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六百六十二章 第六百六十二


  超 快 更 新:  随时享受看书的乐趣!

  这三人,一名面容沉稳、身着乌衣,一名锦衣锦袍、目光轻浮,最后则是一名三十许岁、风韵犹存的妇人。(全文字小说阅读,尽在ωωω◇. ( )

  “原来是碎魂前辈门下的询师兄啊。这可真是巧啊。”柳姓女子一见这三名碎魂真人的门下弟子,立刻嫣然一笑的说道。

  但对面的乌衣修士三人听了这话,却lěnglě■◇. ( )

  “原来是碎魂前辈门下的询师兄啊。这可真是巧啊。”柳姓女子一见这三名碎魂真人的门下弟子,立刻嫣然一. ( )

  “yuánláishìsuìhúnqiánbèiménxiàdexúnshīxiōngā。zhèkězhēnshìqiǎoā。”liǔxìngnǚzǐyījiànzhèsānmíngsuìhúnzhēnréndeménxiàdìzǐ,lìkèyānrányīxiàodeshuōdào。

  dànduìmiàndewūyīxiūshìsānréntīnglezhèhuà,quèlěnglěng打量了她们几眼,脸色显得有些阴沉。

  其中那妇人,更是面带不善之色的问道:

  “巧合?两位御灵宗师妹,不好好待在元武国,为何要偷偷跑进越国来!难道对我们鬼灵门这般轻视吗?”

  “林师姐有些误会了。我和菡师姐此次到越国,客是奉了家师命令才来的。因为事情紧急,耽误不得,所以没来及通知贵门此事。而且我们在越国只要待短短几日就要离去的,绝没有怠慢贵门之意。”柳姓女子轻笑一声,解释道。

  “不管两位师妹为何到越国来,询某不想多问此事。我现在只想问一句,两位几天前有去过太岳山脉,取什么东西吗?”那乌衣修士双目盯着柳姓女子,毫无感情的问道。\

  “太岳山!询师兄说的是原来越国七派黄枫谷所在的太岳山脉?”菡云芝眉头一皱,脸带一丝古怪之色的问道。

  “怎么,两位师妹真的去过那里了。”询姓面上修士不动声色,目中却隐有目中寒光闪过。

  听了这话,旁边的★锦衣书生和妇人神色同时一紧,脸上露出了些许敌意。

  菡云芝和柳姓女子见此,两人下意识的交换了下目光。

  两人都不是愚蠢之人,对方话里的不善之意都听出了几分来。

  不过,她们一行▲人根本没去过什么太岳山。倒是因为一直用功法遥遥探测灵婴的位置。知道禁制灵婴的修士,似乎在太岳山那片地方停留过小半日。

  于是柳姓女子眼珠微微一转后。杏唇一张的开口探道:

  “太岳山,我们姐妹是没有去过。但是我们身后百里之外,却有一名修士在太岳山滞留过。时间也和师兄说的差不多。询师兄莫非在找此人?”

  “身后百里处。柳师妹不是在信口雌黄吧?你们如何知道对方在太岳山停留过地。难道也是贵宗的修士不成?”锦衣儒生两眼肆无忌惮的在两女妙曼地身上转了几圈之后,忽然笑嘻嘻的说道。

  “阙师兄说笑了。我二人身在越国,怎敢如此明目张胆的欺骗几位师兄。不信地话。师妹可以对天发誓。而师兄过去一问,就知此事真假!那人我们可不认识,至于为何知道此事,说起来有点复杂了。现在小妹还有急事需要赶路,改日再向师兄仔细解释一下如何。”柳姓女子双腮微红,眼似秋波的说道。整个人显得分外显得分外娇媚动人,让那锦衣书生看的两眼仿佛发直起来。

  见柳姓女子如此神情。乌衣修士眉头一皱。心中有些半信半疑。

  于是他沉吟了一下后,神色一缓的说道:

  “若是一般的事情,询某对柳师妹之言,自然深信不疑。但是这一次,我们六师弟和他的一些门人在太岳山脉中遇害了,连尸骨都没有留下一星半点,惹的家师已经勃然大怒起来。而我查过近期进入越国地高阶修士,好像也只有师妹一行人了地行踪过于诡异。既然柳师妹指认身后之人曾经在太岳山停留过。不如和我们前去对质一番如何。在下正想看看那人是何方神圣,若那人真是杀害六师弟的凶手,询某一定事后重谢两位。”乌衣修士不动声色的说完这话,就禁盯着御灵宗一行人。

  “对质?”柳姓女子一怔之后,露出为难之色。

  “怎么,两位师妹这点帮都不肯帮吗?”乌衣修士看似轻描淡写的一问,其身后的那一群鬼灵门修士,却不约而同的半围了上来。大有不同意就要立即动手的■意思。

  一见着种情形出现。柳姓女子脸色微变。正想再说些什么时,忽然神色一惊的蓦然回首望去。

  不止是此女。在场所有修士都感到一股强大而冰lěng地神识,肆无忌惮的从天而降,一下将他们■一行人全罩在了其内。

  虽然未见到人,但那种lěng冽刺骨的不善之意,任谁都能清楚的感应到。

  “是元婴期修士,你们说的那人竟然是元婴期老怪物,想骗我等送死不成?”风韵犹存的妇人感受到神识的可怕,惊怒之下,不禁大声喝斥。

  “废话少说,马上分头逃走,能走一个是一个。”询姓修士虽然同样心中大怒,但却很清楚现在根本不是追究此事的时候,沉声地说完此话后,就立刻化为一道乌光率先遁走了。

  “那人不一定是杀害六师弟地凶手,我们也许用不着如此害怕。”锦衣儒心惊之下,却踌躇的说道。

  “哼!师兄若想将小命交予别人,那请恕师妹不奉陪了!”妇人没有好气地lěnglěng道,化为一道红光朝另一个方向破空而去。

  儒生面色难看至之极。恨恨的望了眼对面的御灵宗之人,也一跺脚的飞离此地。

  御灵宗的其他低阶修士见此,自然也一哄而散的各自逃命。

  元婴期休士的可怕,让这些修士根本生不出丝毫对抗之心。

  “这群家伙真没用。不但没帮上忙,反而白耽误了我们逃命的时间。”柳姓女子秀眉一挑,非常气恼的低声道。

  “不对!现在情形好多了。有这些人给我们掩护,逃脱的机会大增了不少。我们也各安天命吧。”菡云芝却显得非常镇定,纤纤素手往腰间灵兽袋上一拍,一直雪白的大鸟浮现在了空中。

  柳姓女子和其他御灵宗修士动作不慢,要么方向一改的直接御器逃走,要么也放出飞行灵兽和菡云芝一样御兽而遁。

  唯一相同之处,就是这些人全都单身逃命,没有任何一人走和其他人相同的方向。生怕因为人多,而被后面的煞星盯上了。

  转眼间,此处人影全无。

  按照他们的想法,就算那元婴期修士遁速再快,也不可能将全部人一一都追到的,足可让大多数人都逃的性命。

  而这时韩立已在百里之内。

  刚才他神识一扫之下,发现了又多出了一波魔道修士出来,微感愕然。

  但当两波人竟然一下四散逃离后,他不禁眉头一皱,略感有些棘手。

  脸上一丝阴厉之色闪过,韩立深吸了一口气,身后雷鸣声一响,银弧跳动,两只银白色翅膀凭空浮现在了身后。体内辟邪神雷略往风雷翅轻轻注入,韩立在电弧中瞬间消失,下一刻,身形出现在了数里之外的地方。

  如此雷遁神术接施展,韩立身影由近及远的闪动不已。一小会儿的工夫后,他就出现在了那些修士刚才分手的地方。

  韩立面无表情,但神识不动声色的略一感应,就立刻找到了所有逃命的魔道修士。

  此刻最远的一名,已经逃遁出了四五十里之远,最近的一名,才只不过刚刚逃离十里之外。

  韩立lěng笑一声,立刻锁定住了最远的那名结丹期修士,然后电光一闪,消失不见。

  跑的最远之人并非最开始逃走的询姓修士,而是那名三十许岁的还有几分姿色的妇人。

  这妇人不知修炼的什么古怪功法,虽然修为只有结丹初期样子,但是此刻红光罩体,灵火跳动,竟仿若火中妖灵一般,整个人化为一团巨大火球,风驰电掣。

  而在火球之外,另有数条长短不一的光带从妇人身上直接伸出,青光闪闪,每一下的划动,都让着妇人瞬间遁出十余丈远,速度之快,实在骇人听闻。

  而妇人本身也正在暗自得意中。

  她的功法也许在对敌时比其它顶阶功法逊色不少,但是在遁术上却是极罕见的风火之遁。再加上她自身修炼的又是一件风属性法宝“飘灵带”。更让其在遁法上如虎添翼。

  她相信自己如今的遁速,就是比元婴初期修士,也不见得逊色哪里去。

  若是说这些逃命的修士中,谁最有可能安然无恙,自然非她莫属了。

  妇人正暗自思量之际,耳中忽然听到了“轰隆隆”的声音,虽然此声不大,并且距离很远的样子。但也让此妇人为之一呆,不禁在红光中回首一望。

  (实在对不起了,给大家说声抱歉啊!昨天个不得不去的应酬,我直到晚上十二点,才回到家码字的。所以这一章现在才出来的。不过这我也拼着不睡了。接着再给大家码下一章哦。)

  ——

  !google_ad_client="pub1783782587524988";/*300x250,创建于08121*/google_ad_slot="1877046922";google_ad_width=300;google_ad_height=250;//scripttype="text/javascript"src="

  【 我要小说网:超快更新 51O.NE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