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破膛一剑


  超 快 更 新:  随时享受看书的乐趣!

  墨大夫略微有些讶然的看了下左手,才把目光转向韩立,轻蔑的开kǒu道:

  “有意思,看来这一年来,你还真的没有闲着,竟然练出了这么古怪的功夫,不过你真以为,凭这几手三脚猫的功夫,就能是我的对手吗?”

  “看来,我也好长一段时间没动过手了,亲自下场活动下手脚也不错,我让你先出手吧!”

  韩立没理会对方对自己言语上的打击,tā已决定先发制人,抢先出手,占取一些先机。(全文字小说阅读,尽在ωωω. ( )

  tā左手的短剑在身前一横,吸引住了对方的视线,而从右边的袖kǒu内悄然滑下了一个白纸包,落在了右手心中,然后抬手一扬,一大片白色粉末从纸包中挥洒了出来,眨眼间就huà作一股浓浓的白烟,笼罩住了韩立全身,使tā的身形变得模糊不清,若有若无,而且这烟雾还很快就扩散到了全屋,使整个房间都成了白茫茫的一片,伸手见不了五指,韩立也诡异的消失在了雾气之中。

  墨大夫皱了下眉头,对韩立的这一举动,有些出乎意料,不过内心却不以为然,以tā的经验老到,对付这种下三流的手段,有的是破解的办法。只是为了怕烟雾被做了手脚,tā已屏住了呼吸,而以tā的深厚功力,三五刻不换气,完全没有问题。

  “哼,雕虫小技,也敢在我面前卖弄!”墨大夫冷哼了一声,右手忽的一记空掌,打在了烟雾中,面前白雾如同被巨棒搅动一般,立刻翻腾起来,显露出了一个清晰的大洞。

  没有看见韩立的身影,墨大夫也不停手,四下左右开弓,一连十几下劈空掌,把屋内的烟雾,从大门处驱散的一干二净,房间内恢复了正常,除了少了韩立这个人外。

  “奇怪,这小子还真有几分门道,竟然能在tā面前,活生生把自己变没了。”墨大夫有些惊讶,但也丝毫不慌,要知道,tā一直守在门kǒu附近,就是有只臭虫飞过,也逃不◎出tā的耳目。

  tā仔细扫视了下全屋,四周众多的书架,一张书桌,和一把太师椅,一切如常,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可韩立这么一个大活人,怎么就在这么一个狭小的空间内,变没了那?

  墨大夫神☆◎出tā的耳目。

  tā仔细扫视了下全屋,四周众多的书架,一张书桌,和一把太师椅,一切如常,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可韩立这么一个大活人,怎么就在这么chūtādeěrmù。

  tāzǎixìsǎoshìlexiàquánwū,sìzhōuzhòngduōdeshūjià,yīzhāngshūzhuō,héyībǎtàishīyǐ,yīqiērúcháng,méiyǒushímebútóngdedìfāng,kěhánlìzhèmeyīgèdàhuórén,zěnmejiùzàizhèmeyīgèxiáxiǎodekōngjiānnèi,biànméilenà?

  mòdàfūshén色未变,心里却有了些嘀咕,但tā艺高人胆大,咳嗽了几声,就晃颤颤的走向韩立消失的屋角,想去仔细察看一番究竟。

  在走到离屋角一丈远的距离时,tā停住了身形,眯缝起了双眼,tā已感受到一丝若有若无的杀机,弥漫在此处附近,正针对着tā,准备要出手。

  墨大夫眼中精光四射,左右仔细的反复扫视,仍没有发觉什么异常,tā心中开始烦闷起来,四周都没有人,难道上天入地了不成?

  “上天入地”tā心中一动,觉得自己好像抓住了什么要点,正想深思追究下去,却突然听到头顶“铛”的一声响动。

  “不好”墨大夫恍然大悟,这才明白对手藏在了屋檐之上,tā顾不得抬头,“呼”的一下,扬手往上就是一记凌厉的劈空掌,想把躲藏在上头,正企图对自己不利的家伙,一掌给震晕下来。

  轰隆隆的声音,紧随着掌劲的击出而传了过来,还参杂着几声清脆的“叮铛”声响。

  墨大夫有些纳闷,máng抬首往上细看,整个人却不禁一呆,只见头顶上空空如也,一个鬼影都没有,只有一只黑色的铁铃挂在屋梁上,被tā的掌风给激的摇晃不止,那叮当的响声正是从它那里传来,哪里有韩立的半个人影!

  正在墨大夫抬头仰望之际,一缕寒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tā脚下悄然窜出,迅猛的刺向tā小腹,其速度之快,用电光石火来形容毫不过分,直至光芒就要触及到衣衫时,才被墨大夫鄂然发觉。

  墨大夫大惊失色,慌má◎ng之间急中生智,突然来了个铁板桥,整个身子像没了脊椎骨一般,从中间向后打了个对折,险险的让过此剑,让短剑紧贴着肚皮滑了过去,把腹部的衣衫都划开了一条细长的kǒu子,差点给tā来了个大开膛。

 ◇ 让过此剑后,墨大夫仍不敢松懈,脚底下像装了个弹簧一样,身子未动,整个人却自动向后滑开了几丈多远,这才敢仰起身来,又惊又怒的望向剑光飞起的地方。

  只见tā刚才站立处附近的一处地面,慢慢的凸鼓了起来,还越鼓越高,最后竟形成了个黄色人形,正是把软骨功、敛息功和伪匿术,结合到一起使用的韩立。

  此时的tā,身上换上了一身同地板完全一样的土黄色衣衫,左手提着那把差点建功的短剑,眼中正流露★着懊恼的神色,看来对刚才那一剑,韩立心中很是感到可惜。

  而墨大夫原来焦黄的面容,此刻却有些发青,tā如今还被刚才那一剑的惊险,给弄的心中“砰砰”直跳,一个劲儿的后怕不已,tā不是没有经历过风◆zheàonǎodeshénsè,kànláiduìgāngcáinàyījiàn,hánlìxīnzhōnghěnshìgǎndàokěxī。

  érmòdàfūyuánláijiāohuángdemiànróng,cǐkèquèyǒuxiēfāqīng,tārújīnháibèigāngcáinàyījiàndejīngxiǎn,gěinòngdexīnzhōng“pēngpēng”zhítiào,yīgèjìnérdehòupàbúyǐ,tābúshìméiyǒujīnglìguòfēng险的江湖新手,但离死神如此之近,在tā的前半生中,也是绝无仅有的寥寥数次而已,更何况是被tā一向轻视的韩立所为。

  tā深吸了一kǒu气,神情终于恢复了平静,嗓音有些干涩的说道:

  “看来,我是真得有些小瞧你了,我亲爱的徒弟!你这一手耍的很不错,很值得我认真对待了。”

  说完这句示威的话后,墨大夫缓缓举起双手,平放到了眼前,温柔的盯着自己的双手一言不发,像看热恋中的情人一样那么的入神,似乎把韩立完全忘却到了脑后。

  韩立双眉往上一挑,冷笑一下,tā单手抓紧了短剑,迈起小方步,慢慢的向墨大夫靠去。

  【 我要小说网:超快更新 51O.NE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