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七星岛 第六百五十三章 家主之争


  一时间风云雷动气氛猛rán间凝固了起来宁家的弟子抬头望着上面紧张与兴奋的表情纷纷流露了出来。(全文字阅读尽在91**文学网)

  当rán也有例外那些身穿蓝袍的修士一个个就显得不以为r◆án原本他们属于zhǎng房zhǎng支在七脉之中最有实力rán而先是家主身死接着宁万山也被对方以雷霆手段拘禁了起来zhǎng房修士虽多有不满可缺少了带头人主持大局自rán也就无法与二房三房争这家主的★ányuánběntāmenshǔyúzhǎngfángzhǎngzhīzàiqīmòzhīzhōngzuìyǒushílìránérxiānshìjiāzhǔshēnsǐjiēzheníngwànshānyěbèiduìfāngyǐléitíngshǒuduànjūjìnleqǐláizhǎngfángxiūshìsuīduōyǒubúmǎnkěquēshǎoledàitóurénzhǔchídàjúzìrányějiùwúfǎyǔèrfángsānfángzhēngzhèjiāzhǔde位置。

  心中激愤之下大部分zhǎng房弟子都抱了坐山观虎斗的念头如果双方拼个你死我活那自己这边就有翻盘的希望了。

  rán而林轩却眉头一挑宁家已被他视为囊中物自rán不希望看到二房三房继续内耗。

  屈指一弹一道灰蒙蒙的光团已被激射了出来。

  那是传音符只不过加持了隐匿的秘术一般修士是不容易现的而宁家弟子的注意力又都在天空之上自rán更不会有人现他所动的手脚。
□   轰隆隆!

  一朵数亩大小的乌云遮挡.住了阳光宁二先生傲立于天空之上袖袍一抖一道乌黑的光霞已飞出了衣袖却是一柄后背砍刀刀身之上花纹奇特居rán是九个连成一线的骷髅头栩栩如生光是看上一眼就让◎◆人浑身寒。

  此刀被祭起以后立刻围绕他不.停盘旋一道旋风凭空而起里面还夹杂着冤魂的哭泣哀鸣。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这宁.二先生不愧是凝丹后期的鬼修一声诡异邪***实是非同小可rán而●那红衣美妇并不在乎目光之中甚至隐隐还流露出几分轻视之色娇笑了起来:“师兄的九鬼大环刀果rán不同凡响那小妹就以这阴魄簪领教。”

  伸出手来在髻上一摘取下了一小巧的簪子来。

  仅有三寸来zhǎng却是闪闪亮。

  林轩眯了眯眼此宝确实不凡以他现在见识之博.居rán都无法看出这簪子是用何种材料打造的。

  美妇垂下臻看了一眼掌中的宝物檀口微启轻.轻的吹了口气此宝顿时出一阵幽暗的光芒迎风就涨顷刻之间已有两尺来zhǎng虽rán体积与对方的后背砍刀相比依旧略有不及但光论威风声势却尤要胜上一筹的样子。

  两人都已将宝物拿出大战已到了一触即的.地步rán而就在这时一阵清亮的声音却suí风而至远远的传入了耳里:“二师兄三师姐两位真是好手段好兴致但想我宁家开派已历千载家主之位向来是有德者居之从没有听说靠斗法争得两位这样做对得起下面祠堂中的列祖列宗么?”

  那声音不大rán.而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众人先是一呆suí后表情就变得各异了起来。

  二房三房的修士满面愕rán表情都不怎么好看而zhǎng房的弟子则面面相觑suí后无不欢呼大喜。

  “是七zhǎng老七zhǎng老出来了。”

  自从前家主身故宁万山就是zhǎng房的主心骨眼看他在这关键时刻得脱牢笼zhǎng房一脉的弟子自rán是恨不得振臂高呼。

  宁二先生与红衣美妇对视一眼这变故大大出乎他们的意外只好收手暂时停止了争斗。

  两人的修为乃是众弟子之神识一扫就找到了说话人的行踪。

  只见从祠堂西侧远远的飞来了七八道耀目遁光人人身穿蓝袍为的不正是那被关起◆来的七zhǎng老。

  至于其他人也是zhǎng房高手原本已被他们派人盯住没想到此刻也联袂而至了。

  如此一来zhǎng房实力大增家主之位最终会被谁取得更增加了令人难以预料的变数。

  宁二先生与美妇的脸色都难看到了极处两人身形一转缓缓的降落了下来。

  宁万山此刻正被zhǎng房弟子围着嘘寒问暖他先拱手作揖答谢了自己的嫡系suí后目光如电声音低沉的起了难来:“二师兄三★师姐你俩没想到吧宁某人这么快就得脱了牢笼。”

  此事也是最令两人不解的不说眼前这家伙失手被擒之时已被两人禁锢了法力就算他全盛之时也绝不可能从牢笼里闯出去不说在附近巡逻的弟子有数十人之多光是阵法○禁制就已令人头疼无比。

  难道竟是那些看守弟子中间出现了内奸?

  两人心中同泛疑问rán而此时此刻自rán没有办法追查先将这个疑惑压下宁二先生冷笑一声:“七师弟你好大的胆子还有脸来这里。”

  “二师兄这话有些奇怪了在下从未背叛过家族为什么不好意思来到此地。”宁万山故作惊奇冷冷的反问了一句。

  “哼自己做的事情自己心中清楚数年前你去尸气沼泽究竟有没有见到老祖还有少主为何无故失踪了这些年来你一直巧舌如簧阻止家族派其他人前往尸气沼泽究竟有何企图你是否与我们的敌人里应外合害了老祖?”

  宁二先生这番话引起了轩rán大*数日前他与红衣美妇联手拘禁七zhǎng老用的就是这个借口。

  关于老祖与少主人的生死行踪便是zhǎng房修士也疑虑重重否则他们又岂敢冒大不韪用这样的雷霆手段打击对手?

  偏偏宁万山有苦难言他身中血光炼魂术岂敢suí便供出林轩不过那都是以前如今世事变迁原本自己的致命弱点却转化为了最为有利的条件。

  他胸有成竹脸上却故意露出不屑一顾之色:“哼宁某早已说过少主行踪如何我并不清楚但老祖可是千叮咛万嘱咐下了法旨的他老人家要闭关修炼最忌被人打扰所以才不让家族的人前往尸气沼泽。”

  “胡说。”这一回却是那红衣美妇开口呵斥:“七师弟你当我们是三岁的小孩子这样的话也可以相欺这几年来谁都没有见过老祖自rán是怎么任你胡编都可以。”

  “哦那以两位师兄师姐的意思要怎样才肯相信我的言语?”宁万山也不着恼嘴角边反而露出一丝冷笑。

  两人见了心中也有点嘀咕但转念一想这多半是对方的心理战术。

  “要我们相信也不难除非是老祖站到面前。”宁二先生淡淡的开口了在对付宁万山这个问题上二房与三房自动由敌人转化为了亲密无间的盟友。

  “不错要我们相信你的话除非是亲眼见到老祖。”

  “哼他办得到么这厮■多半已与外敌勾结将老祖给害了。”

  “叛徒就在这祖师祠堂将他抽魂炼魄!”

  “对正该如此用他的狗头来祭奠列祖列宗。”

  ……

  二房三房的弟子也一起起哄一时之间群情汹涌◆

  至于zhǎng房的修士则面露尴尬之色明显六神无主形势对宁万山来说已是极端的不利了。

  “七师弟你还有何话说?”

  眼看火候已差不多宁二先生狞笑着开口而红衣美妇虽没有说什么却也悄无声息的转到他身后……将其归路给截断了。

  趁他病要他命!

  这家伙留着终究是祸害如今正是大好时机将其给除去。

  “疾!”

  宁二先生一点指那鬼头砍刀顿时化为了一缕乌光激射像他所在的方向。

  而红衣美妇虽rán没有动用法宝却也伸出手来有如绣花般的向着身前连点了数下。

  阴风阵阵半空中出现了几头鬼鸟虽rán只有麻雀大小却带着令人不可小视的灵压向着◆他狠狠啄下。

  两人一出手都是杀招而且他们的修为本就比宁万山高上一个层次两人合力自rán不留余地。

  对方的下场只有一个字——死!

  “zhǎng老!”

  “七师弟!”◎

  zhǎng门修士惊呼也有人想出手相助rán而却无一例外的全被二房三房的弟子给截下来了。

  眼看攻击距离宁万山只有数尺他却丝毫没有出手的意思众人不由得大感惊愕……他来这里是想要找死么?

  便是围攻的两人也感觉诡异但更多的是欣喜务求毕其***于一役!

  rán而就在这时谁也没有料到的异变突起。

  从天空之上激射下来两条黑色的乌芒度奇快无比后先至一挑拦住了飞刀与其都在一起另外一条则张开血盆大口将那几只鬼鸟吞落入腹。

  变起仓促即便宁二先生与红衣美妇也不由得大惊失色suí即两人就转过一相同的念头。

  这个家伙能逃脱牢笼并有恃无恐果rán是有帮■手。

  “何方高人驾临雷阴山干预我宁家事务!”宁二先生瞠目大喝rán而话音未落一股令人惊悚的灵压就从天而降了。

  他身形一颤浑身竟有重若千钧之感忙法力运转才才勉强消除了这不良感觉。

  抬头望去红衣美妇同样俏脸煞白显rán遭遇也与自己相似。

  而更糟糕的还在下面祠堂中的修士七倒八歪凝丹期的要稍好一点法力运转都能抵消这不适的感觉而其他的筑基期弟子大部分则被压趴在了地面。

  这种感觉……

  这种威势!

  难道竟是元婴期老怪?

  ps:新的一天各位道友手中有推荐票的请砸给小弟万分感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