七、一百一十二阶……

  --------

  亲,别忘啦推荐票~~~又可让自己加分又可让耳根满足,这种利人利己的事情,要多多益善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