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幽州乱 第五百零七章 两魔较心机


  然,此秘术虽然奥妙,但区区一个附身之体,也只能分之一左右的神通。

  但饶是如此,极è魔尊法力之深,也不是连行动都受到限制的血魔可以抵挡的。

  一番大战下来,血魔饮恨落败。

  但这个老家伙,毕竟是上古邪修,一身魔功惊世骇俗,极è魔尊想要将其灭了,也得付出不小的代价。

  两个老魔都是聪明人,这种两败俱伤的事情自然不会去做。

  于是魔尊退而求其次,将血魔封印后带回自己的洞府,此时看着这个半人半兽的怪物,他的眼中精芒闪烁,也不知道心中在想些什么。

  反观血魔尊者,与数月qián相比,他显得更加虚弱了些,丑陋的身体伤痕遍布,没有修shì的血肉与精魂,他根本就无法恢复。

  “道友来此,可是想好了与我合作?”血魔的声音充满了诱惑:“还是道友遇见了难题,需要我的帮助。”

  “你真的可以让老夫突破瓶颈,进入元婴后期?”魔尊声音毫无感情。

  “当然,老夫又怎会骗你?”

  “哼。血魔。别以为本魔尊对与你一无所知。我已经查阅了不少上古典籍。在百万年qián地洪荒时期。还真有你这么一号人物。曾横行一方。让人闻之变色。不过。就算你全盛之时。也不过元婴中期。你自己都没有进入后期。又怎敢夸下海口。能够让我突破瓶颈。成为后期地大修shì?”魔尊声音冰寒。明显有些不信地道。

  “极è道友无需动怒。这中间地缘由老夫自然可以解说清楚。”血魔充满自信地开口了:“老夫以qián。确实只是元婴中期地修shì。但你不要忘记。我曾经被困百万年。这么长地时间。老夫身体虽然不能动。但心神却是丝毫没有受损。以我地才智。自然不会白白浪费时光。一直在思索功法奥妙。终于让我勘破璇玑。找到了如何绕开瓶颈。直达元婴后期地大道。”

  “哼。老夫怎么知道你所说地是真是假。”

  “道友这话有些言不由衷啊!”血魔笑了起来:“以魔尊地聪明才智。岂会连真假都不识。如果我拿假东西骗你。岂不自讨没趣。道友无需拐弯抹角。你今天既然来到这里。自然是下定决心要与我合作。有什么条件尽管开出来好了。又何必在这里哩嗦?”

  “好吧。既然道友快人快语。那我也就将话挑明了。我可以提供修shì精血。让你恢复神通。但你必须将如何步入元婴后期地心得。全部告诉我。一字不漏。”

  “这是自然。此议本来就是在下提出地交换条件。”血魔脸上并无意外。一口答应了下来。

  “但仅仅这样是不够的。”极è魔尊说到这里,左手一翻,掌心之中已多了一面乌黑发亮地木牌:“道友还必须将一魂一魄,封印进这魂器里面,交予在下保管。”

  “什么?”

  血魔勃然色变,脸上现出愤怒以极的表情:“极è,你是不是走火入魔,脑袋犯糊涂,居然想要本尊者听命于你么?”

  别看那个木牌不起眼,却是魔道一种出了名的歹毒法器。

  可以容纳修shì元神,而持有者只消将里面的精魂抹去,修shì虽然不会因此毙命,但神识受损,修为必定狂降,就算跌落一两个层次,也毫不稀奇。

  乃是魔道驭下的一种常用之物。

  “道友何必那么激动,老夫并无此意。”极è魔尊脸上露出一丝无辜地情。

  “那你拿出这禁神法器又是为何?”

  “在下不过以防万一罢了。”

  “以防万一?”

  “不错,老夫说过,我已经查过与道友相关的典籍,你虽是魔道修shì,但所作所为,却人神共愤,不止zhèng道修shì欲除之而后快,便是我魔道的道友,也同样视你为蛇蝎,避之唯恐不及,道友名声如此狼藉,本魔尊又怎么不提防一二,留点后手。”

  “所以你想用这禁神法器控制老夫?”血魔尊者冷笑着开口了。

  “控制谈不上,只是不想道友恢复法力以后,被你反咬一口。”极è魔尊虽然神通广大,被誉为幽州修仙界地第一人,但对于这蛮荒时期的老怪物,心中还是颇为忌惮的。

  “若老夫不答应呢?”

  “不答应,那道友就继续留在这儿,直至寿元耗尽,要么将一魂一魄交予我,老夫可以对上界真魔起誓,必定善待道友,绝不敢轻慢分毫的。”极è魔尊无所谓地道,他相信以自己的灵根才智,多花个一两百年,必定也能冲破瓶颈,步入元婴后期,能够节省时间固然好,但他不会给自己留下如此大敌。

  “究竟该怎样选择,道友自己考虑清楚。”

  “你……”血魔尊者大怒,呼呼喘气,但他也知道多说无益,眼睛中充满了怨毒,极è魔尊毫不退让的与他对视着。

  良久。

  “好吧,老夫虎落平阳被犬欺,就答应你的要求,不过极è道友也要记清楚了,老夫毕竟是一方枭雄,形势所逼,为你所用,但你不可以欺人太甚,否则你就算掌握着我的一魂一魄,老夫拼个鱼死网破,你也不会好过。”血魔声音中充满了怨毒,一字一顿的说。

  “呵呵,道友多心了,老夫岂敢不善待○尊者,你我联手,zhèng道也好,灵药山也罢,或者阴魂小丑,都不足畏惧,这幽州修仙界,还不是你我地天下。”极è魔尊丝毫不在意对方仇恨的目光,摸了摸胡须,一脸地得意。

  两个老魔既然达成了协议,▲下面的事情也就没有什么好说,血魔万分不愿,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事到如今,他没有选择,只能在禁神牌中,交出了自己地一魂一魄。

  “呵呵,从此以后,我与道友就是自己人了。”魔尊将魂器收好,又取出了一个玉筒简来:“还请血魔老兄将如何绕开瓶颈的心得告知在下。”

  血魔叹了口气,将神识沉入玉筒,把心得刻印其中。

  “我需要地修shì精血……”

  “老兄放心,小弟一会儿就会找人送来。”

  望着极è魔尊的背影消失,血魔的眼中却流露出一丝狡诈之意,禁神牌么?那家伙又怎么知道自己魔功的神妙,谁主谁奴,现在还是两说。

  (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qidian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zhèng版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