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敌意!


  时间就在苏铭这淬散与修行中一天天过去,xiǎo红在数日后于苏铭打坐时,带着一片de疲惫,甚至就连全身de毛发也都黯淡下来de样子,回到了溶洞里。

  只不过它虽说疲惫,可神色却是带着回味与得意,不断地闻着自己de右爪,在那里如傻笑一般呲牙咧嘴。

  在xiǎo红回来之时,苏铭双目微微睁开,看了那xiǎo红一眼,不由得想到了他数日前所看de一幕,脸上de表情有了不自然。

  xiǎo红也察觉到了苏铭de目光,转身望着苏铭,立刻跑来,伸出右爪,带着其得意,又露出想让苏铭闻一下de神色,似乎觉得好东西,应该大家一起分享才对。

  苏铭哭笑不得,不再理会xiǎo红,再★次沉浸于修行之中。

  加上之前de那些时日,一个月de时间很快过去,距离阿公与他约定de去往风圳部落之期也随之接近。

  在这段时间里,苏铭消耗了所有de罗云叶,也只能成功de淬炼出了一◇粒山灵散而已,此散de失败率,成为了苏铭颇为抑郁de事情。

  好在除了山灵散外,他在修行上还算顺利,这段时间在他de修炼下,把凝血境第四层完全de稳固下来,更是多出了两条血线,达到了四十九条,他慢慢de也接受了这火蛮之术de奇异。

  只是越是往后,血线de凝聚就越是艰难,最近这几天,任凭苏铭如何修行,也已经无法再多凝聚出来,他明白,这与自己无法完成第三次血火叠燃有关。

  除此之外,苏铭更是在夜里明月出现时,按照那来自心中de感觉,去多次尝试操控月光,不过效果不算明显,似他所能控制de,只有那me一丝,无法再增多。

  可尽管只是一丝月光,但在苏铭de手中,却是锋利de难以置信,比之那骨角,更为惊人,且最重要是,这一丝月光xiǎo红看不到,以此分析,苏铭可以略有确认,除了他自己,外人无法察觉。

  这一天清晨,苏铭从盘膝中站起,看了一眼溶洞四周,略一沉思后便把那荒鼎挪开放到一旁,他不知道自己这一次去风圳部落要多久,要做一些准备。

  在这溶洞de岩壁上,有无数条形细微de沟壑,密密麻麻,那是这段日子来,苏铭操控那一丝月光造成。

  整理了一番,苏铭走出了这溶洞,xiǎo红早就醒了,见苏铭要走,连忙跟在其后,出了溶洞时,它索性坐在了苏铭de肩膀上,懒得自己下山了。

  “可惜山灵散太难淬炼……那第二扇门上,山灵散de图案下有八个xiǎo孔,显然需要献出八个……不知要到什me时候才可以在保证自己修炼下,积攒出八个山灵药石……

  更何况,那第二扇门de开启,还需一种叫做南离de药石……此药石所需de那些草药,我从未见过,好在有阿公给我de图简,那里面倒是有些介绍。”苏铭站在溶洞外,看着远处天地间de初阳,口中呼吸着带着清凉de寒气,喃喃自语。

  “唯有具备了足够de这两种药石,才可以开启那第二门……不过好在最后一●种叫做纳神散de药石似没有必须淬炼de要求,不过越是如此,倒也越是说明这纳神散de珍贵!”苏铭沉吟间,他肩膀上dexiǎo红似有了不耐,抓着苏铭de头发,连连嘶叫。

  苏铭伸手拍了xiǎo猴头☆一下,身子向山峰下猛de一跳,寒风呼啸,吹动其全身衣衫与头发,更是让那xiǎo红死死de抓着苏铭de头发,嘶吼不断。

  苏铭笑声回荡,身子骤落间右手在旁边岩石一抓,略稳身子后,再次下沉,以他如今de修为,没过多久便在这疾驰中,下了黑炎峰。

  山林内de积雪yī旧,踩在上面很是松软,苏铭身子一晃,向着远处跑去,他本打算立刻回到部落里,但前行中在一条岔路上,却是脚步顿住,犹豫了一下。

  xiǎo红始终坐在苏铭de肩膀上,似觉得这样颇为舒服,更是不断地闻着右爪,不断地陶醉着,此刻看到苏铭停下,略有诧异。

  右侧de道路,是回到部落de方向,至于左侧……苏铭望着那里,这□条路,通往乌lóng部落。

  “去看看也好……xiǎo红,你见过白灵me?哦,对了,你没见过,要不我带你看看去?”苏铭低声嘀咕。

  xiǎo红睁大了眼,挠着脸上de毛发,没有吱声。

  “好吧,既然你想看看她,我就带你去远远看一下好了。”苏铭似找到了一个让自己前行de理由,笑着又拍了下xiǎo红de头,在xiǎo红露出不满之色时,向着那左侧de路径疾驰而去。

  黄昏之★时,远处de太阳散发出近似红一般de光芒,化作了夕阳欲落,苏铭来到了那他当初与白灵告别de地方,蹲在这里,他可以看到那乌lóng部de轮廓,看到其内de乌lóng部族人走动,只是却看不到那白色de身影。

  许久,苏铭沉默,他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me,只是感觉白灵很漂亮,是他从xiǎo到大,见过de最漂亮de女孩子,他想要多看几眼。

  犹豫了一下,他默默地坐在那里,没有轻举妄动,而是看着天色,当那夕阳渐散,似快要黑下来时,他目光一闪,起身向前走了几步后,快速前行,但却保持着警惕,慢慢接近那乌lóng部落,只是他又不能太过接近,毕竟这里不是乌山部,一旦被察觉,会有危险。

  虽说他们乌山部与乌lóng部落没有如黑山部那样de夙仇,但却也并非安平,若在野外遇到,往往都有敌视,更不用说如苏铭这样,在乌lóng部落外徘徊了。

  “唉,不该这me做。”苏铭一边嘀咕着,一边悄然前行,在距离乌lóng部还有千丈范围时,他停止了脚步,对于从xiǎo在部落里长大,更是少年时便独自一人去乌山采药,甚至还有那me几次见到了黑山部之人de苏铭来说,谨慎,机警,伴随着他de成长,已经成为了一种本能。

  他见过太多de血腥,尽管那大都是部落里de猎队抓回来de野兽,但作为一个孩童,在生长de岁月里也同样耳熏目染一般,更何况他杀过人!

  这一点,就连雷辰都没有经历。

  所以哪怕他此刻内心鬼使神差de想要看一眼白灵,但他潜意识里de本能,yī旧让他选择在快要天黑时,更是谨慎de在一千丈外,停下脚步。

  蹲在那里,他遥遥de看了一眼乌lóng部落后,目中露出了果断,再没有丝毫de迟疑,他蓦然转身,快速de远离这乌lóng部落。

  但就在他跑出几步de瞬间,苏铭忽然全身汗毛竖起,一股比之他当初遇到那两个黑山部蛮士还要强烈de危机感,轰然涌现。

  他身子在跃起中,不假思索de猛de扭曲,双手抱头,整个身子缩成一个球般,把xiǎo红搂在怀里,整个人似在半空一顿。

  就在这一刹那,一声尖锐de呼啸惊天而起,却见一支足有三丈之长de巨大长矛,如闪电一般从乌lóng部落巨木栅栏上蓦然而来,从苏铭de身旁猛de一冲而过,落在了地面上,发出了轰de一声巨响,使得地面一震,雪花崩溃爆开。

  掀起了一股气浪,向着八方扩散,好在苏□铭de警觉让他提前避开,在那气浪de卷动下,其身一晃,落地后向着前方展开全力疾驰。

  “想走?”一声冷哼从远处传来,却见一个穿着粗麻衣衫de青年,披着长发,目露凌厉之色,正迈步追来。

 ▲□铭de警觉让他提前避开,在那气浪de卷动下,其身一晃,落地后向着前方展开全力疾驰。

  “想走?”一声冷哼从远处传来,却见一个穿着粗麻衣衫de青年míngdejǐngjiàoràngtātíqiánbìkāi,zàinàqìlàngdejuàndòngxià,qíshēnyīhuǎng,luòdìhòuxiàngzheqiánfāngzhǎnkāiquánlìjíchí。

  “xiǎngzǒu?”yīshēnglěnghēngcóngyuǎnchùchuánlái,quèjiànyīgèchuānzhecūmáyīshāndeqīngnián,pīzhezhǎngfā,mùlùlínglìzhīsè,zhèngmàibùzhuīlái。

  苏铭前行中回头一望,其目中闪过一丝寒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