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权衡利弊


  林轩此行,乃是为万象草而来,事情演变成现在这种结果,实在是大出意料之外,不过往日的疑点倒也一一解开,现在最好的选择,则是闷声大发财。

  田小剑同样是收起嬉笑的表情,微微将头低下,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过自己所料不差的话,不论弟zǐ也好,仆人也罢,这小zǐ恐怕都不会答yīng啊!

  至于那许翰,脸上表情阴晴不定,不时嘴唇微动,与他旁边那位称之为三叔的凝丹期修士在传音商量着什么。

  一时之间,大殿中竟出现冷场了。

  “小zǐ,可愿拜老夫为师,我原本只想找一个仆人,可看你资质不错,yīng该可以传承我的衣钵。”

  一略带苍老的声音传入耳朵,林轩一愣,随即明白是红发老祖的传音。

  表面不露声色,抬起头来,只见那元婴期老怪依然端坐在大殿中间的椅zǐ上,双目似闭非闭,就像刚才的话不是他所说的一样。

  林轩心中一动,又低下了头来■。

  “你小zǐ倒还机灵,很对老夫的胃口,怎么样,愿不愿意拜我为师?”

  林轩没有立刻回答,如果是换一个筑基期修士,遇见这等好事,绝对是欢喜以极,然而林轩却有着自己的考虑。

  ★他与旁人地情况不太相同。首先自己可不是什么修真奇才。真实地情况恰恰相反。如果拜红发老祖为师。迟早他会发现自己只不过是连灵根都没有地凡人而已。

  那这身修为该作何解释。弄不好连蓝色星海地秘密都会被对方法发掘出来。

  无论如何。林轩自然不会放任这种情况出现。

  要知道。自己虽然也曾拜通羽真人为师。可对方仅仅是教授自己炼丹之术而已。对于功法神通。则不管不问。给了自己最大地自由。这■也是为什么。自己心甘情愿地留在灵药山。可红发老祖地情况则不一样。

  其二。就算抛开这些不谈。拜一位元婴期地老怪为师是否就一定能得到莫大地好处。

  表面上。这几乎是众人地共识。俗话说。大▲树底下好乘凉。首先有了一位牛逼哄哄地师傅。身份就不一样。

  更别说有了高手的指点,可以shǎo走很多弯路,而且元婴期修士传授的功法,岂会有差,肯定都是顶阶的啊!

  但真实的情况也不一定。

  修真之人表面无欲无求。其实比世俗之人更加势利,相互间的关系也要冷漠一些,确实。师慈徒孝地情况不shǎo,可师徒之间互相倾轧,甚至反目成仇的也屡见不鲜啊!

  而这位红发老祖恰恰是脾气古怪的一个,别看今天信誓旦旦的想要收自己为徒,来日一言不合,或者什么事情没有顺他的意了,被抽魂炼魄也不是不可能的。

  世俗间有一句话叫“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放在修真界。这拜师的情况也一样。

  红发老祖做为元婴期高手,得此师傅,好处肯定还有不shǎo,但隐患也同样多多,究竟是福是祸,现在还很难说。

  林轩可不打算去赌,蓝色星海的秘密肯定是不能曝光,而别人拜元婴期老怪为师,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轻松获得顶尖功法。

  要知道。在修真界,功法虽然万千,可顶阶地,却凤毛麟角,各大门派敝帚自珍,别说是外人,就算是本门弟zǐ,若非修为与地位达到了一定境界,也是不可能获得传授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一本好的功法,比丹药。法宝还要更加宝贵。

  虽然坊市中,连凝丹期地功法也有出售,但却是很垃圾的那种,顶尖功法和普通功法修炼后所获得的威力神通,可是不能同日而语的。

  而那些老怪物,就算以前联练的功法稍逊一筹,但凝成元婴以后,明抢暗夺,手里是肯定不缺顶阶功法的。

  然而偏偏这个诱惑对林轩来说犹如鸡肋。

  九天玄功,虽然不能说就是正道最强的功法,但排名前列却是确定无疑的,而玄魔真经威力如何,只看看极恶魔尊现在嚣张的气焰就可想而知了。

  更何况自己还身怀阴阳诀,可以同时修炼这原本水火不容地两大神功,优势互补,威力自然是更胜一筹。

  虽然不知道红发老祖修炼有何等惊人的神通,但林轩敢打赌,与自己身怀的两大绝技相比,肯定要略逊一筹。

  所以别人贪图他的顶尖功法,做为林轩,则根本就不稀

  权衡利弊,拜这位元婴期老怪为师,至shǎo到目前为止,自己看不见能够获得什么好处,反而可能招来莫大的灾祸,以林轩的狗扑,自然不愿意做这样的傻事了。

  当然,就这样生硬的拒绝肯定不行,普通人也好面zǐ,更何况元婴期的修士,必须要有充足地理由,林轩开始在心中思索。

  “怎么,小zǐ,拜老夫为师还要考虑那么久,你抢到交易会的名额不就是为了这个?”

  红发老祖的传音再次响起,然而这一次却明显的有一些不耐烦了。

  林轩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也传音道:

  “承蒙老祖厚爱,晚辈受宠若惊,也不知道积了几辈zǐ的德,才能遇见如此仙福……”

  红发老祖眼睛微眯,显然听得十分的舒心惬意,谁料林轩□却又话锋一转:“只是不巧得紧,晚辈乃是碧云山弟zǐ,并且承蒙太上长老看得起,收了晚辈为徒,在下已有师门,只能辜负前辈的一片好意……”

  “什么,你是正道三巨头碧云山的弟zǐ,还拜了该派的太上长○□却又话锋一转:“只是不巧得紧,晚辈乃是碧云山弟zǐ,并且承蒙太上长老看得起,收了晚辈为徒,在下已有师门,只能辜负前辈的一片好意……” quèyòuhuàfēngyīzhuǎn:“zhīshìbúqiǎodéjǐn,wǎnbèinǎishìbìyúnshāndìzǐ,bìngqiěchéngméngtàishàngzhǎnglǎokàndéqǐ,shōulewǎnbèiwéitú,zàixiàyǐyǒushīmén,zhīnénggūfùqiánbèideyīpiànhǎoyì……”

  “shíme,nǐshìzhèngdàosānjùtóubìyúnshāndedìzǐ,háibàilegāipàidetàishàngzhǎng老为师?”红发老祖睁开眼睛,声音中充满了惊讶之意。

  PS:新地一周,请大家多投点推荐票吧,拜托大家了,这对我真地非常重要,只要一点点推荐票,请投给小弟吧,我一定会努力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