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太白剑仙


  黑云翻涌,渐渐散去,从lǐ面露出了一面目枯瘦的中年人,浑身上下,带着可怕的煞气。

  修魔者!

  顿时,惊呼声此起彼伏,不少人脸上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修魔者声名狼藉,□虽然修真者并没有与他们势不两立,但双方的关系也谈不上和睦。

  很少同时出现在一起!

  碧云山的结婴大会,他们跑来做什么?

  尤其这位修魔者,竟然shì一位凝丹期的高手。

  这就足以让在座的修士感到震惊了,众所周知,修魔者的功法说好听点shì另辟蹊径,说难听点就shì有取巧的嫌疑。

  在境界比较低的时候,进展确实极快,甚zhì筑基也远比修真者容易,然而练到后面,却会有很多的隐患暴露出来,速度也会减缓,特别shì凝丹,更shì分水岭,成功率甚zhì只有修真者的五分之一。

  在仙界,有一句俗语,筑基期的修魔者常见,凝丹期的,却很难寻觅。

  修魔○者凝丹困难,不过一旦成功,他们的实力却要胜上同阶的修真者一筹,他们修炼的功法,往往都威力极大。

  见对方shì凝丹期的高手,两个碧云山的筑基期弟子心中有些惴惴了,好在一个声音传入了耳朵:“你们▲○者凝丹困难,不过一旦成功,他们的实力却要胜上同阶的修真者一筹,他们修炼的功法,往往都威力极大。
zhěníngdānkùnnán,búguòyīdànchénggōng,tāmendeshílìquèyàoshèngshàngtóngjiēdexiūzhēnzhěyīchóu,tāmenxiūliàndegōngfǎ,wǎngwǎngdōuwēilìjídà。

  jiànduìfāngshìníngdānqīdegāoshǒu,liǎnggèbìyúnshāndezhùjīqīdìzǐxīnzhōngyǒuxiēzhuìzhuìle,hǎozàiyīgèshēngyīnchuánrùleěrduǒ:“nǐmen两人,退下。”

  “shì,师叔。”两人如蒙大赦,连忙恭敬的闪入了人群中,一名身穿月白道袍,独臂的中年人迎了上来,他虽然缺了一只左手,但却无人敢小看,议论声纷纷传了过来:

  “天哪。shì太白剑仙!”

  “碧云山仅次于元婴期修士的高手。”

  “听说此人嫉恶如仇,那修魔者要倒霉了。”

  林轩也shì神色一动,太白剑仙的大名他在灵药山的时候就已经听说,这倒不shì此人有多么的声名远播,而shì他在碧云山地司职正好令自己关注。

  负责药园的长老!

  他既然来了这lǐ,那么药园的防护就弱了不少。

  虽然心动,不过一想到那七彩剑阵的可怕威力。林轩还shì打起了退堂鼓,那可shì连凝丹期修士都能灭掉的可怕阵法,林轩可不想拿自己的小命去开玩笑啊!

  zhì于修魔者的到来,林轩倒shì乐观其成地,他巴不得这结婴大会上出现什么意外,只有◎越乱自己才越有机会浑水摸鱼啊!

  其他修真者的想法也差不多,当然,他们倒并非跟林轩一样,怀着什么不轨的念头,敢于老虎嘴lǐ拔牙的毕竟shì少数。

  这些人只shì不希望碧云山一家独大。◎■希望能出现一些尴尬的局面,扫一扫他们的威风。

  然而事与愿违。原本以为太白剑仙嫉恶如仇,会与那不请而来的修魔者起冲突,可在他神色凝重的与那人对了一番话之后,居然请他入席了。

  在场的人◆面面相觑,错愕不已。当然,不会有人傻傻的出头,便shì一线峡与雷云山庄地掌门。也仅仅shì嘴角带着冷笑。

  倒shì林轩眉毛一挑,沉吟了起来。

  刚才两人说话的时候,在周围布下了隔音地□禁制,但林轩却听到了一言半语,这shì因为他修炼的“九天玄功”比较神奇,能够轻易穿透防止人偷听的禁制。

  但一来,距离远了,二来。对方又shì凝丹期的高手。林轩的九天玄功,仅仅shì练了一些入▲jìnzhì,dànlínxuānquètīngdàoleyīyánbànyǔ,zhèshìyīnwéitāxiūliànde“jiǔtiānxuángōng”bǐjiàoshénqí,nénggòuqīngyìchuāntòufángzhǐréntōutīngdejìnzhì。

  dànyīlái,jùlíyuǎnle,èrlái。duìfāngyòushìníngdānqīdegāoshǒu。línxuāndejiǔtiānxuángōng,jǐnjǐnshìliànleyīxiērù门地皮毛。所以仅仅shì听到了断断续续的几句。

  什么极恶魔尊,闭关,百年,元婴期。

  就这么几个词,最开始,太白剑仙嘴角带着冷笑,一脸讥嘲,但在对方将一个玉筒简丢给他看之后,表情却变得凝重起来,将对方请到了东首的席位。

  难道这修魔者shì极恶魔尊门下,而极恶魔尊shì元婴期地修魔者?

  林轩由此推断出一个惊人的事实,不过稍后,他就不去多想了,修魔者也好,还shì■碧云山要与对方勾结也罢,都与自己没有什么关系,当务之急,shì要瞅准机会,怎样从药园中盗出那七星草。而在场的修士无不shì老狐狸,在因为那修魔者的入席稍稍混乱了一会儿之后,很快就恢复了平jìng。

  然后,碧云山的掌门站了起来,清了清嗓子,咳嗽一声:“欢迎各位同道光临敝派,这一次盛会,shì恭贺本门的赵师叔结婴成功……”

  一些场面话,林轩自然没有什么兴趣去听,而shì悄悄的分出神识,观察着那位执掌药园的太白剑仙地一举一动。

  因为此人乃shì碧云山有数地高手,所以偷看他的修真者很多,林轩此举,倒也并不引人注意。

  一个想法,渐渐地在林轩脑海中成型了。

  他正在思索,突然,一股庞大的灵力波动传了过来,林轩脸色一变,连气都喘不过来,笼罩在那庞大的威压lǐ面,就像shì初生的婴儿一般。

  不止shì他,整个云海,数千修真者,全都被这股庞大的神识笼罩在了lǐ面,除了少数凝丹期高手,还能勉强保持镇定以外,人人脸青唇白。

  不少灵动期的弟子甚zhì瘫倒在了地上。

  林轩眉头挑了一下,体内法力流转,与这股威压相抗,心中却并不惊慌。

  与他所料的情况一样,这股威压来得快去得也快,数秒之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呵呵,各位同道不要介意,刚才shì赵师叔与大家打个招呼而已。”

  “打招呼?”

  林轩心中冷笑,根本就shì下马威,不过元婴期修士确实可怕,仅仅shì灵力威压,就有这么惊人的力量啊!

  其他修真者同样在心中破口大骂,不过表面上,却shì一副不介意的表情,同时偷瞄两外两大巨头,希望他们出头。

  可不知道为什么,一线峡和雷云山庄的人虽然人人表情难看,却mò契的没有开口,这让希望看到三派火并的势力一阵失望。

  而更令林轩诧异的shì,那姓赵的元婴期修士露了这么一手,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点到即止,保持神秘更具有震慑力!

  下面的结婴大会,依然shì由凝丹期的碧云山掌门主持,主角不在,让这个大会显得有些怪异。

  其中暗潮汹涌,勾心斗角的事情层出不穷。

  不过那些都shì各派首脑们的事,对于低阶弟子,以及散修而言,这次聚会还shì很有意思。

  百年以来,幽州的修真界还从来没有那么多修士聚集在一起,很长见识。

  尤其shì下面,可以自由活动,大家可以互通有无,换取一些所需的东西,有的散修更shì与中意的门派开始了接洽……

  当然,如果不愿意继续待在云海,此时也可以选择离开。

  不过这样做的修士寥寥无几。

  场面热闹,但也更加的混乱,林轩神识扫描了一下,发现那位太白剑仙,正被几位凝丹期的修士缠住,闲聊着一些什么。

  而那个小***,还不停的有高阶修士加入,看来此人,交游广阔,一时半会儿,应该shì脱不开身了。

  有了这个认识以后,林轩离开了云海的出口。

  然后他在附近逛了一圈,确定没有人跟踪以后,林轩找了一隐秘的地方降落下来,服下了一粒隐灵丹。

  施展天魔拟容术,变化成那位太白剑仙的容颜,沉吟了一下,林轩又从怀中取出了一张符纸,贴在了左臂之上。

  对方只有一只手,林轩当然不可能将自己的胳膊砍掉,不过这张幻符乃shì最高阶的,花费了林轩数百晶石◆收购,即使shì凝丹期的高手,应该也可以勉强骗过。

  何况林轩打听得很清楚,药园的凝丹期修士应该只有太白剑仙一个,这倒不shì碧云山托大,而shì在这lǐ,布置得有数重禁制,七彩剑阵还仅仅sh◆ì其中之一,除非shì元婴期的修士,否则没有人能够硬闯进去。

  当然,林轩此举,也十分的危险,但他也shì不得已而为之,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太白剑仙不在,这已经shì千载难逢的良机,一旦错过,想要盗取七星草,根本就shì不可能的事。检查了一下,浑身上下没有破绽,林轩遁光,飞向了药园的方向。

  “太白师兄!”

  一声呼喊,从背后传来,林轩吓了一跳,有些僵硬的转过身体,只见一道淡蓝色的雾气,由远及近,来到自己的面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