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六百五十二章 旧人后


  超 快 更 新:  随时享受看书的乐趣!

  到了厅外,付家内堡早已kōngkōng如也,除了地面上残留下的一滩滩血迹外,丝毫人影都没有了。(全文字xiǎo说阅读,尽在ωωω. ( )

  付家嫡系修士看来真被灭杀一kōng,连尸体都给化为飞灰的样子。

  不过有的人御器升到高kōng,在付家堡上面略一徘徊四顾,就发现,稍远些的付家外堡居住的凡人和一些付家外系低阶弟子,却还安然无恙的活着。

  内堡的大变,他们似乎一无所知,还在各行其事的。

  看来下手之人,不是对这些人不屑一顾,就是觉得只灭杀了付家嫡系就足以让付家从此消失了。

  这些修士经历了如此惊变,自然不敢在此多留了。

  大部分散修,立刻御器远离这是非之地。

  剩下的一部分修士,则低声商量了几句后,也一一离去。

  付家的泯灭,无论○对和其交好还是敌视的大xiǎo势力来说,都是一件非同xiǎo可之事。

  此事传出,一场骚动肯定免不了!

  况且这一次连魔焰门的两位护法都折损在了此处。无论让付家灭门的是否真是元婴期修士★,魔焰门怎么都有所行动的!

  他们要做的事情,就是尽快将此消息带回家族和宗门去,好在风波中占上先机或提前做好准备,以应付下来可能出现的任何情况!

  但就在最后几位修士,也匆匆离kāi付家堡不久,却有几名陌生的绿衫修士,姗姗来迟的从外面进了紫道山。

  他们看到因为无人主持而禁制打kāi的付家堡时,一阵的愕然。

  这时,外堡的那些外系弟子终于发现了内堡的惊变,整个付家堡乱成了一团。

  看到下面的一些炼气期修士吵吵嚷嚷,个个惊慌失措。几名停留在付家堡上kōng的绿衫修士,不禁面面相觑起来。

  元武国第一家族付家,被神秘元婴期修士一日之间灭族之事。短短几天的工夫,就传遍了整个元武国修仙界。

  元武国大xiǎo势力,一时间满是哗然。

  其中魔焰门两名祝寿护法同样遭了殃池,所以魔焰门高层恼羞成怒下,派了众多人手到处去寻找这位神秘凶手,并且○声称门中地元婴期祖师。\要会会这位不把魔焰门放在眼内的高人。

  不过明眼人一看就知,魔焰门十有七八只是虚张声势罢了,多半还会不了了之。

  毕竟按照当时目睹修士的说法,谁让这两位魔焰门护■法和付家走的如此之近,并还不知死活的强出头去。一头撞到了寻仇的元婴期修士手上,这只能算二人倒霉了。

  要知道人家元婴期修士灭了付家后,拍拍屁股立刻离kāi元武国,魔焰门就算势力再大。又上哪找凶手去。

  况且修士修为一到了元婴期境界。击败容易,但想要灭掉或困住元婴期修士,可是千难万难了。估计没有三四名同阶元婴期修士共同出手,或者布下什么厉害地阵法禁制,此事想也别想。

  魔焰门自不可能为了替结丹护法报仇,就出动如此多元婴期修士的。况且就是他们愿意。那些元婴期老怪物也不会为这种事轻易出手的。

  但即使如此,整个元武国修仙界,还是因此引发一场不xiǎo的震动。

  原先付家占据的灵旷,坊市之类的利益,自然又是一番各个势力的瓜分,变动。

  不过,这和韩立没有多大关系了。

  这时的他,没有像其他人猜想地那样及早离kāi元武国。反而数日后出现在一座不起眼地无名xiǎo山上。

  他浑身青光的浮在高kōng,怔怔望着xiǎo山雾气话绕的山腰处,脸上露出一股淡淡的怀念之色。

  “一百多年了。这里还是和以前一样,没有什么变化。不过,既然禁制尚存,难道此地又被其他修士占去了吗?”口中喃喃的自语几句,韩立脸上神色如常。

  当日驱使三色噬金虫所化飞剑,灭掉了付家堡修士后。韩立就带着付家老祖的首级。直接飞向此地。这个辛如音昔年隐居地无名xiǎo山。

  当年他和辛如音、齐云霄也算结交一场,现在替二人报了大仇。他就打算用付家老祖的首级在此稍祭奠下二人,总算给此事一个完整的交代。\

  可万万没想到,辛如音的故居看起来还有●其他修士占据,这让韩立心头升起一丝疑色。

  韩立略想了想后,身形一沉,直接向山腰处的禁制飞去。

  以他现在的修为和阵法造诣,此禁制自然根本无法阻挡分毫。

  韩立站在雾气前时,神◆色平静的五指一弹,几道颜色各异的法决,一闪即逝地飞入禁制中。

  随后雾气一阵翻滚,自行裂kāi了一条不大的通道。

  韩立立即化为一到青虹飞遁其内。

  片刻后,雾气消失,韩立就出现在了一片有些陈旧的竹楼前。

  正是当初辛如音亲手所建的旧居。

  望着有些深黄色的大大xiǎoxiǎo的竹屋,韩立脸上露出一丝旧地重游,物是人非的黯然之色。

  就在这时,从一间竹屋中走出来一位四十许岁的妇人,面容还算秀丽,身上有微弱地灵气波动,但只是炼气期三四层地低阶修士。

  但韩立一望之下,不觉眉头一皱,此女容颜竟给他几分面熟之感。

  “啊!你……,你是谁★?你怎么进入此地的?”中年妇人一出屋,正好看见了站在屋前地韩立,不禁面色大变的惊呼道。随后手忙脚乱的往腰间一模,掏出了两张火红色符来,望向韩立目光满是敌视之意。

  不过这很正常!

  任★谁以为万无一失、不可能被他人闯进来的住处,忽然多出了一位陌生的修士,都会如此惊骇和警惕的。

  况且以这妇人如此低微的修为,自然无法辨认出韩立的真正修为,但尽管如此。这妇人也感应到对方法力深不可测。心中忌惮之意,自然更多了两分。

  “咦,前辈莫非姓韩,是韩立前辈“”正当韩立摸了摸下巴,打算问出妇人来历时。此女却猛然多打量了韩立两眼,一下惊喜之极的叫出了韩立姓名。

  韩立闻言一愣,脸上露出一丝讶色。但只沉吟了一下后,他忽然想起什么的问道:

  “你和昔年的xiǎo梅姑娘是什么关系,看你的相貌倒有五六分相似。”

  韩立望着妇人,一脸的和颜悦色之相!

  “xiǎo梅?哦,前辈说的是家祖母吧!祖母早在数十年前,就去世了。现在辛xiǎo姐的住处,暂由晚辈一家居住。”妇人一听韩立叫出了其祖母的名讳,更加知道自己没有认错人,当即恭敬的大礼参拜。“你是xiǎo梅那丫头的后人?真想不到啊,当年一个黄毛丫头,竟然也成了祖母辈的人了”听了妇人之言,韩立没有怀疑,只是苦笑一声的说道。

  “不过,你是如何认识我的。”韩立还有点不解。

  “当年祖母手中,有一幅亲手绘制的前辈真容图。晚辈从xiǎo就看着此图长大,故而一眼就认出了前辈来。”妇人脸上微红后,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哦!真容图。我还真不知道此事,能否拿给韩某一看?”韩立听了这话,▲愕然之色一闪过,但随即好奇的问道。

  “这个当然可以。不过前辈先进屋一叙吧。我这就将那画轴取出。”妇人身子一侧,恭敬的请韩立进去。

  韩立犹豫了一下,也就没有推辞的走进了对方出来的竹屋☆

  屋内的一切布置淡不上什么优雅脱俗,但是干净整洁异常,让韩立看了微微点点头。

  在竹椅上坐定后,妇人就急忙沏了一壶香茶。

  虽然比不上昔年辛如音栽培的灵茶,但也清香扑鼻,颇为不凡。

  见韩立抿了一口茶水,妇人就就告退一声,出屋取画轴去了。

  韩立神识随意的一扫,妇人的一举一动,立刻在其掌控之下。

  结果,就见此女直接向不远处一间阁楼走去。此阁楼较☆远,偏僻!

  随着此女进了阁楼,一层kōngkōng荡荡,什么都没有。

  但一到二楼,韩立立刻看到一张黄木长桌。桌上并排摆放着两个漆黑陈旧的牌位,分别写着齐云霄和辛如音的名讳。

  韩立一见之下,心中一黯,脑中自然回想其了二人当年的音容笑貌,可惜二位都已去多年。

  妇人冲牌位恭敬的施了一礼后,才从木桌下面夹层内,抽出一根尺许长的滚圆画轴。然后再匆匆下了阁楼,直奔韩立所在的竹屋来。

  ——

  !google_ad_client="pub1783782587524988";/*300x250,创建于08121*/google_ad_◆slot="1877046922";google_ad_width=300;google_ad_height=250;//scripttype="text/javascr◇ipt"src="

  【 我要xiǎo说网:超快更新 51O.NE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