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仙客来


  这间药铺位于坊市的中心地域,装修得颇为精美,林轩打量了一下,rán后就毫bú犹豫的走了进去。

  里面的掌柜是一个灵动中期的修真者,所以在看清楚林轩筑基期的修为以后,立刻满脸堆欢,恭敬的迎了上来:“这位前辈,你需要些什么?”

  小半个时辰后,林轩满意的走出了药铺。

  炼制易经丹的原料,除了做为药引的七星草,其他的都比较常见,并bú算特别珍贵的东西,所以林轩很轻易就收☆集齐。

  rán而,接下来的采购,却没有那么顺利。

  林轩一连跑了数家专门制符的店铺,都没有买到想要的兽符,别说封印有二级妖兽魂魄的,便是一级妖兽,也没有。

  这让刚刚了解到玉■佩功用的林轩,大为郁闷。

  其实一直以来,林轩都想随心所欲的使用这种符,因为操纵兽符,只需要分出一部分的神识,却无需消耗多少法力,省时省力,碰见同阶的对手,大占便宜,即使对上比自己高阶的修真者○,也未始没有取胜的机会了。

  bú过以前虽rán有这种想法,却无法付诸实践,因为兽符太贵,太稀有,而且属于消耗品,一张珍贵的二级妖兽兽符,也使用bú了几次,林轩虽rán远比同阶的修士富有,却也■无法那么奢侈。虽rán理论上。他可以将丹药提纯,换取晶石,但那太引人注意,bú到万bú得已,林轩才bú会干这样地傻事。

  bú过发现玉佩可以为兽符补充精魂能量以后,自rán没有了后顾之忧。

  rán而情况却与林轩想象的bú同,兽符bú仅仅是昂贵,而是有价无市。

  林轩现在手里,还有天翔鸟与火焰犀牛两张兽符。bú过以他的神识。却可以同时操纵五张。

  原本林轩准备大出血★一次,再收购三张增强实力,没想到在幽州最大的坊市,却也找bú到买的地方。

  bú过仔细想想,自己手中的兽符,确实都是机缘巧合的情况下获得。

  走出最后一家专门出售符的店铺,林轩叹了口气,据那老板所说。兽符一般情况下,店铺是没有买的。只有偶尔,会在拍卖场出现。

  林轩站在原地,默rán了半响,虽rán这算是一个情报。但对他来说,却没有什么用处,因为bú知道拍卖会上什么时候会有兽符,自己也bú可能一直在这里等待下去。

  算了,此事只有以后再说。

  等林儿地功力提后,当她地修为相当于人类的筑基期修真者,便可以学习鬼道凝炼魂魄的秘法。

  当rán,其中还有种种艰辛。bú过现在先bú考虑。当务之急,还是炼制好易经丹后。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

  原本,林轩想出了坊市以后,就尽快返回灵药山,闭guān修炼,rán而在经过一间名叫“仙客来”的茶楼时,他却停下了脚步。

  沉吟了一下,林轩走进了茶楼。

  “前辈,请上座。”

  与别派坊市的生意主要交由外门弟子打理bú同,这数十派联盟所经营的巨型坊市,打杂的都是修真者。

  眼前地店小二的修为虽ránbú值一提,但却是某小派货真价实地内门弟子。

  林轩bú动声色的点点tóu,来到一靠窗的座位,要了一杯“雪域仙茶”,慢慢的品了起来。

  据说此茶有定气宁心地功效。

  喝了几口之后,林轩确实感觉心境安宁了bú少,rán后他放出神识,注意偷听周围修士的谈话。

  林轩来这里,自ránbú是只为了喝茶。

  来到这里的修真者,一小半也怀有相同■的目的,相互交换一下情报,对于修行增益bú少,所以他这么做是再正常bú过,并没有谁会在意的。

  反正,真正秘密的事情,也bú会有傻瓜拿到大庭广众下来说。

  声音颇为嘈杂,bú过林轩在用◇神识过滤了一下之后,很轻易就找到了自己想要偷听的话。“听说这次举办结婴大会,碧云山想要立威,结果偷鸡bú成蚀把米,反而吃了暗亏。”

  一粗豪地声音传入耳朵,林轩立刻留上了神,只见距离自己大约五六丈远地地方,坐着几个打扮各异的修真者,看装束,应该是散修无疑了。

  “哦,兄台难道参加了?”

  “袁某bú才,恰好恭逢其会。”

  先前那声音有些得意地道,林轩用灵眼术扫了一扫,这个散修实力bú弱,修为居rán到筑基期的第三层了。

  “出什么事了,给我们讲讲。”

  “是啊,既rán是结婴大会,那位元婴期的前辈有没有出来?”

  众人七嘴八舌的相询,脸上更流露出心驰神往的表情,元婴期,对于修真者而言,可是传说一级的存在。

  这让那姓袁的散修,张口结舌,一时间bú知道该回答谁的话了。

  “好了,好了,大家一个一个慢慢来,或者让袁兄自己讲。”

  一美艳的少妇打起了圆场,此女大约二十七八岁年纪,颇有几分姿色,酥胸高耸,一颦一笑间,充满了诱惑,应该是修炼了某种含有媚术的功法了。

  那姓袁的修士吞了口口水,将经历娓娓道来,前面的林轩自rán清楚,他想知道的是自己离开以后,碧云山又发生了什么“结婴大会结束以后,很多修士仍rán滞留在云海广场,袁某正与一中意的门派接洽……”

  “哦,袁兄想要结束散修生涯,找一栖身之所?”

  “嗯。”大汉点了点tóu,先前那美貌夫人则瞪了多嘴之人一眼:“你别打岔,听袁兄往下说。”

  那人的修为明明高于美妇,可bú知道是垂涎于她的美色,还是被媚功所惑,被抢白bú仅一点也bú生气,反而听话的将嘴闭上了。

  看到此幕,林轩心中一凛,暗暗提醒自己,以后遇到修炼有魅惑之术的女修一定要小心在意。

  那姓袁的修士继续往下说:“袁某正和海龙门的主事之人商谈,突rán云海广场周围的禁制被开动了起来,bú许人再随意离开。”

  听到这里,其他人长大了嘴巴,有些bú能置信的道:“碧云山虽强,增加了一个元婴期修士以后,实力更在三巨tóu中居首,可这样冒rán扣押同道是bú是也太专横了,bú怕引发众怒bú满?”

  “其他门派首脑是怎么想的袁某bú知道,但我当时除了惊疑害怕可没有别的想法,毕竟我们这样的散修在三巨tóu眼里bú值一提啊!”袁立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一丝自嘲的表情:“后来,碧云山的一位凝丹期长老才开口简单说了一下事情的原委,让我们bú要惊慌,说是有贼子闯入了药园,盗走了bú少珍贵的灵药。”

  其他人面面相觑,真有人敢在老虎tóu上拔毛啊!

  “那后来怎样?”

  “后来?”袁立翻了翻白眼:“也没有如何,大约半个时辰以后,碧云山掌门亲自从药园赶回云海,像诸位同道致歉,rán后我们便离开了碧云山。”

  一片唏嘘之声,这虎tóu蛇尾的讲解让听故事的修士们大为bú满,林轩则心中一动,对那位碧云山掌门暗自赞叹了起来。

  隐忍,做大事者果rán要拿得起放得下。

  当时那种情形,bú知道是谁采走了七星草,如果贸rán长时间扣留参加结婴大会的修士,bú仅于事无补,而且还会招致众怒。

  bú过林轩在赞叹的同时,也松了口气,放下了心中的一块大石,既rán没有盘查,那无论如何,就都怀疑bú到自己■身上,自己bú用担心会留下什么后患了,有了这个认识以后,林轩开始安心的喝茶,bú够周围人的声音还是bú停的传入了耳朵里。

  “碧云山究竟丢失了什么灵药?”

  “bú知道,这可是丢脸的事●■身上,自己bú用担心会留下什么后患了,有了这个认识以后,林轩开始安心的喝茶,bú够周围人的声音还是bú停的传入了耳朵里。

  “碧云山究竟丢失了什shēnshàng,zìjǐbúyòngdānxīnhuìliúxiàshímehòuhuànle,yǒulezhègèrènshíyǐhòu,línxuānkāishǐānxīndehēchá,búgòuzhōuwéiréndeshēngyīnháishìbútíngdechuánrùleěrduǒlǐ。

  “bìyúnshānjiūjìngdiūshīleshímelíngyào?”

  “búzhīdào,zhèkěshìdiūliǎndeshì,他们怎么会往外说。”

  “也是,bú过此事还真够诡异,如今的碧云山如日中天,光是元婴期的怪物,就有两个,什么人这么大胆,居rán敢招惹。”

  “说bú定是一线峡和雷云山庄指使的。”

  “嘘,你想要找死吗,这种话也是乱说的,如果让三巨tóu听见,可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怕什么,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三巨tóu的人正好就在这里,何况我一阶散修,打bú赢还跑bú了吗,他们上哪儿找去?”一身穿儒衫之人得意洋洋的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