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幽州乱 第五百零一章 灵力之劫


  刻异象yěshì由那里开始。

  方圆百里内的灵气,都疯狂的向着峡谷聚集,天空之中,出现了无数肉眼可见的光点,有如万流入海,朝着这边奔腾而来。

  原本春寒料峭,气温却开始逐渐升高,那些五彩斑斓的灵力光点之中,yě以红色最为居多。

  林轩先shì一怔,不过随即就为之释然,通羽真人主修的《赤元诀》,本就shì火属性的顶阶功法,此刻结婴,自然shì火灵力反应最大。

  而这不过shì刚刚开始,随着时间的流逝,灵力越来越多,并互相吞噬,连成一起,不消片刻,一面积约有数十亩大小的红色云彩出现在了灵药山上空。

  “这难道shì……”

  林轩脸上露出一丝骇然,心念电转,回忆起以前所看过的某本古籍,一般来说,修士只有进入离合期,将要飞升灵界之时,才会迎来三九小天劫。

  然而仙道运数,yěshì因人而异的,有些人特别倒霉,在凝结元婴的时候,就会应劫。

  当然,其威力远远无法和三九天劫相比,但yě绝对可以将这儿夷为平地。

  林轩和沈傲天对视一眼,六大长老人品暂且不谈,见识yě都广博以极,此刻自然shì满脸的骇异。

  好在为了防御外敌。护派大阵已然开启。

  不过灵力之劫虽然无法和天劫相比。能否挡下还shì一个问题。

  “传令下去。让所有地凝丹期长老全都来这里。”林轩xiàng身旁地一筑基期执事吩咐:“还◇有。让人去请师祖。”

  如果护派大阵扛不住。yě只有自己这些人合力硬接了。林轩心中暗暗叫苦。早知道。不应该这么快回来地。凝结元婴地时候却要应劫。这种几率可shì百不存一。自己这位师尊运气还真s○hì让人无语。

  其实根本不用让人去请。此刻峰顶那孤零零地洞府之中。徐锦青已shì勃然变色。嗖地一下站起来了。

  这异象怎么回事。灵力之劫。难道本门地兴旺竟引来了天妒?

  此刻,他的心中shì又惊又怒,不过隐隐地,yě有一丝欢喜。

  无他,会引来劫难,证明元婴已经成形,只不过还尚未稳固,而且故老相传,这种经灵力之劫而成婴的修士,神通修为要比普通的元婴修士更胜一筹。

  所谓福祸相依就shì这个道理。

  当然,如今想这些还太早了些,当务之急,shì要帮通羽安然度过这次危机。

  想到这里,徐老怪的表情变得凝重而坚定,身形一晃,化为了一道紫光,出来洞府,xiàng峡谷附近电射而去。

  林轩处变不惊,让六大执法长老刮目相看,看来这位少主倒yě并非普通的苦修之士,年纪轻轻,却有这般狗扑,着实让人佩服。

  但现在yě没有时间计较这些,应劫地虽shì通羽,但有一句话,叫做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自己与他私底下有再深的芥蒂,yě不可能在此刻弃之而去,可只要留在这里,就不能避免的要受波及。

  说句通俗易懂的言语,同舟共济,此刻帮通羽就shì帮自己。

  不管其他人心中shì怎么想的,这个道理沈傲天可shì心如明镜似地,所以见林轩让凝丹期修士聚集,他不仅没有阻止,反而目露赞许之意,然后yě开始吩咐,让弟子们分别带上晶石,去护派大阵的各个节点守护。

  与单人斗法所用的阵法不同,这种护派大阵所笼罩地面积要宽广得多,单靠阵盘阵旗那点灵力shì远远无法支撑的,所以要安上大量的晶石。

  通常越高级,消耗的晶石yě越◆多。

  以灵药山如今地实力,护派大阵自然shì非同小可,一次启动所用的晶石就以万作为计数。

  各个节点都有弟子看守,这样当晶石耗尽之前就可以快速得到补充,避免未被火劫攻破却出现灵石耗尽◎而自我解除的乌龙事了。

  所谓同心同德,此刻为了各自的小命着想大家yě只能收起了心中的小九九,一条条命令发布下去。

  令行禁止,不仅低阶弟子各施其职,那些凝丹期长老yě三五成群的飞过来了,看着这般异景,不少人地脸上都露出惊惶的表情。

  “沈师兄,一会儿还请你发号施令。”

  “少门主太客气了,所谓尊卑有序,沈某虽然虚长了几岁年纪,但这里应该以你为主才shì。”沈傲天连连摆手,态度谦虚。

  但林轩心知肚明,对方不过shì客气而已,所谓退一步海阔天空,做人需要刚柔并济,这时候抢风头shì很不明智地。

  当然,最重要地一点,林轩本就没有心思争权夺利。

  “师兄说这些就不对了,小弟不论修为神通,都远不及你,眼开火劫就要来临,师兄推辞可shì陷小弟于不义。

  “这……”沈傲天假作沉吟,嘴巴一张,正欲答应,一道紫色的惊芒却由远及近,光华一敛,现出了徐老怪凝重地容颜。

  “师叔。”众人一起躬身行礼。

  “罢了。”徐锦青此刻哪有心情计较这些,神识放出,略略一扫,方圆数十里的任何风吹草动,就尽入他地掌握。

  脸上神色变◎幻不已,但最后却感到十分满意,这几个不成器的小子,平日里勾心斗角,但关键时刻,却yě知道把握,识得大体。

  各种布置都很不错。

  “师叔既然来了,这里还请你主持大局。”林轩和沈傲天异口◇同声,对视了一眼,但随即又各自若无其事的转过了头去。

  “还主持什么,你们做的很好,接下来大家同心协力,应劫就shì。”

  “尊法谕。”

  近百位凝丹期修士躬身行礼。

  然后各自将目光收回,怀着紧张、兴奋、担心、畏惧等复杂的心情等待天劫降临。

  与众人的紧张不同,此刻峡谷中的通羽真人反而成了门派中最为轻松惬意的一个。

  此刻他盘膝而坐,双眸紧闭,两手各自掐了一个法印,平凡于膝盖之上。

  在他胸前,悬浮着一拳头大小的火红光球,光球之中,包裹着一寸许大小的婴儿,容貌身材,与通羽真人别无二致,同样shì盘膝而坐,两手掐诀的样子。

  这就shì刚刚凝成的元婴了,然而此刻,形态未稳,故而通羽真人虽然已经度过了最艰难的过程,却丝毫yě不敢懈怠偷懒,继续运用浑身的法力,凝炼元婴。

  至于外面的灵力之劫,他当然yěshì心知肚明,但郁闷叹息之余,yě只有视若无睹,权做不知了。

  一来,他元婴初成,实在没有精力分心。

  二来外面还有诸多同门,他们自会想办法应付。

  这就shì生在名门大派的好处,假如shì一些小门小派,或shì散修中的逆天人物,成婴时却倒霉的引来天劫,那十之**都只有坐着等死。

  修仙界过去不shì没有发生过这种事。

  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云彩的面积还在不断扩大,温度已经上升到了让人难以忍受的地步,筑基期修士还好,灵动期的低阶弟子已shì气喘吁吁,不得不各自打开了护罩。

  轰隆,那火云不断的翻涌,越来越厚,yě越来越亮了。

  终于,一道刺目的火柱,约有儿臂粗,就xiàng刺破苍穹的shǎn电一样,狠狠落下来了。

  低阶修士们面带骇然之色,胆小一些的,更忍不住失声惊呼。

  然而林轩等人,却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这不过shì刚刚开始罢了。

  眼见那火柱距离主峰还有百丈左右,一层光罩突然浮现于虚空,那光罩呈淡蓝色,很薄,仿佛一层纸似的,然而表面却灵光流淌,显然蕴含着令人不可小视的力量。

  一般来说,门派的护山禁制分为三种,分别侧重于防御,进攻,或者二者兼顾,却又都不甚突出。

  比如说已经被魔道吞并的天目山,该派的云海裂光阵令元婴期老怪yě为之头疼,就shì以攻击为主的杀阵。

  这种阵法令敌人胆寒,然而防御方面的表现则惨不忍睹。

  好在灵药山的“五行水波阵”恰恰相反,这种防御类的阵法应付天劫shì再好不过。

  而且水火相克,还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第一波攻击被轻易挡住,然而这仅仅shì试探性的。

  轰隆!

  那火云不断翻涌,并从里面发出闷雷一般的巨响。

  数秒以后,数十道火柱几乎同时倾泻而出,而且比刚刚那束,明显粗了许多……

  这一回,不仅仅s◆hì低阶修士,连徐老怪以及凝丹期长老们的表情,yě变得难看了起来。

  灵光狂shǎn,护罩的颜色,几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变淡。

  “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往里面补充晶石。”

  沈☆◆hì低阶修士,连徐老怪以及凝丹期长老们的表情,yě变得难看了起来。

  灵光狂shǎn,护罩的颜色,几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变淡。hìdījiēxiūshì,liánxúlǎoguàiyǐjíníngdānqīzhǎnglǎomendebiǎoqíng,yěbiàndénánkànleqǐlái。

  língguāngkuángshǎn,hùzhàodeyánsè,jǐhūyǐròuyǎnkějiàndesùdùzàibiàndàn。

  “dōulèngzhegànshíme,háibúkuàiwǎnglǐmiànbǔchōngjīngshí。”

  shěn傲天吸了口气,yě不知道他使用了什么秘法,声音不大,可就算shì十余里外的修士,yě听得清清楚楚。

  那些守在节点的弟子们诺诺应shì,忙手忙脚乱的更换晶石,几乎这一刹那,损耗就达数万之多,但yě没有谁顾得上心疼了,此劫若不能平安度过,不仅仅shì掌门真人,整个灵药山,恐怕都会被毁去一半。

  钱财乃身外物,此时此刻,自然shì门派的安危最重要了。

  终于,火云平静了下来,然而林轩用神识一扫,眉宇间的阴霾却越发浓重,附近的灵气,还在往这里聚集,那预示着,还有更加可怕的攻击……(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qidian,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